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灯火万家(刘炀付朝阳)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刘炀付朝阳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

2023-11-28 17:11:48 16
2023-11-28 16
点击阅读全文

钱都省不了。这边闺女的事还没琢磨明白,老太太躺炕上喘不上气,得上医院。

  刘炀手忙脚乱之中,刘炀开学了。看着家里乱作一团,刘炀上学的精气神都散了。夜里,付朝阳擦完老太太奶完孩子爬到床上,沾枕头就睡了。“朝阳,我真对不起你。”付朝阳回答她一个很响的呼噜。

  付朝阳开始理解在家待着的陈俊玲,家里有孩子有公婆,还有一个甩手掌柜的丈夫,在家管一大家子人比上班还辛苦。郭京京的到来打破了他对陈俊玲的同情。

  “我们家俩保姆。”郭京京告诉他。

  “保姆?你们家请保姆了?”

  郭京京说一个专门管孩子,一个做饭做家务什么的,陈俊玲就没事抱抱孩子,没她什么事。

  “你就说,我亏待她了吗?就这还管我?”郭京京说的付朝阳无言以对,同时对自己充满同情,原来自己比陈俊玲难多了。

  两个人说话的功夫,老太太又拉了,孩子把进口奶粉吐了,狭小的屋子被两股气味塞满了,正势均力敌的往两个人的鼻孔里窜。郭京京皱着眉头建议,“你们家这窗户太小,不通风,地方也小,孩子长大一点就跑不开,住着憋屈。”

  付朝阳当然知道这么住憋屈,但是房子是想换就能换的吗?

  郭京京提示他,“不就是钱吗?前两天有个买卖,老张,就是张大胡子还打听你干不干呢。”

  付朝阳当场回绝了,先不去呢,家里事太多,干不了,还有半句他没说出口,那帮人干事是得把良心放地上踩,他不想参与。

  其实换房的机会也不是没有,刘炀的车队开始福利分房了。

  传说这是车队的最后一次福利分房,以后要想住新房就得各凭本事了。刘炀这回是志在必得了,学不让我上,分房子还没有她吗?她家的困难可是实实在在的,人均四平米,蹲班房也比这宽敞。

  填完表就是等着谈话,各家把苦水一股脑的倒出来,有的人直接把孩子带来让领导看,我们家生的龙凤胎,一男一女十来岁了,住一间屋合适吗?家里有个瘫痪老人的不止她一个,有的人家有俩,还有的说有五个,刘炀算算,双方父母也就是四个人,怎么五个啊?说他姥姥还健在呢。

  行,谁都比自己家困难,就在刘炀对分房又失去信心的时候,孙立文又冒出来了,“炀儿,你家有什么困难可以跟我聊聊。”他这回回车队负责的第一个具体工作就是——分房。

四十四

  分房子的战线拉的很长,第一轮谈话,第二轮谈话,恐怕还会有第三轮第四轮。僧多粥少,想当劳动模范的人不多,但是想住新房子的人,全车队都是。

  车队里让孙立文担任分房工作的组长是领导班子一个英明还带着点狡猾的决定,第一,他是临时副队长,是领导但是迟早要走,分房这事势必会得罪人,而且人不会少,他拍屁股走了没有后患。第二,他来这是挂职锻炼,原则上跟任何人没有任何恩怨,看起来非常公平。第三,也是很重要的一点,孙立文脑子灵活,说话也很有艺术性,能牵着别人的思路往他自己的思路走,别人有理到他这就没理了。

  刘炀当初从天坛公园离开那一刻,想着自己这辈子可能都见不着这小子了,没想到这才过了几年,孙立文就堂堂正正的找到她,跟她谈话了。

  “小刘,下午准备跟你了解点情况。”孙立文叫她小刘,当然这也是在有其他人在场的时候,公事公办,刘炀没法拒绝。

  “是。”刘炀应一声,这声回答也是上下有别,长幼有序。

  调度室旁的一间小屋被临时征用成谈话室,杂物之中放了一套办公桌椅跟一把椅子,办公桌后的椅子高,被谈话者的椅子低,孙立文翘着二郎腿坐在中间,这种事本来还应该有另一个人来记录,刚好那个人下午不在,就成了他俩的单独谈话。

  “小刘,坐。”孙立文做个手势,他已经先坐下了。

  刘炀坐下,孙立文一清嗓子,谈话正式开始。

  “小刘,今天主要是了解一下你的家庭情况。”

  刘炀表面点头,心说家庭情况表格里早就写清楚了,怎么还要当面再问一遍?谁家有几口人,都是干什么的,是小学毕业还是技校毕业,团员还是党员……还要怎么清楚?

  “小刘,你爱人是……”孙立文开始他的提问,然后看一眼手边的申请表,“哦,目前是待业?待业?待业?”

  “对,待业。”刘炀重复了一遍。

  “小刘,你这个爱人是,你自己找的?”孙立文眉头皱起来。

  “是我自己找的,没人强迫我。”

  “嗯,但是,他好像之前还被劳教过?”

  “他已经解教了,而且改的很好,这事跟分房有什么关系吗?”

  孙立文的表情看上去像个哀其不幸的老父亲,“就算咱俩没走到一块,你也不能这么不拿自己当回事。”

  刘炀被这话说的有点怒,平静的脸撂下来一点,“我找谁你管得着吗?我找他怎么就是不拿自己当回事?就算我不把自己当回事,他也拿我当回事。”

  “炀儿,我是真的很心疼你……”

  “你说完了吗?”刘炀已经很不高兴。“我用不着你心疼,我过的很好。”

  孙立文又把笑容绽开了,“炀儿,你别嘴硬,我知道你过得不容易,听说你现在一家四口住个小套间,加上门口放蜂窝煤的才 14 平米,我那天一听差点眼泪都流下来……”

  孙立文吸吸鼻子,眼泪好像真要流下来了。“炀儿,你放心,我一定在领导班子会上替你好好说说,尽可能给你争取一间。”

  刘炀的怒气出来了,真出来了,她站起来,“我排队分房,我有工龄有这些年的表现,按要求跟组织申请住房,我用你可怜吗?”

  在孙立文看来,这是大大的不知好歹,有了他的可怜,或许刘炀家的房子还真的能分得快一点,大一点,地段好一点。刘炀实在是不识抬举。

  谈话不欢而散,孙立文摇摇头,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炀儿,我是为你好。”说完,他背着手走了。

  同一天的家里,郭京京又来了,同行的还有那位大胡子的张校长。

  两个人开门见山,想请付朝阳帮着跑一趟,两个人最近在合伙搞销售演唱会,需要个人带着去东北。

  付朝阳颠哒着付娇娇一口回绝,孩子一天都离不开他,老太太一天要换好几次褥单子,还得做饭,出不去。等他回完了想起来问,郭京京怎么跟演唱会挂上勾了?

  前一阵,郭京京去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