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孟欢欢杨辰小说完整版阅读 孟欢欢杨辰呈全文在线赏阅

2023-11-28 17:17:36 9
2023-11-28 9
点击阅读全文

屋内气氛恍若凝固。

柔贵人不敢惹怒他,只好讪讪告退。

孟欢欢跟着飘了出去,但没多远,又被三丈的距离拉住。

飘回养心殿时,却在一个小角落听到宫女的议论。

“皇后娘娘如今都已远离皇城,柔贵人怎还不肯放过娘娘?”

“后宫争宠惯用的伎俩罢了,就连上次柔贵人小产,也是因她在路上滑了一跤,孩子保不住,怕陛下怪罪,才说是皇后娘娘动的手脚,可没想到皇上连查都不查便将皇后娘娘送出了宫!”

一个宫女有些难过:“皇后娘娘要回来可就难了。”

“其实我觉得对皇后娘娘来说,出宫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为何?”

“因为皇后娘娘是心灰意冷了。”

孟欢欢怔然抿唇。

是啊,她心灰意冷,连这些小宫女都能看得出,偏偏杨辰看不出。

又过两日。

杨辰下朝后回宫,孟欢欢跟着飘在身后。

一路上,好几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妃子,或是向杨辰请安,或是给他送汤。

孟欢欢知道这些妃子本意是邀宠,平日里她掌凤印时,这些妃子都规规矩矩。

不过现如今……杨辰雨露均沾,对此或许是享受的。

正当她这样想时,便听杨辰怒道:“宫人是怎么管事的?”

一两个还觉着新鲜,看得多了,便觉得烦了。

周全连忙恭身请罪:“回禀陛下,如今是皇贵妃打理后宫,许是……皇贵妃平日里缺乏了威信。”

他心中却想着:皇后娘娘出身名门,又为您殚精竭虑,自然将后宫打理得井井有条,皇贵妃不过一个戏子,除了会讨您欢喜,怎么会管事……

杨辰也想起孟欢欢,蹙了蹙眉,冷声问:“皇后那边可有传来什么消息?”

周全立刻顺势接话:“回陛下,娘娘本就身体抱恙,孤山寺粗茶淡饭,又没有大夫,娘娘定是受不住的。”

杨辰意味深长扫了他一眼:“你倒是关心她。”

周全顿时背脊一凉,不敢再言语。

杨辰冷冷开口:“她身子一向好得很,能有什么事。”

“去婉嫔那。”

“是,摆驾钟萃宫。”

一行人又浩浩荡荡前往钟萃宫。

孟欢欢一点也不想看他宠幸妃嫔,可又不得不跟着去。

她还记得,婉嫔是三年前入的宫。

当时一曲艳绝天下的惊鸿舞,叫杨辰连宠了她一月。

果然,杨辰到了钟萃宫便让婉嫔跳舞。

婉嫔羞涩一笑,水袖长舞,身姿柔软,让人沉醉。

可不知为何,看了这支舞,杨辰心情非但没有舒爽,反而大发雷霆:“这舞谁还跳过?”

宫人齐刷刷跪下惶恐请罪。

周全也跪下,却是小心翼翼回道:“是……皇后娘娘。”

第三章

孟欢欢飘在空中,不明白杨辰为何又发怒了。

难不成就因为那支舞是她曾跳过的?

他难道真的厌恶她至此?

杨辰脸色愈发难看,他发现孟欢欢那女人就算出宫了,也依旧阴魂不散。

他沉着脸拂袖离去。

孟欢欢不得不跟着离去,转头见婉嫔维持着恭送的姿势跪在那,脸色惨白。

她不由有些惋惜。

后宫里的女人,都仰仗着皇帝的宠爱。

现在想来,真是可怜至极。

杨辰走了很远,孟欢欢飘在他身后,留意着一旁的风景。

晚霞挂在天边,有一种难得的宁静。

走至护城河,孟欢欢见许多宫女在河畔放灯。

她忽地想起,今日是八月十五,连宫人们都可放河灯为家人祈福。

只见几名宫人手牵着手一起祈求:“希望皇后娘娘在孤山寺一切平安,早日回宫。”

孟欢欢一怔。

杨辰也停下脚步,面色阴沉,眼底酝酿着风雨欲来的暗光。

宫人们没想到转头竟见到杨辰,哆嗦着跪在地上。

还是周全暗暗地挥手:“赶紧下去。”

宫女们仓皇告退。

见她们走远,周全才小心翼翼地劝说:“陛下,这些宫女许是感念皇后娘娘从前的恩德……”

杨辰心底再度蹿上一股怒火,呵斥道:“闭嘴!”

周全噤若寒蝉。

杨辰拂袖离去,怒道:“往后宫中不可再提及她!”

这个她,自然是孟欢欢!

孟欢欢遍体生寒。

即使早已认清了这个男人绝情的本质,却依旧觉得心寒。

这天夜里,杨辰破天荒一人宿在了乾阳宫寝宫,孟欢欢也终于得到了片刻宁静。

翌日,杨辰上朝。

大臣议事大部分是歌功颂德。

因为自杨辰登基后,大周国力越发蒸蒸日上。

孟欢欢百无聊赖的坐在一旁的龙案上,打了个哈欠。

这时,大学士上前觐言:“陛下,国不可一日无后,是时将皇后娘娘迎回来了。”

杨辰眼神微冷:“身为皇后,谋害皇嗣,你还为她求情?”

安国将军也站出来:“皇后娘娘是草原长大,性子洒脱大气,怎会谋害皇嗣?还请陛下重查此事啊。”

接着,又有几个官员站出来,为皇后求情。

“陛下,七年前您御驾亲征,那些贼人声东击西,皇宫险些沦陷,是皇后娘娘没有弃城,带领百官拼死护城!”

“您昔年冬猎时遇刺,是皇后娘娘豁出半条命救了您!”

“陛下,请迎回皇后娘娘吧!”

杨辰面色沉冷,他没想到,孟欢欢一个异族公主,居然得到这么多大臣的爱戴。

飘在龙椅旁的孟欢欢不由叹息一声。

她曾是漠北最尊贵的公主,因为对杨辰一见钟情,不顾父皇反对,远赴万里也要嫁给自己最喜欢的儿郎。

她的漠北姓氏是药罗葛,姜这个中原姓甚至都是为了表示两国交好而取的。

可她的父王母后,却在五年前因一场王庭事变而死,王兄失踪,王位被叔父霸占。

她没有家了。

本以为自己死了便可见到亲人,结果她连回家乡都不能。

孟欢欢垂下眼帘,心口一阵酸楚郁结。

这时,杨辰猛地站起,面色森寒:“皇后是自己认的罪!”

“尔等谁再为罪人求情,便杀无赦!”

第四章

说完,杨辰不再管朝臣直接离去。

孟欢欢跟在他身后,凄然一笑。

她若不认罪,沈芃芃就要将她身边大宫女乌兰打死。

乌兰千里迢迢从漠北跟着她来到大周,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孟欢欢怎舍得失去她!

孟欢欢以为又要跟着杨辰去批奏折,却没料到,他竟来了嘉兴宫找皇贵妃。

沈芃芃听说了今日朝堂上之事。

她妩媚的依靠在杨辰的胸膛,劝说道:“陛下,您别生气了,臣妾愿为陛下分忧。”

杨辰眉头一挑:“你要如何为朕分忧?”

沈芃芃笑道:“妾身自知管理后宫失职,才惹得百官请求您接罪后回京,不若让臣妾去请教皇后娘娘,如何管理六宫?”

孟欢欢看清她眼底的不怀好意,便明了她哪里是想去学如何管六宫,根本就是想去对自己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