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季时宴卿酒酒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23-11-28 17:14:58 10
2023-11-28 10
点击阅读全文

  如诉如泣的哭声,犹如卿酒酒喝过的洞庭湖碧螺春。

  这是卿酒酒同父异母的庶妹,卿秀秀。

  就是因为她,教唆卿酒酒给季时宴下药。

  谁知卿酒酒竟然成了事,又被太后当众抓包在床,季时宴这才被迫娶了卿酒酒。

  然而刚进门的卿酒酒就被抛到了冷苑,在马圈旁独居至此。

  但其实,卿酒酒是被卿秀秀蒙骗多年。

  卿秀秀同样爱慕季时宴,她不过是想除掉季时宴面前的绊脚石罢了!

  因卿酒酒身形肥胖,谁也没有发现她怀孕,直到此时临盆在即,马夫发现异样,惊动了季时宴。

  “她如此丑妇,也配给本王生孩子?”季时宴残忍至极:“来人,将孩子取出来,卿酒酒死活不论!”

  卿酒酒震惊于男人的冷血,这肚子里毕竟是他的孩子!

  随即她立刻被人摁住,用力挤压她的肚子。

  那是一种难以言状的疼痛,子·宫被用力推挤,胎儿缓缓往下!

  卿酒酒痛呼:“季时宴,你个王八蛋!”

  竟然这么对一个女人!

  可是卿酒酒的身体本就虚弱不堪,自己的挣扎根本毫无胜算。

  照这么下去,她与胎儿必定一尸两命!

  她奋力抬腿踹翻了一个人,满是血丝的瞳孔吓退了两人。

  这幅疯癫,随时准备以命换命的神态,令人不敢招惹。

  季时宴见状,更是怒从心起,抬步上前,他要亲自动手!

  卿秀秀想要拉住他:“王爷——”

  虽然卿酒酒已经彻底要完了,她偷偷怀了这个孽种,本就触了季时宴的逆鳞。

  卿酒酒定然活不过今夜!

  然而她还是怕,怕季时宴一时心软......

  季时宴是武将,他的力道根本不是一个肥胖的产妇可以应付,卿酒酒被他死死按住。

  大掌带着灼热的温度,附在高高隆起的小腹上。

  “季时宴,”卿酒酒死死地看着他:“这也是你的孩子!”

  “我的孩子?”季时宴嗤笑一声:“本王不需要孩子。”

  说完,大掌竟然运了内力!

  似乎生生被推出体外,骨血分离,卿酒酒大脑一白,只感觉到下身一暖,有东西脱离了身体。

  剧痛占据了她全部的感官。

  就连卿秀秀都被吓到慌忙捂住双眼,惊呼一声。

  而后——

  传来一道微弱的叫声。

  “哇!”

  鲜血将卿酒酒的裙摆全都染红,一团血肉模糊的肉团生在稻草上,皱巴巴,浑身是血。

  季时宴丝毫没有怜惜地单手抓起小孩,对下属阴冷地吩咐:“将她丢去乱葬岗。”

  随即他反身回了前堂。

  “孩子...”卿酒酒虚弱地抬手,想阻止他杀害胎儿。

  虽然不是她十月怀胎,可方才也算跟她共历生死。

  季时宴脚步却丝毫没有停顿。

  反而是卿秀秀蹲到卿酒酒面前,卸下伪装露出嫉恨:“你明明长得这么丑,太后却偏要将你嫁给王爷,你真以为自己成凤凰了?”

  卿酒酒咬唇反击:“我脸上的伤疤不是你故意为之的么?”

  卿秀秀恍然:“你原来知道啊。”

  她们小的时候,卿秀秀曾设计卿酒酒落了水,趁机又划破了她脸。

  后来卿酒酒大病一场,毁了容,身体也日渐肥胖。

  “知道也没关系。”卿秀秀笑起来,那张小脸上全是恨意:“我要你给王爷下药,是想你激怒王爷让他杀了你,岂料你竟敢怀了孽种!”

  卿酒酒阴恻恻地盯着她。

  女人因爱生恨,她替死掉的卿酒酒不值:“即便如此,你也嫁不了承安王。”

  “你死了就可以!”卿秀秀满脸疯狂:“太后需要棋子,只要你死了,她就会让我顶替你的位置!”

  ‘啪!’她扬手将卿酒酒一掴,“你去死吧。”

  大雨倾盆如注,卿酒酒抵抗不住疼痛彻底昏死了过去!

  再次有知觉时,卿酒酒闻到一股浓浓的尸臭。

  ——乱葬岗!

  大雨倾盆如注,不断地砸在她身上,下身疼痛难忍。

  旁边的草席卷裹着死人,尸臭就是从那发出的。

  “有人、有人吗?”卿酒酒呼声求救。

  她不能死在这!卿酒酒已经活的那么憋屈了,今夜在这死掉,那就真遂了季时宴和卿秀秀的意!

  她不可能令他们如意!

  可是四周都是白骨和死尸,她爬起来,发现双腿麻痹不已,根本无法站立!

  突然,一道细微的脚步声传来,看清这乱葬岗中有活人,被吓了一跳,急忙呼救:“主、主子!”

  卿酒酒抬眼,望见一道颀长身影踱步而来——

第2章 钻狗洞,她竟然没死?

  两年后,承安王府。

  一道懿旨直接下到了府上。

  宣纸的太监王喜惴惴不安,望着前厅坐于主位上的男人,阴冷邪魅。

  这位拥有大周第一美男子之称的承安王,脾气却是可见一斑的差。

  他莫名有些不敢宣读这懿旨的内容。

  “怎么?”季时宴转了一下手中的茶杯,丝毫没有跪下接旨的意思,“还要本王教你认字?”

  “不敢不敢。”

  王喜赶紧展开了懿旨:“着太后娘娘玉令,承安王与王妃完婚已过三年,世子年近两岁生辰,五日后特在宫中设宴,请王爷携王妃一同赴宴。”

  话落,前厅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连管家都为王喜捏了把汗。

  王妃早就在两年前生产时被丢乱葬岗死了。

  而小世子被丢在别苑,王爷根本没管过。

  果然,在经过长久的寂静之后,季时宴勾唇残忍一笑:“卿酒酒两年前难产而亡,帝都里还有人不知道?”

  王喜简直想给自己提前超度,硬着头皮将太后的话传过来:“太后娘娘说了,活要见人,死、死她要见尸。”

  卿酒酒乃是太后的亲侄女,她不过是想寻个借口打压季时宴罢了。

  季时宴手一指:“马厮旁的冷苑,去搜。”

  事实上王喜今日当真是带了人来的,两年前承安王府传出卿酒酒难产而死的消息。

  只是卿酒酒死不见尸,所以太后一直不信。

  此次是无论如何也要给季时宴一个最后通牒,让他将人交出来。

  王喜带着人胆战心惊地去了,心想自己这一趟必然无果,回宫还要遭受太后的雷霆之怒。

  他步履生无可恋,可是踏入了那冷苑,却见那几年人迹罕至的冷苑中,一女子坐于长着青苔的石桌旁。

  ‘噗通’一跪,管家吓出一脸惨白:“王王王王妃?!”

  不,这人不可能是王妃。

  当年生产那夜,是管家亲自将卿酒酒丢入了乱葬岗的。

  在那种地方,怎么可能还活着?

  而且,端坐在桌前的女人身形消瘦,根本不是体态肥胖的卿酒酒!

  “几位怎么愣着了?”卿酒酒开口道:“找本王妃有事么?”

  这声音,不是卿酒酒还能是谁?!

  有的交差了,王喜喜极而泣:“王妃娘娘,您怎么大变模样了?”

  卿酒酒脸上蒙着一道白纱,她不仅没死,还变成了身材窈窕的娇娘?!

  瘦下来之后的含情眼别有一番风情,她看向王喜,眨眼间竟然落下一行泪来:“食不果腹,自然日渐消瘦。”

  “你们王府竟然连饭都不给王妃吃饱?她可是太后娘娘的亲侄女!”

  管家突然被发难,一边惊悚一边为难:“这——”

  他赶紧命人去请季时宴过来,王妃出现在冷苑,这无论如何也不是他能收场的局面!

  季时宴来的很快。

  听闻卿酒酒出现在冷苑,他自然也是奇怪的。

  应当已经死了两年的女人,即便活着,又怎么会出现在承安王府?

  回廊一转,脚步一顿。

  季时宴看见那‘卿酒酒’身着素衣,面戴白纱,一双美目流转,竟然真是以前的那双含情眼!

  听闻卿酒酒十岁时与卿秀秀落入荷塘,大病一场后,容貌尽毁,身材也日渐肥胖。

  可那双眼睛,是全京都人人称赞的美目,承袭自她娘。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