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微博热文七零:怀上缩小版禁欲军官全集免费试读-宋温然沈南征小说多人追更

2023-11-28 17:20:43 10
2023-11-28 10
点击阅读全文

沈南征态度谦恭极了:“臣考虑的是殿下的万里江山,整天沉迷于争风吃醋显得太过小家子气,短时间之内这样还能容忍,时日一长,陛下定会觉得臣乏味无趣。”

“危机意识挺强。”

沈南征越发乖巧:“臣时刻都会提醒自己不能恃宠而骄,不但如此,臣还要尽心尽力侍奉陛下,辅佐陛下,让陛下从此离不开臣。”

“倒也不必。”宋温然嗓音散漫,“偶尔还是要注意休息的,否则你的身体只怕吃不消。”

白天殚精竭虑,筹谋布局,辅佐政务,晚上再来翻云覆雨几个回合,纵有多强悍的体力,也绝对吃不消如此强度的消耗。

真以为自己有金刚不坏之身?

“陛下。”沈南征不满地看着她,眼底隐隐透着控诉,“你的意思是臣弱不禁风?”

他侍寝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应该已经能证明自己的体力了吧?难道他的体力不算好?

沈南征忍不住陷入深深的怀疑,他不想则已,一旦有了这个想法,就忍不住在心里生根发芽,越来越怀疑自己的体力没有让陛下满意。

“没说你弱不禁风。”宋温然端起茶盏,慢悠悠喝了口茶,“不过就算多强悍的体魄,也经不起长时间不眠不休的折腾。史上勤政的帝王大多短命,就是这个道理。”

沈南征没说话,不知道有没有注意听宋温然这句话。

但他突然生出了一点忐忑是真的,沈南征大人这二十年来确实是个纯情男子,除了宋温然之外,没有跟任何女子有过不合时宜的亲昵,且从未踏足过青楼楚馆之地。

连春宫图都没有看过的男子,第一次能顺利侍寝完全取决于男人天生的本能,然而没有经历过就无从比较,更不知道自己的表现陛下是否满意。

万一陛下不满意怎么办?

沈南征深深拧眉,忍不住想着要不要把自己养得更壮硕一些?他最近吃饭不多不少,比起陛下以前要求的稍稍有点进步,吃饭也不像以前那么难以下咽。

但让他吃得再多一些还是有些困难,而且陛下好像也不太喜欢太壮硕的体型。

“怎么开始魂游天外了?在想什么?”宋温然眉眼一抬,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在思考什么为难的事情?”

“陛下,”沈南征轻咳了一声,有些迟疑地开口,“那个……要不然今天晚上臣跟陛下一起研究一下那本册子?”

册子?

宋温然起初还没怎么反应过来,“什么册子?”

官员名册?账册?

不解地看着她,直到对上沈南征微妙的表情,宋温然才慢半拍意识到沈南征说的是什么,眼神里一点点浮现古怪:“不是在讨论侍读吗?怎么忽然想到要研究册子了?”

他的想法是不是转得有点快?

难不成每天跟她讨论政务的时候,沈南征的脑子里其实一直在想着颠鸾倒凤之事?

宋温然眸心微细,不疾不徐地放下茶盏,淡淡挥手:“你们都退下。”

宫人们屈膝行礼,鱼贯而出。

“过来。”宋温然朝沈南征招了招手,“朕与你谈谈。”

第238章 侍读

沈南征向来听话,闻言走到宋温然跟前,“殿下。”

宋温然抬眸瞅他:“你想坐着还是跪着?朕这么看着你,不费劲?”

沈南征在她身侧坐了下来,坐榻很宽,容纳两个人坐绰绰有余。

“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宋温然斥道,“朕跟你讨论正事呢?你满脑子不正经思想,是不是故意想把朕带坏?”

沈南征眨了眨眼:“陛下冤枉我了。”

宋温然抬手揪着他的耳朵,似笑非笑,“朕给你解释的机会。”

“方才听陛下说到体力,臣忍不住就怀疑自己是不是体力不太行,而陛下顾及臣的颜面,所以一直没有直接说出来?”沈南征敛眸,“臣真的就是不经意想到了这个问题,没有其他乱七八糟的想法。”

“朕不信。”

“臣不会对陛下撒谎。”沈南征把她的手拿下来,轻轻靠在她肩上,“陛下英明睿智,敏锐通透,一定能分辨出臣说的是实话。”

宋温然偏头看着他,“你这是在对朕撒娇?”

“是在撒娇。”沈南征轻轻点头,“陛下不是想看臣撒娇吗?”

宋温然听他这副理所当然的语气,一时居然无言以对,不过可以确定的是,皇夫大人越来越厚脸皮了。

只是即便是厚脸皮的时候,看起来也依然温润雅致,一派君子端方模样。

“陛下对臣晚上的表现还满意吗?”沈南征像是不经意地开口询问,带着些许只有他自己知道的忐忑,“臣可以努力学习,让陛下——”

“大白天的好好讨论政务,旖旎之事留待晚上再说。”宋温然轻斥,“以后再分不清场合,朕就要罚你了。”

沈南征抿唇浅笑:“是。”

“言归正传。”宋温然语气认真严肃了一些,“刚才说到侍读之事,朕以前也有过这个想法,不过考虑到你醋性大,一直在思索着该用什么样的方法更为妥当。”

沈南征抿唇,原来陛下比他更进一步考虑到这个问题。

“虽说登基之初增加恩科,有利于选拔人才,但这也不是三天两天就能选出来的,就算各地加快速度,至少也要到明年才能有一部分学子进入到殿试。”宋温然沉吟,“就着选侍读的机会,朕可以顺势选几个女官,从熟读诗书聪慧有主见的世家女子中选,跟宫中一贯的女官不同,这次选的是朝中女官,可以出入朝堂,跟随朕之左右,协助处理朝事的女子。”

沈南征点头:“陛下考虑的周到。”

“没有根基的帝王登基之初,大多通过选秀的方式巩固地位,把朝中大臣的女儿放进后宫,就能让大臣们死心塌地为皇上效忠。”宋温然淡淡一笑,“朕选择空置后宫,便是放弃了这种通过选秀的方式笼络人心,只能另辟蹊径,改为侍读。”

侍读是官职,跟伴读不同,虽然官职低,但可以离陛下最近,尤其是在处理朝务的时候,他们比朝中的官员更能接近权力中心。

天子培养侍读,就是培养以后的心腹忠臣,这比选秀充盈后宫更加让人心动,毕竟后宫不得干政,而侍读却是一个最捷径的入仕方式,比起参加重重科考入仕的学子们要省去很多时间,也只有位于皇城之内朝中重臣的儿子才有这样的机会。

对于很多大臣们来说,儿子若能被选上侍读,只要以后不犯大错,经年之后进入内阁都完全有希望。

毕竟只有得到天子全心信任器重的人,才能留在身边委以重任。

“陛下圣明。”沈南征抿唇,“臣一定替陛下培养一批得力重臣,让陛下无后顾之忧。”

宋温然转头看着他:“不吃醋了?”

“不吃醋。”沈南征笑了笑,笑容从容温雅,“在闺房里吃醋是情趣,不分场合的吃醋就有些不懂事了,何况臣信任陛下,也信任自己,信任我们之间的情比金坚。”

宋温然道:“皇夫大人懂事了许多,朕心甚慰。”

沈南征笑道:“有没有奖励?”

“奖励你一场白日云雨?”

沈南征用最短的时间在脑子里想了一遍,确定今天政务已经处理完毕,不会出现什么突发事件耽搁他们的大好时光,再转头看看外面,夜幕渐渐降临,已经接近就寝时间。

于是他没再犹豫,一把抱起宋温然:“陛下说话算话。”

宋温然嗓音散漫:“就知道你脑子里一直在想着不正经的事情,还不承认。”

沈南征嗯了一声,抱着她走进内殿:“臣满脑子都是陛下,情动到有些把持不住了。”

宋温然被他放到床上,抬手指了指暗格:“这里一早就有宫女存放的册子,好几本呢,含蓄的,露骨的,唯美都有,你自己翻翻吧。”

沈南征努力维持着一本正经的表情,像是接到什么神圣严肃的任务一样,正色地应了句:“臣遵旨。”

才伸手打开床头的暗格,把里面的册子拿出来。

确实有好几本。

沈南征脸颊发热,装着矜持一页页翻过,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倒不是因为体力什么的,而是册子上居然有这么多姿势?有一些高难度的,他甚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