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戚瑶墨渊(入了战王府,就是他的人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_戚瑶墨渊最新小说(入了战王府,就是他的人了)

2023-11-28 17:10:34 43
2023-11-28 43
点击阅读全文

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如同拎着一只小鸡,最后将他重重放在了龙椅上。

  完颜玉完全反应不过来,只睁着一双惶恐的眼睛,呆若木鸡。

  “这北荣的王,往后便由你来做。”

  北荣战败后,彻底成了琅国的附属国,完颜玉成了最适合做北荣皇帝之人,意在好掌控。

  而墨渊,成了北荣的聂政王。

  北荣一朝易主,百废待兴,身为聂政王的墨渊,自然有义务留下来善后。

  再说戚瑶,自那日跳下城楼被墨渊接住后,她便有了一个新的身份。

  她不再是战王妃,也不再是命定的北荣太子妃,墨渊一纸休书扔给她,将她贬成了一个罪奴。

  罪奴负责掌管后宫娘娘们屋里的灯火,担水,扫雪,洗衣,洗恭桶这些最脏最累的活。

  而完颜玉虽只是个傀儡皇帝,可他贪恋美色,荒淫无度,才刚继位没几天,后宫的美人嫔妃倒是立了不少。

  北荣的这些女人只知道戚瑶当初差点做了北荣的太子妃,是太子心尖儿上的宝贝,并不知道她还有个战王妃的身份。

  因此,戚瑶被贬为罪奴,她们一点也没感到意外,甚至暗自拍手叫好。

  谁让温廷玉那样的天之骄子,谁都不爱,偏偏看上了一个琅国女子。因此,这些后宫的娘娘们,总是有意无意的刁难她。

  天高云清,北风泛凉,戚瑶跪在崇仪宫门外,响亮的板子声在宫墙间回荡。

  今早御膳房给德妃娘娘送了一盘糕点,德妃娘娘非说自己一块没吃,只是出了门的空档,桌上的桂花糕就少了一块。

  服侍在德妃娘娘身边的太监小李子二话不说就一口咬定是戚瑶偷吃的。

  “大胆戚瑶!竟敢偷吃德妃娘娘的桂花酥,你可知罪?”小李子手里拿着戒条一下又一下抽打着戚瑶的手心,而完颜玉的新宠-德妃娘娘,正闲着在一旁,一边吃着桂花糕,一边欣赏着眼前的一幕。

  戚瑶忍着痛,一声不吭,只是目光平静地看向德妃娘娘怀里的猫,它正津津有味的舔着自己的小爪子,一脸的慵懒,胡须上甚至还挂着几粒碎屑。

  二十个板子打下来,她的掌心已经血肉模糊。

  “哟,你还是挺有骨气。”德妃见她也不求饶,也不叫疼,放下手中的糕点,转而端起茶细细品了一口。

  “此人手脚不干净,送慎刑司吧。”放下茶盏,德妃幽幽说了句。

  戚瑶长得漂亮,完颜玉又贪恋美色,德妃可不能让这样一个祸害时时出现在她宫里,要是哪天被皇上看到,立她为妃,爬到她头顶怎么办?

  戚瑶知道,这是她们有意针对,如今她身为罪奴,生命比蝼蚁还低贱,她们捏死她,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第七十八章:他的白月光

  戚瑶自小在家中就是娇生惯养长大的,皮肤自然是嫩得出水,这二十个板子下去,细嫩的手心艳红似血,火烧火燎地疼。

  小李子才不管她死活呢,眼风轻轻扫了她一眼,尖着嗓子道:“走吧,敢偷德妃娘娘的东西,咱家看你也是不想活了!送进慎刑司有你好果子吃的!”

  戚瑶自然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一般送进去的人,基本不是死了就是成了半个废人。

  看来德妃是容不下她了,尽管她恪守几分,兢兢业业,可后宫之中,美貌本就是一种罪。

  送去慎刑司的路上,正巧碰见墨渊从里面走出来,身后跟着的人浩浩荡荡,戚瑶却是一眼就注意到了他身边并肩行走的一个女子。

  那女子一身干练的劲装束身,长发高高挽起,模样生得极为标致,许是久经沙场,眉宇间多了几分英气,。

  戚瑶听宫女们说过,聂政王不近女色,却唯独对一个女子特殊,那女子陪他征战沙场,屡立奇功,十分得聂政王的青睐。

  宫里人都传说,那女子是聂政王的白月光,她们曾亲眼见墨渊晚上进了那女子的房间。

  什么不近女色,都是借口,不过是为了她独善其身罢了。

  墨渊性格冷淡,鲜少有情绪外露的时候,每次面对她时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

  可是现在,他与那女子相谈甚欢,神态清然,平日那股凌厉之感也随之淡去,平添了几分柔和之感。

  那是戚瑶以前从不曾看到过的模样。

  戚瑶起初并不相信宫女们说的,可如今看来,倒也不是空穴来风。

  毕竟,谁能保证人这一辈子只喜欢一个人呢?

  此时,墨渊似乎也注意到了她灼热的目光,抬眸往她这边看了过来。

  只是,当看到是她时,眉宇间那抹柔和顷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又恢复成了一贯的清冷。

  戚瑶默默低下头,咬着唇,盯着自己的脚尖,忍住内心泛起的阵阵酸涩。

  “看见聂政王还不下跪!”小李子见她如此不懂规矩,当即一脚踹在她膝盖。

  戚瑶一时不防,噗通一声跪了下去,手掌落地的一瞬间,钻心的疼痛袭来,疼得她脸色煞白。

  墨渊的瞳仁缩了缩,睨了小李子一眼,神色莫测。

  小李子忙道:“这贱奴不懂规矩,王爷恕罪,奴才这就将她押送慎刑司,接受惩罚。”

  “哦?”墨渊眉梢微挑,目光落在她被打得血肉模糊的手掌上,地上已经被她印上了两个刺目的血掌印:“她犯了什么罪?”似是不经意问了句,语气平淡无奇。

  小李子回道:“这贱奴偷吃了德妃娘娘的桂花糕,手脚不干净。”

  上官蓉闻言忍不住失笑:“只是吃了一块桂花糕就将人打成这样?”

  上官蓉最是不喜后宅女人间的争斗,屁大点事就大动干戈,若换作她,这丫鬟喜欢吃糕点便赏她一盘又如何,作何要将人打成这样。

  小李子为难道:“这……都是宫里的规矩,奴才也是奉命行事。”

  “打了多少?”墨渊问,声音不辨喜怒。

  小李子回道:“回王爷,二十板子。”

  虽是二十板子,但每一板子都用了十足的力道,不过这些小李子可不会多说。

  上官蓉说道:“渊哥哥,依我看还是算了吧,你看她身子骨那么柔,要是送去慎刑司岂不得废了,又不像我们行军打仗的人,身子骨比男人还硬。”

  墨渊似是纠结了一瞬,淡淡说道:“既然有蓉儿为她求情,慎刑司便免了吧。”

  戚瑶匍匐在地,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是听着她一口一个渊哥哥,他一口一个蓉儿,心里就觉得十分酸涩委屈。

  她感觉自己离他越来越远,远到自己永远无法触及。

  待回神,自己已经伸手紧紧攥住了他的衣袍。

第七十九章:你还要不要我

  她想,她大概是疯了,哪怕知道自己在他眼里根本什么都算不上,可她还是想要留在他身边。

  小李子见状,魂都快要吓没了,忙扑过来掰她的手:“大胆贱奴,聂政王的衣服岂是你能轻易碰的!还不快快松手!”

  掌心的疼痛越发强烈,小李子见她越攥越紧,便忍不住拿手一下又一下地抽在她手背,嘴里一边咒骂着:“贱奴,快快松手!不想活命了是不是!”

  手背被他抽得通红一片,眼下已经肉眼可见的肿了起来。

  她只蹙着眉头,抬头一瞬不瞬地盯着墨渊。

  依然是丰神俊朗,俊美近妖的容貌,只是那双狭长的凤眸中再也不会倒映出她的身影。

  他今日穿的衣服是一件月白色的衣袍,与当日他在幽州送她的那一套软银百合裙十分相配。

  只不过,那套衣服在那个雨夜中,被他亲手撕碎。

  戚瑶手上的血沾在他的衣袍上,分外明显。

  上官蓉看着眼前这一幕,忽然觉得好笑,挽着墨渊的手臂道:“渊哥哥,你看这个小宫女,她怎么这么看着你,她是不是认识你啊?”

  墨渊垂首,低低地问:“怎么?委屈?”声音很冷,没有一丝情感。

  戚瑶动了动唇,只低声问了一句:“你还要不要我……”声音微不可闻。

  可他还是听清了,凉薄的眼眸中快速闪过一丝情愫,他勾唇冷笑:“怎么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