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司白鸢傅淮砚老书虫推荐小说 司白鸢傅淮砚热门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2023-11-28 17:14:09 12
2023-11-28 12
点击阅读全文

可避免的又想起我和傅淮砚的那个孩子,我想,如果有机会把他生下来,我绝对不会让他受一点委屈和欺负。

我一时没说话,我妈看起来更生气了:“司白鸢我和你说话呢,你没听见吗?”

我回过神,没做出一点表情:“道歉?下辈子吧。”

这下我妈也愣在那了。

估计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从前那个任谁都能揉圆捏扁的我,为什么突然变成了这样。

但其实根本没有“突然”。

我心里对他们的那点亲人的爱,早就在他们的无视中消磨殆尽。

而我的态度终于惹怒了我爸,他骂了我一句“混账”,抡着胳膊就要给我一巴掌——

就在这时,司明诗快步走出喊停了他:“爸,妈,你们看这个!”

我不知道他们看到了什么,只看到他们的脸色在瞬间一阵白一阵青。

而司景翊惊愕看着我:“你和傅淮砚在一起过?!”

第7章

我曾经幻想过很多次,我和傅淮砚的恋爱该是以什么方式公开。

但怎么都不该是现在这一种。

我看着手机屏幕上,两年前和傅淮砚同进同出酒店的照片,瞬间手脚发软。

以至于司景翊只是碰了我一下,我就连着后退了好几步。

差点摔倒时,身后伸来一双手将我稳稳扶住——

是傅家的管家:“二小姐,傅先生请您过去一趟。”

傅淮砚也知道这件事了吗?

来不及多想,我囫囵应了声,脚步杂乱地往傅家大院走。

走进宅门,傅淮砚静静坐在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摆满了两年前我和他的照片。

进出酒店的、接吻的、牵手的,甚至还有一张车的照片——

虽然什么都没拍到,但是想也知道当时我们在车里做什么。

我脚步一滞,当即僵在原地。

是谁拍的?对方是跟踪我还是跟踪傅淮砚而拍下的这些照片?

为什么两年前对方不把这些照片发出来,而是现在才发?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我脑海里冒出无数问题。

可还没来得及开口问,沉默中忽然响起傅淮砚冰冷的嗓音。

“是你吗?”

我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第一时间并没听清:“什么?”

但傅淮砚没再重复,只用黑沉的眼盯着我。

几秒后,我终于意识到他说了什么,心一下就凉了半截。

“你觉得是我做的?”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在确定他是真的怀疑我之后,我的手不可控制的开始发颤:“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傅淮砚倚靠沙发背,双手交叠放在身前。

而他寒霜似的神情丝毫不变:“你想公开,又不想回冰岛,一箭双雕。”

好一个一箭双雕。

我再说不出一句辩解的话。

因为傅淮砚认定这件事是我做的,就算我找到幕后黑手带到他面前,他也只会觉得我在做戏。

茶几上那些照片里的我有多爱傅淮砚,现在的我就有多想离开他。

“好,是我做的……”我点点头,忍着滚烫的泪意颤声问,“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傅淮砚意味不明地看了我一眼,而后旁若无人的站起身:“你回去吧。”

说完他就走回了卧房。

只剩我站在原地,看着那些照片,心疼得好像被撕裂。

半晌,我蹲下身,选了一张我和傅淮砚贴得最近的照片带走——

恋爱三年,我和他连一张合照都没有。

看着照片上的男人,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

同时,我的眼泪一滴滴砸落。

走出宅门时,管家拦住了我:“二小姐,今晚您还是待在傅家吧。”

我摇摇头,幕后黑手还不知道是谁,我这个关头还留在傅家,难保不会被再次大作文章。

但离开傅家,我也不想回自己家。

想也该知道那个家里会怎么对待我。

我还能去哪儿?

我站在大院外、巷子里,望着头顶四方的天,突然有些怀念在冰岛的日子。

反正在哪里我都是孤立无援,在那里我还能自在些。

想到这儿,我打开手机犹豫了很久,还是订了离开的机票。

或许我离开北京……是所有人都想要的。

眼眶又一次发热,我忙仰头忍回去,然后拦了辆计程车前往机场。

北京不能直达冰岛,要先到莫斯科再转机。

最近一班去莫斯科的航班在五个小时后,我坐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内,心想不知道下一次再回北京会是什么时候了。

也可能我再也不回来了。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忽然响起来。

出乎我意料的,打来电话的人竟然是我妈。

我想她一定是要骂我。

果然刚接起,还没开口,就听那边我妈恶狠的声音:“司白鸢,家里到底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你非要这么拖累家里?!”

我听得一头雾水:“我又怎么了?”

“你还有脸问我?”我妈语气更加愤怒,“你勾引谁不好去勾引傅淮砚?结果你被他甩,现在他要收购整个司氏,你满意了?!”

第8章

傅淮砚要收购司氏?为什么?

就因为他以为那些照片是我找人拍了然后发出去的?

心一下像坠入冰窖,我再听不清耳边我妈喋喋不休的咒骂声,满脑子只剩下几个小时前傅淮砚看我时那意味不明的一眼。

原来这就是他打算做的……

不是对外界解释,也不是压下舆论。

而是用收购司氏的手段,让所有想妄议他的人都不敢开口!

可司家是祖父所有的心血,祖父原先是傅老太爷的学生,傅淮砚怎么能这么无情?

我来不及再和我妈说一句话,匆匆挂断后急忙打给了傅淮砚。

一声、两声……被挂断。

我咬紧牙关,手止不住发颤,再一次拨过去。

家里的确没人对我好,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家族企业因为我而没落。

这次机械嘟声响了八下,傅淮砚终于接起电话。

“小叔!都是我的错……我听你的话,我回冰岛,我已经在机场了,求你放过司氏……有什么错我都可以一个人承担,求你……”

我迫不及待,语速极快,说到最后已经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而傅淮砚始终沉默。

在我说完后好几秒,才听他淡凉嗓音:“收购合同我已经送到司家,你也不用再走了。”7

这句话无疑是给司家判了死刑。

我坐在长椅上浑身冰冷:“为什么?那些照片不是我拍的……小叔,你相信我好不好?真的不是我,我……”

话没说完,傅淮砚打断了我。

而他接下来说出的话,让我彻底大脑空白。

他说:“我知道不是你,照片是月歌让人发出去的。”

我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你说什么?”

傅淮砚的语气却没有半点起伏:“她嫉妒你住在傅家,所以才这样做。我已经把她接到家里,也原谅了她。”

“至于你,以后没事就不要出现在傅家了。”

我有些喘不上气了。

我掐紧手心,努力消化着傅淮砚说的每一个字。

但还是想不明白:“既然你知道事情是她做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