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2023年精选热门舒橙傅洵全文无删减版在线阅读

2023-11-28 17:20:41 11
2023-11-28 11
点击阅读全文

你爸都不着急。算了,我也看开了。儿孙自有儿孙福,等我实在是盼不上抱孙子,我就跟老黄一样,去弄条小狗养养。”

舒橙:“……”

此时,婚礼流程已经进入到高潮。

大门打开,新娘由着父亲挽着走出来,光打在他们身上,画面无比的温暖,幸福在四散。

舒橙看着乌芸穿着那一袭婚纱,头发盘起来,露出漂亮的脸,姣好的身材被婚纱勾勒出漂亮的线条。

“真漂亮。”林母拍着手,“橙子要是穿婚纱也应该挺好看的。”

舒橙笑了。

当乌爸爸带着乌芸走向韩唯,把女儿的手交到韩唯手上的时候,能够感觉到父亲沉甸甸的爱。

“好好照顾她。”乌爸爸只有这一句话。

韩唯握紧乌芸的手,郑重地点头,“我会的。”

新人入场,在司仪的引领下宣誓恩爱过一辈子的誓言,在双方父母和血亲的祝福下,完成了婚礼仪式。

开了宴席,乌芸去换了敬酒服,和韩唯一起敬酒。

到了舒橙这一桌的时候,舒橙站起来,大大方方地祝福,“新婚快乐,早生贵子。”

“谢谢。”乌芸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

韩父韩母也看到了舒橙,对舒橙的喜欢虽然从未改变,但是儿子已经娶了媳妇,他们除了遗憾也不能有别的情绪了。

毕竟,乌芸也不差。

喝了酒后,乌芸和韩唯就去了别的桌。

舒橙吃着饭菜,心里挂念着揪揪,也不知道他闹没闹。

想什么来什么,明漾打电话来了。

舒橙直接接听,“漾姐,怎么了?”

“你儿子刚才狂吐,才把他送到医院,现在来接你。你那边还有多久结束?”是傅洵的声音。

舒橙已经没有任何食欲,“我随时都能走。”

“还有两分钟就到,你出来。”

挂了电话后,舒橙拿起包包,面带疾色,“爸妈,我有点事先走了,你们一会儿打车回去。”

“什么事这么急?”林母没见过她这样。

“晚点再说。走了。”舒橙都没有来得及跟新人打招呼,急匆匆地走了。

韩唯看到了舒橙离开的背影,他收回了视线,继续和客人寒暄。

舒橙跑出酒店就看到傅洵的车稳稳停下了,她也顾不得合不合适赶紧坐上了副驾驶,系好安全带,“怎么突然就吐了?这几天也没有给他吃什么东西呀。”

舒橙很慌张。

傅洵在她系好安全带就起步走了。

听着她着急的语气,心里也闷沉沉的,“我姐在医院陪着他做检查,你也不用太担心了。”

舒橙怎么能不担心。

段凌辰把孩子交给她照顾,是信任她,她得照顾好呀。

舒橙不再说话,只希望揪揪不要有事。

傅洵也没有跟她说话,加快了速度到了医院门口,刚停好车舒橙就急忙下了车,上台阶的时候还差一点摔了。

要不是傅洵拉了她一把,她铁定得跪。

“谢了。”舒橙甩开他的手,冲进了医院大门,直接到了儿科。

傅洵跟在她后面,她甩开他手的那股劲还在,心里很不是滋味。

第219章傅洵心疼她

舒橙找到了明漾,她抱着揪揪,揪揪已经睡着了。

“怎么回事?”舒橙小声问。

“急性肠胃炎。”明漾也是很揪心,“抽血化验了,应该是细菌和病毒感染的,还在等结果。”

舒橙光是听到这个病就觉得很难接受,“怎么会急性肠胃炎呢?”

“你别太担心了,这里的医生都很厉害,揪揪会没事的。”明漾安抚着舒橙。

舒橙也希望没事,她最心疼的是揪揪这么小就受病痛的折磨。

傅洵看到舒橙急得眼眶都湿润了,以前明漾生裴明州的时候,她痛得死去活来,最后还是剖了。

再后来每次医生来按她肚子的时候,她就哭天喊地的,那个时候傅洵都替明漾哭过一场。

裴明州长大了一些,也是各种小儿病症,初为人母的明漾也是手足无措,当时要不是裴应章陪着她,真不知道她当时会怎么办。

现在,看到舒橙这般无措,他心里很沉重。

要是他和明漾没陪着她,她该怎么办?

那个男人就这么不负责任。

他曾经爱到骨子里的女人,怎么就被人这么对待了?

有那么一刻,傅洵真的希望段凌辰死在东南亚算了。

不会当人老公和老爸,那活着有什么用?

等了很久,舒橙去拿化验单。

傅洵让她坐下,他去拿就行了。

舒橙把揪揪的医保卡给傅洵,傅洵去取报告的机器那里查询。

拿了报告又去找医生,医生看了报告之后,说是着凉引起的急性肠胃炎,是常见疾病,对症吃药就好了。

现在气温低,有时候就算是出太阳抱着孩子在外面溜达一圈都有可能受风寒。

傅洵去拿了药,把药给舒橙。

然后他对明漾伸了手,“给我抱吧。”

明漾看了眼舒橙,也不知道舒橙愿不愿意把孩子让傅洵碰。

舒橙没说话,算是默许了。

傅洵瞪了眼明漾,还真是自己的好姐姐,这点信任都没给他。

难道他会抱着孩子跑了吗?

傅洵抱着孩子,明漾和舒橙在他后面。

“真是见了鬼了,他竟然还会抱孩子。”明漾嘲讽着。

舒橙看着傅洵抱着孩子,动作不算生疏,但还是显得小心翼翼。

“他抱得挺好的。”

“以前我生裴明州的时候,他没少抱。”明漾笑道:“他不喜欢孩子,但是要是给他一个,他也能一起玩。”

舒橙笑了笑。

傅洵站在车旁,回头看她俩。

舒橙懂他的意思,赶紧去开车门,“给我吧。”

“你先进去。”

舒橙坐进去,傅洵这才弯着探进车里,把孩子给她。

两个人的距离太近,气息就这么毫无预兆的交集在了一起。

傅洵看得到她上翘的睫毛在轻颤,黑色的瞳孔微动着,明显有些局促。

要不是还有个孩子,傅洵真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

舒橙抱好了孩子,清了清嗓,提醒他可以撤出去了。

傅洵看了她一眼,退出去,把车门关上,狠狠地吸了一口气。

明漾哪里不懂他那点动荡,睨了他一眼,去了副驾驶。

“你等一下。”明漾突然说:“我在前面那家店订了一套衣服,前两天还打电话叫我去拿。你从这里拐进去,在路边等我几分钟。”

傅洵乖乖把车往明漾说的那条路走。

舒橙有点紧张,因为这条路距离乌芸办婚礼的酒店不远。

也不知道客人这会儿该散的散了没,害怕遇到熟人了。

车子停好,明漾下了车。

舒橙自然是不会下车的,但是在车上也有些尴尬。

她就看着孩子。

这会儿揪揪又睡着了,她也只能干看着,不能逗。

明漾给傅洵打电话,“我这里还有个地方要改一下,会耽误一点时间,你先送舒橙回去吧。”

傅洵挂了电话嘴上说了一句“事多”,然后重新启动车子。

转个弯掉头,舒橙看到乌芸和韩唯出来送客人。

而送的客人是她爸妈。

不仅韩唯ʟᴇxɪ和乌芸,就连韩父韩母也出来了。

林母有多喜欢韩唯他们心里都有数,只是阴差阳错,最后都成别人的了。

等红灯的时候,傅洵也看着酒店门口的那一幕,很和谐。

“你爸妈应该很心痛吧。”傅洵突然问她。

舒橙收回了视线,从后视镜里和他的眼神对上了。

傅洵嘴角轻扬,笑得有些寂寥,“话说回来,你现任老公见过你爸妈吗?还有,你老公应该父母健在吧。他们怎么没有来帮你带孩子?”

这些问题,对于舒橙来说都是致命的。

“马上过年了,你老公不回来,你得带着他回你家里过年吧。”绿灯亮了,傅洵踩下了油门,问题没完,“你爸妈还算是比较传统的父母,他们那么盼着你结婚生子,不应该由着你一个人带孩子才对。”

舒橙有点害怕傅洵再这么继续想下去,问题越多,漏洞就越多。

她觉得不说话是最好的保护。

她的不回应在傅洵看来就是舒橙根本就不愿意让他知晓她的任何东西,完全就是把他排外了,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