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陆砚川苏姒水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陆砚川苏姒水热门小说陆砚川苏姒水在哪里免费看

2023-11-28 17:21:17 11
2023-11-28 11
点击阅读全文

  她凶神恶煞走过去,一把夺过他手里的包子塞到嘴里,动作粗蛮,包子馅漏掉了,沾在她嘴上。

  李豆花用力扯住地瓜的耳朵,喷着角瓜馅骂他:“小杂种你行啊,敢偷我家里的钱买包子!”

  “有爹娘生没爹娘教的狗杂种,我今天打死你!”

  她对着窗子骂,骂的就是地瓜娘和跛子叔!

  手下更加下了劲去掐、拧、拽小地瓜的耳朵。

  地瓜疼的嗷嗷叫,耳朵都要疼掉了,火辣辣的刺痛。

  “住手!”

  跛子叔从鸡架跑出来,上前去拉架。

  李豆花虽是个女人,但是她吃的壮,一身子蛮力,再加上跛子叔腿脚不利索,人又瘦,李豆花抬起脚对着他受伤的位置踹了下去,跛子叔腿踉跄了下,一头栽倒地上。

  “诶呦我的腿……”

  地瓜想去扶跛子叔,耳朵又被人拽着。

  他只能大喊救命:“苏姑姑救我,救救我爹,呜呜……”

  地瓜娘和苏姒水已经闻声往外赶了,她出来的时候李豆花还没来得及放手。

  看到苏姒水,李豆花人傻了。

  这小灾星怎么又来了?

  东西这么快就把东西置办好了?

  苏姒水看到地瓜的耳朵都青紫了,咬了下牙喝斥她:“你快放手!”

  李豆花没把她放在眼里,哼了声,手攥的更用力。

  “我说苏同志,这小子偷了我的钱买包子,是我和她老刘家的事情,和你没关系,别说你是军长夫人,就算你是住在满清的格格,也没有资格管我们家务事吧。”

  她昨天给她女儿打电话了。

  她闺女知道陆首长娶媳妇儿了,哭的特别伤心,她闺女去打听了,这个苏苏姒水就是乡下的野丫头,家里一穷二白,还有个傻姐。

  不仅如此,她在生产队的名声特别不好,听说她人不检点,还喜欢欺负人,反正不啥好东西。

  她闺女还说了,早晚要把苏姒水从陆首长身边弄走。

  她啊,还有机会当上陆首长的丈母娘呢。

  李豆花可没把她放在眼里!

  地瓜娘心疼的去掰李豆花的手:“豆花嫂子你误会了,包子是苏同志给地瓜的,地瓜没有偷钱!”

  “都在一个屋檐下住着,我们怎么可能偷你的钱。”

  地瓜娘又不敢上去拉李豆花的手,看着儿子哭,她心肝都仿佛被人给捏碎了。

  李豆花没想到这个包子是苏姒水给的。

  她慢悠悠松开手,还揉了揉手腕。

  “那你早说啊,害我手都捏疼了。”

  地瓜娘一把抱住地瓜,给儿子揉了揉耳朵,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说了有什么用,现在出了口气,回头又要被欺负。

  苏姒水把跛子叔扶起来。

  她指着地瓜说:“给地瓜道歉。”

  李豆花不屑的切了声:“他个小屁孩儿,被拧俩下怎么了?”

  “苏同志,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苏姒水冷笑:“我看出来了,你不仅喜欢欺负地瓜娘一家,还看不惯我。我是个新来的,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看不惯我,但是我现在可以去打电话问问陆砚川,问问是不是他得罪了你。”

  她现在脑子还清醒,想得明白这其中弯弯绕。

  李豆花从昨天就对她有敌意。

  并且,李豆花是个非常市侩精明的女人,还势利眼,见到比自己地位高的卑微讨好,不可能无缘无故有胆子冲撞她。

  李豆花笑了:“你去问啊,我就怕你不问呢!”

  她闺女说了,陆首长这个人特别冷酷无情,特别不喜欢麻烦,苏姒水就是个土包子,她去告状,肯定会被陆首长骂的狗血淋头。

  到那时,她闺女趁机表现下,那首长夫人的位置就不一定是谁的了!

第15章 你闺女是资本家后人

  苏姒水冷笑,转身往外走,头也不回的留下一句话。

  “那你就跟我过来,看我敢不敢打!”

  李豆花摆弄了下头发,拧着胯跟了上去。

  地瓜娘都看傻了。

  地瓜扯了下她的手:“娘,我们快去帮苏姑姑吧!”

  苏姑姑给地瓜包子,就是地瓜的亲姑姑,地瓜要帮苏姑姑。

  地瓜娘揉了揉地瓜的耳朵:“儿子你说的对,走,咱们去帮忙。”虽然她没权没势,但不能让好心帮她的人受委屈,万一打起来了,她肉厚能帮忙顶着,“老头子你也别愣着,快点跟上来。”

  几个人气势冲冲的往前走,路过的人都要多瞅两眼。

  农场有一个通讯处,里面有电话。

  苏姒水撩开门帘子进屋:“同志你好,我是陆砚川的爱人,请你帮我联系下陆砚川。”

  趴在桌子上的人支起身子。

  是个穿着白衬衫,留着齐耳短发的青年男人,他长得有些雌雄莫辨,白嫩的一点都不像男人,但他穿着男人的衣服,胸口也平平的。

  童玉君闻言,多看了两眼苏姒水。

  “你刚说什么?”

  苏姒水把自己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童玉君两眼放光,眼睛看着苏姒水,手拿起了老式电话,按下了军队那边的号码。

  “你啥时候儿和陆砚川结婚的啊?”

  他的声音也是男人中比较细的声线,像是潺潺的溪水,挺悦耳的。

  说话的口音带着点儿化音,口音不重,却能听出来,是京城四九城那边的发音。

  苏姒水托人办事,不好冷落人家。

  “前几天结婚的。”

  童玉君没说什么,十分有趣味儿的笑着摇了摇头。

  没一会儿,电话接通了,童玉君对着另一边说:“野桥,你们的小夫人找陆砚川呢。”说到一半,他背过身去,小声嘀咕,“听着气哄哄的,好像被人欺负了。”

  挂了电话,童玉君起身从桌子底下抽出来个小板凳,他把小板凳放在苏姒水面前,用袖子擦了擦。

  “我通知陆砚川,让陆砚川过来了,你在这等会儿。”

  “坐坐,你快和我说说,你和陆砚川怎么认识的?”

  苏姒水已经是别人的小媳妇儿了。

  她把板凳抽出来,离童玉君远了一点。

  “我们就是偶然认识的,他觉得我可怜,就把我娶回家了。”

  童玉君看出了苏姒水避嫌的动作,觉得很有意思。

  他从抽屉里拿出一把糖放桌上。

  “按照我和老陆的关系,你得叫我一声…大哥……”

  他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是他大哥。”

  苏姒水撇嘴:“你要是说,你是他大爷,我或许会信。”

  黄毛小子,还骗人是大哥呢。

  童玉君愣了一下,随后发出爆笑的声音。

  李豆花追来的时候,就听到了童玉君的笑声。

  她进屋赔笑道:“童同志,今天你值班啊。”

  今天真不走运,怎么他在这呢!

  这个童同志背景深,和宋野桥关系不一般,性格那是嫉恶如仇,说话也不客气,谁惹了他,他就要把人脸皮扒下来放屁股底下当屁垫儿的。

  看到李豆花,童玉君收起了笑容。

  他姿态随意的坐在板凳上,曲指在桌上敲了敲:“我说我小嫂子怎么气哄哄过来了,感情是你气的啊。”

  李豆花被说的低下了头,不敢吭声了。

  她眼睛滴溜溜转了一下:“我想给丁苗打个电话。”

  这可不中啊,不能让苏姒水这小贱妮子欺负她,必须把闺女喊过来撑腰。

  童玉君笑眯眯打了电话:“你过来说吧。”

  李豆花小心翼翼捧过电话。

  “娘,我不是说了你没事儿别给我打电话。”

  李豆花虽然打过很多次电话,但每次都会被这个会说话的塑料玩意吓一哆嗦。

  想到苏姒水就在旁边看着,她迅速稳住了身形。

  “苏姒水欺负娘,还找来了陆首长,苗苗你快回来吧……”

  对面安静了几秒。

  孙丁苗的声音发紧:“你怎么就给我惹麻烦啊!我就是个小军医,别说我了,就算是我哥去了,也没有人能给你撑腰!”

  她不耐烦地说了两句,直接挂了电话。

  烦死了,可不能让这个蠢婆娘耽误她做首长夫人的梦。

  孙丁苗眼睛一转,想到了一个办法。

  这边,李豆花迟疑的挂断了电话:“……我,我觉得这个事儿要不然算了吧,都是误会……”

  苏姒水摇头:“不行,陆砚川要过来了,一次把事情说清楚。”

  李豆花想到女儿嫌弃的语气,特别怕自己给孙丁苗添麻烦。

  但是眼下又没有别的办法,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苏同志,我给你道歉,我给地瓜和地瓜娘道歉行吗?”

  这时候看着倒是可怜巴巴的,一点都没有欺负人时候的恶毒。

  但苏姒水没有一点怜悯之心。

  不过是自保的虚伪罢了。

  谁相信谁是傻子。

  “不行!”

  地瓜冷不丁蹿进来:“你欺负我!”

  六岁的地瓜,长得也就四岁孩子的个子,瘦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