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魏璟川祝南弦完本小说全集阅读-(魏璟川祝南弦)主角的小说是什么名字

2023-11-28 17:11:31 11
2023-11-28 11
点击阅读全文

从前不在意,如今在意起来,却发现祝南弦对他,似乎有种别样的……抗拒?

魏璟川心里颤了颤,看着祝南弦的背影,连忙跟上。

软轿只预备了一顶,祝南弦坐了上去,魏璟川便看不到了。

他有些遗憾,却也知道,他跟祝南弦要去的是两个地方。

魏璟川跟着太监到了养心殿,站在门口稳了稳心神才往里走。

殿内龙涎香的味道略重,魏璟川有些不习惯,但还是跪下去:“儿臣,参见父皇。”

他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抬头看了过去。

上方,盛帝那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骤然映入眼帘。

魏璟川心里酸胀不已,他再度见到了死去的父皇,这是何等有幸。

盛帝也抬起头来,看着这个幼子,嘴里溢出一声叹息。

“阿瑾,从今日起,你便不再是孩子了,往日的荒唐,朕希望你不要再犯。”

“丞相一生鞠躬尽瘁,只为我大秦江山,可你此番,将他视若珍宝的孙女弃如敝履。”

“若不是朕逼着你成婚,你可想过这朝堂之上,有多少人会心寒?”

第23章

前世,魏璟川也受了盛帝这番训斥,可当时,他被逼的逆反心理深重,竟跟盛帝顶罪,说自己总有一天,会让祝南弦腾出王妃之位。

真是可笑。

魏璟川静静跪在那里,声音定定:“儿臣知罪。”

盛帝张了张嘴,打好的腹稿突的一下,断了。

他轻咳一声:“你知道便好,我们去你母后宫中。”

魏璟川顺从的起身,跟在了盛帝身后。

养心殿离皇后的住所不远,不过一刻钟的距离。

魏璟川跟在盛帝身后,还未走到门口,就听见皇后的笑声。

“知微,本宫可真喜欢你这个小姑娘,不如今晚在宫中陪我如何?”

魏璟川微微睁大了眼,快步走到门前:“母后,儿臣不同意!”

殿内的两人双双望过来。

皇后面带不渝:“阿瑾,你这是做什么?”

魏璟川是皇后亲生,自然没什么顾忌。

“儿臣新婚燕尔,母后怎能提出这样的无理要求?”

他垂着眼,并未看到祝南弦眼里的沉思之色。

而下一刻,他听到了祝南弦的声音。

“母后,若您想,自然是可以的,我跟王爷不急这一时半会。”

魏璟川整个人都僵住了。

半晌,他才听到皇后带着揶揄的笑意:“知微,你有心了,不过你们二人正是培养感情的好时候,本宫不会打扰,日后有时间,你就进宫来玩。”

魏璟川抬眸,刚好看到皇后将一块可以随意出入皇宫的令牌放在了祝南弦手里。

他心里一震,前世,并没有这个场景。

祝南弦也并未拿到这块象征身份的令牌。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魏璟川一时间脑子里乱糟糟的。

这时,盛帝走到他身后,拍了他的肩膀一下,声如洪钟:“愣着干什么,还不带你的王妃去御花园转转?”

盛帝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让魏璟川有些默然。

皇后此时也开口:“知微,你跟着阿瑾去吧。”

祝南弦听话的走到魏璟川身边,却没再开口了。

魏璟川看着身侧的人,心里的波澜顿时平息,他下意识拉起她的手,走了出去。

待两人走后,皇后叹息一声:“陛下可看出什么了?”

盛帝疑惑的抬眸。

皇后倒了杯茶递给他,柔声道:“知微怕是被阿瑾这孩子伤透了心,如今我看他们之间,已是不如从前亲密了。”

盛帝声音里带了点无奈:“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子要犯浑,我们也拦不住,若不是丞相来求了我,他这孙女颜面扫地,只能去庙里过一生了。”

皇后沉默了。

片刻后,她才又开口:“如今,只能多弥补弥补知微了,臣妾怕就怕,她对阿瑾寒了心,不愿再敞开心扉了,臣妾刚瞧着阿瑾牵她的时候,知微身体上隐有抗拒。”

盛帝倒是没注意到这么多,只是听皇后这么一说,也发起愁来。

算了,后宅之事他也管不着,不如就在朝堂上多给丞相一些补偿。

说起来,谢家一门,竟只剩下三人,也是令人唏嘘。

嗯……谢家的大孙女,似乎是放在何家?

盛帝和皇后各有心思,只是这些,都没有影响到正往御花园走的两人。

魏璟川牵着祝南弦的手,只觉得一股满足感。

可没多久,祝南弦便从他手中将手抽了出去,魏璟川不解的回眸,只听她说:“热。”

魏璟川微微皱眉,从昨日到今日,他从祝南弦身上感受到的只有疏远。

或许,是时候将林雪舞的事情说清了。

魏璟川的念头在心里打着转,等他想好如何开口时,却听身后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

“三皇兄,你怎么在这?”

第24章

魏璟川和祝南弦同时回头看去,在他们身后不知道何时站了位窈窕少女,穿着淡蓝色长裙,看上去一派岁月静好的模样。

祝南弦眼里闪过一丝明悟,不动神色的往旁边挪了一步。

魏璟川却察觉到了,他心里骤然涌起一股极为不舒服的感觉。

他伸过手,不由分说的将祝南弦拉到自己身边,将她的手紧紧攥在手掌。

而后,魏璟川才看向那女子,淡声道:“长安郡主,有事?”

长安郡主看着魏璟川的动作脸色微变,但很快她就调整好表情,好奇的看着祝南弦。

“这位,就是三皇嫂吗?长安还未曾见过呢。”

魏璟川冷着脸:“你二人从无交集,没见过也是正常。”

长安轻笑一声,含情脉脉的看着魏璟川,道:“三皇兄,你这般紧张作甚,我又不会对三皇嫂做什么,对了,听说御花园的牡丹开了,长安带你们一起去看看吧。”

她话语轻松又活泼,任谁都无法拒绝她。

只是魏璟川偏偏不吃这一套,他当即开口:“不用了,本王认得路。”

说罢,他牵着祝南弦径直转身离开。

长安郡主看着他二人的背影,眼底的嫉妒几乎要溢出来了。

魏璟川很快便带着祝南弦到了牡丹园。

他看着祝南弦平淡的神情,突然开口:“太后本来准备下旨,将她赐给我当侧妃。”

祝南弦抬头看了他一眼,眼里露出思索之色,然后说道:“听闻长安郡主身世坎坷,但人品高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若是王爷喜欢,我没有意见。”

魏璟川忍了多时的情绪终是被她这句话引爆,他紧紧盯着祝南弦:“新婚第二日你便准许我纳妾?祝南弦,你到底在闹什么?有什么你说出来,别跟我胡闹!”

“胡闹?”祝南弦重复了一下这个词,话语里的悲凉让魏璟川心脏猛然一刺。

她慢慢抬起头来,那双向来平静的黑眸中终于有了情绪。

“王爷觉得这就是胡闹了?那你先前做的一切是什么?王爷还是真是严于待人宽于待己!臣妾说过,你我虽处同一屋檐下,但也不必惺惺作态。”

“这不正是王爷想要的么?”

祝南弦胸膛剧烈起伏,脸上也浮起一抹红晕。

魏璟川气恼的极,却因为她前世今生从未在自己眼前露出的情绪而觉得欣喜不已。

他五指我成拳,猛然上前一步。

祝南弦眼中一慌,下意识就要后退,下一刻,魏璟川长臂一捞,将她整个人扯了过去,直至双唇相融。

近在咫尺,魏璟川几乎能看清祝南弦有几根睫毛,和眼中的惊颤。

他本来只是想惩罚一下祝南弦的口不择言,可紧接着,他闭上了眼,全部身心都用在感受那柔软的唇瓣上。

盛放的牡丹花丛中,玄衣与素色紧紧相贴。

辗转轻噬,霸道猛烈的唇舌纠缠。

像是世上最甜美的糕点让人欲罢不能。

魏璟川想起前世他们之间唯一有过的那次,握着她腰肢的手越收越紧,呼吸也越来越重……

第25章

啪!

一声脆响,打断了这场旖旎。

魏璟川偏着头站在那里,祝南弦在他对面,唇上还沾染他的气息,却一脸苍白。

魏璟川生的白,脸上红印缓缓浮现,刺眼至极。

他慢慢转过头,触及到祝南弦苍白脸色时,眼前人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濒死的状态。

就这么一瞬,魏璟川所有的怒意和旖旎心思全都没有了。

他甚至有些手足无措,半晌才憋出一句:“抱歉。”

说完这两个字,他转身便往外走,很快便没了人影。

祝南弦看着他的背影,指甲掐进掌心。

只是她却好像又想起什么,要上前的动作猛然一顿。

在宫中用过膳后,魏璟川跟祝南弦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宫中。

王府的马车停在宣武门外,魏璟川顿住脚步,他没有回头,声音淡淡。

“你先自己回去吧,我还有事。”

祝南弦在他身后站着,沉默片刻,才轻声开口:“好。”

魏璟川站在那里,看着祝南弦毫不犹豫踏上马车离去,拳头死死攥着。

他无法相信,有朝一日,祝南弦竟会放手的如此彻底!

可他心里除了怒,还有一丝畏惧。

他是从未来回到了现在,可好像祝南弦却不再爱他了。

那他重来一次的这漫长余生,到底意义何在?

夜风吹过,魏璟川只觉得心底一片冰凉。

另一边,祝南弦回了王府。

她坐在屋内,看着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