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陈庆魏云轻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陈庆魏云轻舟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陈庆魏云轻舟最新章节在线看

2023-11-28 17:09:58 11
2023-11-28 11
点击阅读全文

他不了解的事情,也有他会觉得尴尬的时候,也会有他耳朵红的样子。

他并不完全是她记忆里那个清冷高贵,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莲花。

这样新鲜的认知让粟含妤开始有点忘记上一次穿越陈嘉森给她留下的刻板印象。

她看着还在别扭的陈嘉森,很自然的伸手牵过他:“好啦,我也不是故意的,谁知道你会那么理解?要我说,你的思想观念有的时候还是得改改。”

说完才发现自己的语气像是在哄小孩。

而陈嘉森好像还挺受用的,脸上的表情没那么别扭了。

两人穿好防护装备,重新走到‘小兔子’的身边。

粟含妤动作的利落翻身上车,带好头盔才发现陈嘉森站在一边不动:“等什么呢?上来呀。”

陈嘉森微怔:“我们坐一辆车?”

粟含妤挑眉:“你会开车?”

陈嘉森摇头。

“还不就得了,上来,抓稳我。”粟含妤指了指身后,头盔后的眼睛里透出一点兴奋,“让姐姐带你溜一圈。”

陈嘉森学着她的样子跨起腿坐上去,然后两只手就垂在身侧,一动不动。

粟含妤看不下去,一只脚撑着车身,手松开车把手,抓住他两只手放在自己的腰上:“抓这里,实在害怕就抱住我,不然等会儿起步你就得仰面摔下去。”

陈嘉森根本没听进去。

在他的掌心覆在她腰窝的那一瞬间,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画面——

一年前的那晚,莹白月光从落地窗照进来,照在她堪堪一握的白皙腰肢上。

陈嘉森定了定心神,他一向不是这么容易心乱的人,可有些事情就是忍不住。

愣神间,几个男男女女骑着机车停在粟含妤身边,其中一个朝她的车吹了声口哨:“酷,要比一场吗?”

粟含妤勾起嘴角:“为什么不呢?”

说话的男生又看了一眼她身后的陈嘉森:“你要带上你的男朋友吗?他看起来有点拘束,可能会影响你。”

粟含妤朝他比了个中指:“说什么呢,这可是我的‘幸运女神’。”

一些骑机车的男生会带一个女生坐在车后座,称作自己的‘幸运女神’。

显然陈嘉森也不知道这件事。

但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淡淡看向说话的那个男生。

赛车女郎站在路边,挥起绿色的旗子,所有机车都发出震耳的轰鸣声。

粟含妤兴奋的盯着前方的道路,同时问:“陈嘉森,你怕死吗?”

陈嘉森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如果你人生中有什么害怕的事情,那么今天过后——你就不会再怕了。”

话音落下,哨声响起。

所有机车同时窜了出去——尘土飞扬。

巨大的推背力让陈嘉森下意识不得不抱紧粟含妤的腰肢。

粟含妤竟然还能分出心思来和他说话:“陈嘉森,你睁着眼睛吗?”

陈嘉森睁着:“你别管我,专心看路。”

他竭力维持平淡的语调让粟含妤心情大好。

她加了油门:“坐好啦——”

第30章

这场比赛粟含妤赢得毫无悬念。

但她没给陈嘉森休息的机会,又载着他跑了好几圈。

从机车下来的时候,陈嘉森两条腿都是软的。

但凭着强大的自制力和深入骨髓的教养,他没让自己看起来有一点异样,同时也忍住了胃里的翻山倒海。

粟含妤递给他一瓶水:“还好吗?你是我见过第一个第一次坐完机车还站着的人。”

事实上他快站不住了。

陈嘉森接过水喝了一口,有水滴顺着他的下颌流到喉结上。

粟含妤目不转睛看着,怪不得会有“秀色可餐”这个词。

她突然就有点不想出国了。

“你说什么?”陈嘉森放下水瓶看向她。

粟含妤这才发现自己把心里话不小心说出口了,她摇摇头,心虚避开视线:“没什么。”

杰克森在这时领了个小孩来,两人一起看过去,那小孩却在突然脚步停下,站在原地不走了。

杰克森好笑地推了推他的背:“不是你非说想见见这个姐姐吗,怎么还不好意思了。”

结果那小孩低下了头。

杰克森上前和粟含妤解释:“这是我弟弟,刚才看你比赛眼睛都看直了,说是没见过那么帅的漂移技术,想见见你,没想到怂的话都不敢说。”

粟含妤笑笑,主动走上前朝男孩伸出手:“你好,我是粟含妤,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一瞬红了脸,两只手在身前捏着,扭捏的不肯说话。

不知道是不是粟含妤的错觉,她竟然觉得这男孩有点眼熟。

“小朋友,和人说话的时候呢,要直视别人的眼睛。”粟含妤的语调是陈嘉森从没听过的温柔,“来,抬起头让姐姐看看。”

男孩犹豫了一会儿,慢慢抬起头:“姐……姐姐好。”

粟含妤却怔住了。

好像不是错觉……她好像真的认识。

一个荒唐的念头在心底划过,粟含妤眨了眨眼,抬头看向杰克森:“你弟弟叫什么?”

杰克森抱着双臂倚在一边的车身上:“沈清刓。”

沈楚年,沈清刓。

靠!

粟含妤在心里爆了句粗口,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孩:“你多大了?”

沈清刓抿着唇:“十四岁。”

十四岁,八年后就是二十二……

上一次穿越时遇见的那个阳光开朗的黑皮体育生,与眼前青涩男孩的模样一点点重合,粟含妤顿时感觉到一阵深深的罪恶感。

她当时都干了什么啊?!

三十岁的她对二十二岁的沈清刓尚且还感觉不到什么。

可突然换成二十二岁的她面对十四岁的沈清刓……

粟含妤,你死了之后绝对会下地狱的。

粟含妤唇角的笑变得十分僵硬,她扯了扯嘴角,迅速直起身子:“那个,杰克森,我后面还有点事就先走了,车你帮我保养啊。”

说完,她就急匆匆的拉着陈嘉森想离开。

结果刚迈出一步,身后的沈清刓突然不知道怎么鼓起了勇气喊住她:“姐姐,等等。”

粟含妤僵硬的转过身子:“怎么了?”

沈清刓却看向被她拉着的陈嘉森:“你是姐姐的男朋友吗?”

陈嘉森想了想,未婚夫不算是男朋友,就摇了摇头。

结果沈清刓立刻对粟含妤说:“那姐姐,我能做你男朋友吗?”

此话一出,杰克森当即干咳起来。

小子挺语出惊人的啊。

陈嘉森的眸光微冷,淡淡看着这个毛都还没长齐就想抢他未婚妻的小子。

而粟含妤则在暗叹这世界上的有些事情就是很神奇,并且默默在心里庆幸了一下幸亏穿越的人只有她一个。

她想了想,微微弯下腰凑近了沈清刓。

“是这样的,我不搞未成年。”

第31章

粟含妤说完,趁沈清刓还没反应过来,拉着陈嘉森转身就走。

像逃跑似的一直回到粉色迷你宝马才停下。

陈嘉森不明所以:“你跟他说什么了?”

“没什么……”粟含妤便喘气便摆手。

要是让陈嘉森知道她跟小孩说那种话,他怕不是得再次给她拉到普德寺,好好给她净化一下。

粟含妤心虚地看了一眼杰克森的方向,生怕他追上来问她对他弟弟做了什么。

忙拉着陈嘉森上车:“走,去哪儿都行。”

陈嘉森最好的一点就是不问那么多。

他依言启动车子,将车子开出了赛车场。

事实上,陈嘉森是害怕再多待一会儿,粟含妤又来了兴致,再带着他兴奋的跑几圈。

有些事情就算要接受,那也得慢慢来。

多稀奇,原来这个世界上也有会陈嘉森害怕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