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孟玉婉宋京熙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孟玉婉宋京熙小说最新章节

2023-11-28 17:19:45 9
2023-11-28 9
点击阅读全文

“我知道!我知道!我都说!你你你把刀拿远一点!”刀疤男害怕至极地大喊着。

宋京熙和陈诉都皱起了眉。

这样的心理素质怎么会被安排来做这些事?

“但是我、我害怕……我害怕啊!我说了的话……周总他、他会弄死我的!他会弄死我的……”刀疤男被吓傻了似的,不停地碎碎念。

宋京熙皱起眉,厌烦地说:“不说,你别想再活着见任何人。”

“我说!我都说!我都说!”刀疤男点头如捣蒜,连连保证。

宋京熙将弹簧刀合上,丢给陈诉,起身走到沙发上坐下,点了支烟。

刀疤男被揪着领子提起来,跪在宋京熙跟前,说:“那个录音,是周珣赋周总给我的,他叫我向警察举报,说你是当年那起车祸的主谋。”

“至于这录音是从哪里来的,我就真的不知道了,我只是奉命办事,周总不会跟我说的!”

宋京熙皱起眉,显然对他的回答不满意。

陈诉见状立刻要动手。

刀疤男连忙说:“别!别急着对我动手!我知道一件别的事!”

第27章

陈诉踹了他一脚,冷斥道:“少说废话!”

刀疤男连忙对宋京熙说:“真的!我知道一个大秘密,但是我只能告诉你一个人!”

陈诉又是一脚上去,恶狠狠道:“我看你是找死!”

说着,他拿起刀就想动手。

宋京熙抬手制止:“你们出去。”

陈诉动作一顿,皱起眉看向宋京熙,急切地说:“宋总,别信他的!他肯定是想把我们都支开然后对你动手!”

刀疤男无奈地说:“大哥,你都把我绑成粽子了,我能动脖子都不错了还动手!”

“出去。”宋京熙又重复了一遍,隐隐不耐。

陈诉欲言又止片刻,招了招手,带着手下都退了出去。

“我们就守在门口,你给我老实点,别想耍什么花招!”陈诉警告道。

包厢里只剩下宋京熙和刀疤男。

宋京熙掸了掸烟灰,薄唇轻启:“说。”

刀疤男膝行上前些许,压低了声音说:“孟玉婉!那个女人死了之后,魂魄还在人间停留了一阵子!”

他这话一出口,不亚于平地惊雷。

宋京熙眼中杀意骤现,身子霍然前倾,一手钳住刀疤男的脖子。

他咬着牙阴狠道:“你想死?”

刀疤男被掐得呼吸困难,艰难地摇头:“我……亲耳听见……周总说的……”

宋京熙猛地甩开手,语气冰冷:“继续说!”

刀疤男猛咳了几下,缓过气,继续说:“我是悄悄听见的!那天他在佛堂里给孟玉婉祈福,我正好有事想通报……”

那日阿辉,也就是刀疤男,得了个情报,匆匆去往佛堂准备给周珣赋通报。

阿辉别的一般,但是听力特别好,隔着段距离,他就听见佛堂里有人说话。

平日里,周珣赋在的时候,佛堂里是谁都不能进的。

阿辉心里疑惑,就停下了脚步,有些犹豫要不要进去。

正纠结时,就听见周珣赋说:“玉婉,我是为了你才重生回来的,可我回来得太迟了,我还是救不了你……”

听那个声音,周珣赋此刻痛苦至极。

阿辉没有想到,一向杀伐果断的老大,竟哽咽着说:“我只能自作主张,让你的魂魄留在宋京熙那个混蛋的身边,让你看清他的真面目……”

“玉婉,你会怪我吗?原本你到死,都以为他一心一意地爱着你,以为你拥有着世界上最完美的爱情……”

“可上辈子,他就在你死后迅速将孟氏集团据为己有,还害得你的父母死的死、疯的疯,我不想你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去……”

“玉婉,你是不是在怪我破坏了你心里的美好?是不是怪我破坏了你的幸福?所以你才……不肯来我的梦里……不肯让我梦到你……”

说到这里,周珣赋依然泣不成声。

而阿辉骤然听到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也不敢在此时上前,于是悄然离开了。

说到这里,阿辉连忙跟宋京熙说:“我说这些就是想保一条命!宋总,您可千万不能说出去让人知道啊!不然周老大肯定弄死我!”

宋京熙已然面无血色,烟燃到头烧到手指也浑然不觉。

他低声喃喃:“你是说,她的魂魄,现在就在我身边吗?”

原来孟玉婉死后,魂魄一直跟在他身边吗?

那她岂不是……恨透了他?

第28章

阿辉想了想,摇头说:“现在应该没有了,那天他把孟玉婉的冰棺抬到孟氏去之前,是给她做了场法事的。”

“按理说,孟玉婉应该在那天就去投胎了。”

宋京熙已经面如金纸,只是光线昏暗,看不出来。

他无法想象,如果阿辉说的是真的,那孟玉婉岂不是……

会看见他和别的女人抵死缠绵的模样。

会看见他身边的人都在帮忙隐瞒他和其他女人的事情。

会触及当年她的父亲遭遇的那起车祸的真相。

会看见他将自己的父亲气得中风。

会看见他要将孟氏集团改成宋氏集团。

会看见……

他根本不敢细想,所有的侥幸心理都在这一瞬间被彻底瓦解。

他哪有资格伤心,哪有资格怀念她!

“不、不可能。”宋京熙脸色惨白地喃喃,“我从不信鬼神,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魂魄,你别想骗我!”

宋京熙说了谎,其实他是信命的。

他信因果报应,所以期望孟远道能过得凄惨,得到属于他的惩罚。

可又不是太信,因为如果他没有选择复仇,孟远道一家只会继续在宋城呼风唤雨,根本不会得到任何惩罚。

这样想想,他宁愿不信鬼神。

阿辉有些崩溃地咽了口唾沫,声嘶力竭地辩解:“我真的冤枉啊!我要是编的,我能编得这么真吗?我去写剧本写小说得了!”

“宋总你信我,我根本没必要骗你啊!我编排这些对我有什么好处?”

“宋总,你……”阿辉在地上挣了两下,“你就放过我吧,我只是个奉命办事的小喽啰,你抓我也没用啊!”

“宋总!宋总……”

宋京熙薄唇紧抿,不顾阿辉的叫喊和哀求,一言不发地起身拉开包厢门走了出去。

陈诉和其他手下果然都等在走廊上。

见宋京熙出来,陈诉连忙上前问:“宋总,怎么样?这小子没耍什么花招吧?”

宋京熙面上看不出什么波动,只是抬手招了招,径直离开了。

陈诉立刻会意,带着人进了包厢。

惨叫声从里面传出来,很快就随着包厢门关紧而被掩盖下去。

宋京熙感觉自己仿佛彻底脱了力,每一步都迈得极其艰难。

他心里也知道,阿辉没有那个脑子可以临时编出这样一套逼真的谎言。

这只可能是真的,但有些事情,他还需要自己去验证。

宋京熙面色无波,脑中念头却已是百转千回。

周珣赋果然对孟玉婉图谋不轨。

可是就算是重生归来的又如何?这一世的孟玉婉,最爱的依然还是他宋京熙。

这时,一个大胆的念头忽然从脑海中冒出。

既然周珣赋可以重生,那孟玉婉为什么不可以?

周珣赋,他一定有办法。

说不定现在,孟玉婉正在世界上哪个地方活得好好的,只有周珣赋知道……

又或者,只有他被蒙在鼓里……

想到这里,宋京熙眸光骤冷。

只要一想到孟玉婉可能会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他的心里就燃起一股熊熊妒火。

烧得五脏六腑都灼痛不已。

一条信息在此时出现,打断了宋京熙的思绪。

是顾行川发来的:“宋哥,事情办完了么?下来跟兄弟们聚聚?”

第29章

六楼VVIP包厢内。

宋州的上流圈子里几个顶级富二代齐聚,几乎个个搂着美女,桌上摆满了酒,满屋子音乐震天响,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