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姜岁初陆祉年小说最后结局,姜岁初陆祉年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2023-11-28 17:11:36 16
2023-11-28 16
点击阅读全文

“那怎么感觉那个男生和你很熟的样子?”

姜岁初有点懵,扭头看他,“哪个?”

姜明浩想了想,说:“最高的那个。”

当时他拉过姜岁初时,那男生的眼睛一直盯着他。眼神如果可以杀人,估计自己现在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最高的?不就是陆祉年吗?

姜岁初:“没有,就是在学校见过几次。”

姜岁初不想多说,准备拿手机听歌,结果口袋里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姜明浩:“怎么了?”

“我手机丢了。”

姜明浩也起身看了眼座位底下,问:“书包里找过了吗?”

姜岁初翻开书包,有些气馁的跌回座位上,:“也没有。”

她回想了一下,那人抢过她的手机挂断之后好像扔到了垃圾堆边上,后面场面太混乱她都忘记去找手机了。

“估计是丢在巷子里了。”

姜明浩拿出手机找出她的号码拨过去,“还好,能打通。”

拨通后把手机递到她手里。

夕阳橙黄一般阳光从高楼缝隙中向深处延伸,安静幽深的小巷里,一阵轻快悦耳的铃声响起。

陆祉年从垃圾堆里捡起手机,手机屏幕已经碎裂,勉强能看到来电显示。

姜明浩

他好像知道这个手机是谁的了,手指居然有一些颤抖。

姜岁初接过手机,大概过了半分钟才被接通。

“喂。”

嗓音清冽而富有磁性。

姜岁初着急,一时没有听出声音的熟悉。

“您好,我是这手机的主人,请问是您捡到了我的手机吗?”

说完她停了一下,见电话那头没说话,又立马开口,“是这样的,我是学生这个手机对我来说挺重要的。您看能不能麻烦您帮我寄到沭阳镇邮政银行,邮费到付就行。或者您也可以记一下我的微信号,等我收到手机给您发红包,您看...可以吗?”

他们村上是没有快递站点的,快递只能寄到镇上的邮政银行代收点。

听着她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陆祉年无声的弯了弯嘴角。

还要给他发红包?

电话那端久久没有回答,她看了眼手机,通话中没有被挂断。

她试探的出声:“您还在听吗?”

“我在听。”

姜岁初眼皮跳了一下,这声音?

就在她犹疑或抱有侥幸觉得自己听错时,低醇温润的声音再次响起。

他说:“姜岁初,我在。”

这下她彻底愣住了,捏住手机的手指无意识的开始撰紧,指节因用力而泛白。

这是重逢这么久来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

但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迟疑道:“陆..祉年?”

陆祉年:“昂,是我。”

他的声音低低沉沉的,好像就在耳边,姜岁初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陆祉年:“把你家地址给我,我给你送过去。”

姜岁初连忙摆手,意识到他看不到,又拽住腿上的书包,说:“不用,先放你那,回学校我找你拿就行。”

陆祉年:“国庆七天,你不用?”

姜岁初:“没什么用得着的地方,没关系的。”

她那部手机是在村里集上买的,500块钱的二手机。虽然也是个智能手机,但款式太过老旧,功能也只有几个,平时除了打电话和微信,也没有什么别的用得着的地方。

旁边的姜明浩看她一脸紧张,觉得有些奇怪。姜岁初看了眼姜明浩,对着电话说:“我先挂了。麻烦你帮我保管一下我的手机。谢谢。”

说完不等电话那端开口就一把挂了电话,把手机还给了姜明浩。

姜明浩接过手机,问:“被他们捡到了?”

他在旁边大概听见应该是被那几个同学捡到了。

姜岁初点点头,说:“嗯。”

裴烁他们在巷口和裴天说明刚才的情况,回头发现陆祉年站在后面没动。

裴烁冲他招手,喊他:“阿年,走了。”

陆祉年用衣摆擦干净手机上的污渍,揣进兜里,向他们走去。

第12章 岁岁公主

等裴天把几个小混混带走后,唐蜜兄妹俩回了家,裴烁去了陆祉年家里。

一路上裴烁都没有说话,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到家后,裴烁坐在陆祉年房间里,有些不确定的问他。

“阿年,你有没有觉得唐蜜这个朋友有点眼熟啊?”

陆祉年拿了两瓶水,丢给他一瓶。

“眼熟?”

裴烁接过水没喝,放到一边,“嗯,而且我刚问过唐蜜她的全名,你知道她叫什么吗?”

害怕自己弄错了,他还问了是那几个字。

刚刚他看见姜岁初觉得有些眼熟,再加上唐蜜一直叫她岁岁,他就问了唐蜜她的名字。没想到,真的是她。

他当然知道她叫什么,那天在小树林看见书上那个名字时他一时以为自己看错了。

但是那短短的几个笔画间,只要仔细看全是熟悉的笔触。

陆祉年喝了口水,点了下头,说:“知道。”

“你知道!”裴烁声音拔高,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质问他,“你什么时候知道的,为什么不告诉我?”

陆祉年语气平淡,说:“前几天刚知道。”

然后他简单的把之前的事情说了下。

听完陆祉年的话后裴烁一脸不敢置信:“她说不认识你?还说没有来过云市?”

陆祉年点点头,声音很低:“嗯。”

裴烁不理解,又想到什么,说:“我记得当年丽云阿姨不是带着岁岁去了宣城吗,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云市。而且还装作不认识我们。”

陆祉年身体向后倒去,整个人陷在沙发里。眼睛看向某处,没有焦距一般。

再回想起之前的几次接触,打死结的鞋带,下雨天接着屋檐水玩,以及在他问我们是不是认识时。她下意识的否认和刻意的强调。如果真的不认识她应该会好奇他为什么这样问,而不是着急解释,还特意强调她从来没有来过云市。

那时他一直想着她应该在宣城,所以也没有问一句她叫什么名字。

裴烁也回想了小时候的姜岁初,实在和今天看到的那张脸对不上号。小时候的姜岁初白白胖胖的,好像永远那样鲜明有活力,大笑大哭从不遮掩。小时候裴烁长得很胖,幼儿园小孩总是欺负他,每次她站到他面前,把那些欺负他的孩子赶走。可是,今天看到的那张脸,阴郁、沉默,一双眼睛空洞又哀伤。

姜岁初不应该是这样的!

她应该是阳光的,有活力的,脸上永远挂着笑的。

裴烁还是觉得不可能,开始推翻之前的想法,“阿年,会不会是我们认错了。可能只是同名同姓.....”

陆祉年打断他:“你还记得小时候我把她弄伤那次吗?”

裴烁想了下,姜岁初在大院和谁都玩得好,但玩的最好的就是陆祉年。两人从来不会吵架打架,那一次是两人唯一一次争吵,好像是为了争抢一辆自行车。

裴烁扯了下嘴角,说:“记得啊,怎么会不记得。我当时还和你打了一架,给她报仇。”

因为他们曾经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