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热文推荐江穗宁宋朝阳 小说全文无删减版

2023-11-28 17:19:41 9
2023-11-28 9
点击阅读全文

岁的时候也病死了,他只跟着他奶奶相依为命……”

“我刚来这里教书的时候,我发现他总是迟到,学校每天发给学生们的鸡蛋,他也不吃,我问他为什么,他总是不肯说,有一次我在上学前去找他,才发现他奶奶眼睛看不见,他得帮奶奶洗脸、穿衣服、做饭,他还把省下来的鸡蛋给奶奶吃,等奶奶吃完了饭,他才跑着去学校。”

“他是个好孩子,他们……也都是好人……”

说到这儿,江穗宁抽泣起来,含泪的双眼看向宋朝阳:“我阿妈,我阿妈也是好人啊……为什么他们偏偏都要走的这么匆忙?连,连告别的……机会都没有……为什么啊?”

宋朝阳眼眶泛酸,伸手将人揽入怀中,他张了张嘴想安慰,可突然觉得现在说什么都是苍白无力的,只是收拢手臂,将人抱紧。

江穗宁这一次没有再推开他,而是抓着他的衣角,嚎啕大哭起来。

今天她一直忍着,哪怕亲眼看见李冬冬和他奶奶的遗体被挖出来,她那时都没哭。

感受着宋朝阳胸膛下心脏有力的跳动,她哽咽呢喃:“宋朝阳,你早点爱我的话,该有多好……”

第38章

如果宋朝阳早点爱她,她不会错过和阿妈的最后一面,不会到这儿来,也不用亲身经历这么多生死离别……

可她又觉得自己很自私,她仿佛只是想着自己不要经历这些。

宋朝阳的心好像都被江穗宁这句无力的感叹揪了起来,他喉结滚动,声音沉哑:“对不起……”

江穗宁神色渐暗,缓过来后退离他的怀抱:“谢谢……”

她擦掉眼泪,将李冬冬的课本小心收起来后起身继续去帮医生照顾伤员。

宋朝阳看着她的背影,落空的手臂有种不真实的僵硬感。

他还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靠近江穗宁。

他明白,他应该退出她的生活,毕竟两人有着不愉快的过去,可再次遇见,再次看到他的眼泪,他就无法说服自己再去坦然的放手……

因为山体滑坡,通信受到了阻碍,宋朝阳他们只能暂时留在村子里,帮助受灾的村民们清理泥土,重建房屋。

……

一个星期后。

村尾倾泻下的土泥被清理的差不多了,只是田地也都被毁了。

又过了几天,通讯恢复,宋朝阳收到首长指令,需要以最快的速度回军区。

帐篷一个个被收起,宋朝阳看向江穗宁家的方向,犹豫了会儿,抬腿走过去。

正在看地图的杨凯愣住:“团长,你去哪儿啊?”

一旁的通讯员忍不住问:“营长,团长跟戚老师是不是认识啊?”

杨凯啧了一声:“看起来好像是,戚老师跟团长都是桐州人。”

屋子里。

因为李冬冬和其他几个学生的去世,已经两三天没合过眼的江穗宁趴在桌子上,精神疲惫。

听见脚步声后,她才抬起沉重的眼皮,满是血丝的双眼定定看着来人。

“有事吗?”

江穗宁直起身,苍白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宋朝阳抿抿唇,半晌才回答:“我一会儿就走了。”

闻言,江穗宁心一顿:“我给你带过路了,你应该记得住路线。”

宋朝阳皱了皱眉,他并不是想说这个,可说其他的,她似乎又没心思听。

踌躇了良久,他才问:“你打算在这儿里待多久?”

江穗宁恍惚了一下,抚摸着手边的作业本:“……不知道,也许一辈子吧。”

经历这么多,她真的已经疲惫了,但她清楚,阿妈一定是希望她坚强面对这一切。

“不走?”宋朝阳又问。

听着他确认答案似的语气,江穗宁微微蹙眉:“怎么了?”

宋朝阳敛去眼中的急切:“只是问问……”

四目相对,两人仿佛都藏着说不出的心思。

这时,外面传来杨凯的声音:“团长,我们该走了。”

江穗宁收回视线,低低说了声:“一路顺风。”

宋朝阳脸上闪过抹不舍:“……保重。”

听着渐渐远去的脚步声,江穗宁还有不免有些惆怅。

在她的生命里,似乎总是充斥着各种离别,想见的,见不到,不想见得,总是不期而遇……

她仰头深吸口气,压下心头翻涌的情绪。

但愿这次和宋朝阳分开,两人不要再有什么交集了。

第39章

两个月后。

村子慢慢恢复了曾经的平静,只是有些人还是忍不住会因为逝去的亲人哭一哭。

江穗宁每每上课看到没有人的五个座位,都要缓半天才能继续上课。

渐渐的,她也学会了遗忘,遗忘掉那些不好的记忆,只记住存在过的人。

直到这天,李三东拿了封厚厚的信来学校。

“戚老师,有你的信。”

听到李三东的话,江穗宁愣了好久,因为自打她来这儿就没接到过信,她也不知道谁会给她写信。

等接过来一看,上面寄信人竟然是宋朝阳。

信很厚也很重,里面好像塞了很多东西。

向李三东道了谢,她才打开信封,没想到里面是厚厚的一沓钱和粮票,除此以外,还有一封信。

展开来看,字并不多。

“江穗宁,见字如面,我现在在首都培训,空闲之余想给你写封信,但拿起笔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来想去还是一句话,照顾好自己,这些钱和票不是给你的,是捐给学校的孩子们的,你大可放心收下。宋朝阳。”

看着信里的内容,江穗宁反倒有点哭笑不得。

她几乎能想象到宋朝阳拿起笔又放下,写了两句又陷入纠结而停笔的模样。

只是这么多钱和票,差不多是他一大半的积蓄了吧。

钱太多,哪怕他是以捐给学校的孩子们的名义,她也不敢收,只能退回去。

没想到几天后,钱和票原封不动地又给退了回来。

往后大半年,江穗宁几乎每个月都能收到宋朝阳两三封信和一笔钱。

学校到了的确需要用钱买教材或者翻修的时候,她才会从里面拿出些钱,再在信上写明了每一分用在哪儿后寄给宋朝阳。

冬至。

趁着天还算干燥,江穗宁把晾干的柴劈了,刚拿起斧头,扛着锄头正要去干活的田二牛看见了,立刻跑过去接过斧头。

“梦岚,我来帮你,这斧头这么重,小心扭了腰!”

说着,他利索地一下下劈着柴。

江穗宁感激地看着他:“谢谢……”

顿了顿,话锋一转:“对了二牛哥,听说支书给你说了门亲,女孩还是镇上的,什么时候结婚啊?”

听见这话,田二牛黝黑的脸好像红了几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快了快了……到时候你记得来喝喜酒。”

原本他对江穗宁是有心思的,只是一直没说,谁知道江穗宁察觉到了,在李三东准备撮合他们前就跟李三东说明了她只是把他当朋友和大哥。

田二牛虽然失落,但好在江穗宁没有当面戳穿,两人还能跟朋友似的处。

两个月前李三东又给他介绍了个镇上女孩,模样清秀,他那在江穗宁身上死了的心好像一下活过来了。

江穗宁把劈好的柴抱进厨房,又谢过田二牛后便去了村部。

正戴着老花镜翻着本陈旧族谱的李三东见她来了,忙摘下眼镜:“戚老师,有什么事啊?”

江穗宁有些拘谨地笑了笑:“支书,那个……有我的信吗?”

这个月都快过了,但宋朝阳一封信都没有。

李三东拉开抽屉翻找了一下,确认过没有以后才回答:“这个月送信的就来过一回,还是送政府的文件,没有其他的了。”

闻言,江穗宁神色微微一暗:“……这样啊,那麻烦您了。”

说话间,她的心莫名有些不安。

忽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刻跑回了家。

第40章

一进家门,江穗宁就拉开书桌的抽屉,把里头的宋朝阳的信都拿出来,找到上月他最后寄来的信。

当时她忙着给学生们上课,只是粗略的扫了眼就收起来了,之后也忘记细看。

信还是很短,除了像之前那样让她照顾好自己,还说他要去趟边防。

“边防……任务……”

江穗宁捏着薄薄的信纸,低声呢喃。

宋朝阳去执行任务了?难过这么久都没有信。

得到答案,她的心还是很不安,说不上是在意他还是其他,或许是源于群众对军人的紧张,她不由担心起来。

怀揣着这样的心情,江穗宁又等了三个月,然而依旧没有宋朝阳的消息,连同她寄出去的信也石沉大海。

“老师?老师!”

学生的呼唤让江穗宁猛然回过神,她诧异地看着讲台下一张张疑惑的小脸:“怎么了?”

学习委员唐燕提醒道:“老师,你的书拿反了。”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