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为何说总裁豪门新宠是姜漫班纯的故事,而不只是《姜漫谢聿舟》?

小瑶 2024-03-23 08:53:36 10
小瑶 2024-03-23 10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姜漫谢聿舟中的主角人物有 姜漫班纯 ,这是一本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由作者姜漫编写,这本书机构严谨,文不加点,姜漫谢聿舟的内容简要是:姜漫吃完早饭没再外面多停留,准备回酒店。姜漫不知不觉有些看呆了,撇开危险这一点不说,姜漫觉得这个男人哪里都对她的胃口。但是没关系,就算危险,只要他是谢聿舟,姜漫就一定会拿下这个人。两个人就这么隔着不近不远的距离。谢聿舟一直有察觉到身后的视线,不用回头,也知道来自谁。

封面

《姜漫谢聿舟》精彩章节试读

姜漫吃完早饭没再外面多停留,准备回酒店。

姜漫不知不觉有些看呆了,撇开危险这一点不说,姜漫觉得这个男人哪里都对她的胃口。

但是没关系,就算危险,只要他是谢聿舟,姜漫就一定会拿下这个人。

两个人就这么隔着不近不远的距离。

谢聿舟一直有察觉到身后的视线,不用回头,也知道来自谁。

太阳西斜,温度慢慢将了下去,白日里有些逼人的暑气散去,这会儿连吹过来的风都多了几分凉意,暖黄的光铺了一地,连带着围网外面的一排排树也变得好看了许多。

姜漫低头看了眼时间,下午五点半。

谢聿舟这会儿在休息,旁边几个人伺候着,下午茶被人换又换。

姜漫啧了一声,手撑着额头也不知道在看哪里。

一直到外面天色彻底暗了下来。

谢聿舟摘下手套,随手把球杆丢给旁边的侍者,迈着步子离开。

姜漫看着他的动作,直到看不见人了才骤然回神,立刻抬脚跟了上去。

姜漫换衣服的动作很快,生怕慢了一步谢聿舟就离开了。

等她匆匆从球场出来,外面的黑色车子还在,谢聿舟刚好上车。

姜漫眼睛一亮,在车子快要发动的时候立刻上前,轻轻敲了下车窗。

车窗摇下,露出谢聿舟刀削斧刻般的俊脸,他抬眸,不咸不淡的目光落在姜漫身上,没有开口,只是盯着她透着几分询问的意味。

姜漫怔了怔心神,很快反应过来,表情有些为难,她穿得本来就不多,这会儿一个人站在漆黑的夜里,时不时还有凉风吹过,更衬得整个人单薄又可怜:“先生,我一不小心待久了,这会儿天太黑打不到车了,能不能麻烦你送我到山下?”

球场落座于山顶,白天都很少有车来这边,姜漫说没车也不是没有道。

谢聿舟手指搭在大腿上,指尖在腿上点了点,盯着姜漫的眼神说不上来是什么。

两个人面面相对,气氛安静。

长久得不到回应,姜漫莫名有些尴尬。

靠这男人软硬不吃啊。

她正要出声挽救,谢聿舟忽然勾唇笑了下,淡淡开口:“上车。”

下一秒,车门锁轻响了一声,姜漫眼睛一亮,一副怕谢聿舟反悔的样子,拉开车门上车,在谢聿舟旁边坐下。

司机驱动车子,不大的车厢里两个人的距离却隔得远,中间至少还能坐下两个人。

谢聿舟轻阖上眼,右手靠车门放着那根金属权杖,去山下的路安静漆黑,两侧的树在车灯下隐约能看见在摇晃。

姜漫视线往窗外看了眼,明明灭灭的灯光闪烁,提醒着她目的地越来越近。

她视线一转,落在谢聿舟手上,搭在西装裤上的手指骨节分明,在昏暗的车厢里泛着冷白的光泽,内侧的纹身缠绕着手指,莫名多了几分性感。

看着那个只露出一半的英文,姜漫突然开口:“说起来我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谢聿舟睁开双眼,视线落到姜漫脸上,清媚浓丽的脸上带着好奇,就像是单纯询问一样。

谢聿舟移开视线,随口道:“我姓谢。”

姜漫哦了一声,假装单纯,又叫他:“谢先生。”

谢聿舟没应,沉默了一会儿,姜漫又开口:“我叫姜漫,kilig是我的英文名。”

10

谢聿舟手指动了动,莫名的情绪在眼底一闪而过。

不知道是不是姜漫的错觉,黑暗中,她好像看见谢聿舟笑了下,不等她看清楚,就听见谢聿舟开口:“是吗?很巧。”

下一秒,谢聿舟抬起手,纹着“kilig”字样的黑色纹身就忽然清晰的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姜漫呼吸一窒,纹身用的字体很好看,黑色衬得谢聿舟的手越发白皙,即便车内灯光昏暗,姜漫也能清晰的看见纹身缠绕着手指,就像是清冷月亮突然注入了墨色,莫名有些涩气。

姜漫眨眨眼,还没说什么,车突然颠簸了一下。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抱住谢聿舟的手,整个人不受控制往前倾,大半个身子几乎靠在他的腿上,磕碰间嘴唇还不小心擦过谢聿舟的指尖。

姜漫:“……”

刚才的颠簸好像小插曲一般,很快车就继续平稳的往前看。

只是姜漫显然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呆滞的趴在谢聿舟腿上,双手还抱着他的那只手,有些凉,骨骼分明,触手极好。

如果不是智在,姜漫甚至想摩挲几下。

谢聿舟垂眸,见姜漫没动静,眼神微暗,慢条斯抽回手。

收手的时候,他手指不经意间按了按姜漫的唇瓣,很快很轻,姜漫几乎没有察觉。

谢聿舟收回手,衿冷眉眼淡淡,不动声色开口:“姜小姐,可以起来了吗?”

姜漫回神,在谢聿舟看不见的角度闭了闭眼睛又睁开,心里又无数脏话想骂,最后全部变成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从谢聿舟身上起来,坐好,还了有些凌乱的乌发。

“抱歉。”

姜漫笑了笑,谢聿舟睨了她一眼,薄唇勾了勾,嗯了一声,听不出什么情绪,散漫地说,“没关系。”

姜漫深呼吸一口气,目光落在窗外。

接下来两个人谁都没有开口,车子终于到山下酒店这边。

车子停下,姜漫知道该离开了。

她手搭在车门上,动作有些犹豫。

姜漫转身,正好撞进谢聿舟的视线里,漆黑的眼底看不见多余的情绪,他坐在那里,浑身透着一股清贵高雅。

“姜小姐,慢走。”

姜漫笑了笑,推下车门下车,下车的时候手指在耳边滑过,她若无其事了鬓边的碎发,转身礼貌道谢:“麻烦你了谢先生,有缘再见。”

谢聿舟没说话,姜漫也没再说其他,转身进酒店。

姜漫进电梯,按了楼层数,看着数字往上升,然后听见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她出去,回到房间,把东西往床上一扔,躺在床上舒了口气。

姜漫闭眼休息了一会儿,忽然抬手摸着耳朵,一只耳朵上挂着精美的耳饰,另一边却空荡荡的。

她捏了捏空荡荡的那只耳朵,忽然扯唇笑了下。

下一次联系,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楼下,司机合上车门。

谢聿舟视线不经意间从姜漫的位置上滑过,顿了下,然后伸手,捡起上面的耳饰。

小巧的耳饰被他捏在指尖,谢聿舟笑了下,随手收进口袋里,什么也没说。

助从后视镜看了谢聿舟一眼,小心谨慎开口:“谢先生,要不要去调查一下?”

谢聿舟身子靠在椅背上,长腿随意搁在一边,眉目清冷,闻言扯了下唇角,姿态懒散:“不用。”

11

他顿了下,又淡淡道:“去查查她的落脚点,明天把耳环送过去。”

助心里奇怪,谢聿舟可从来不是多管闲事的人。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