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贺之淮苏挽》小说好看吗-贺之淮苏挽最后结局如何《贺之淮苏挽》在线赏析全文

xiaoy 2023-12-03 21:18:26 24
xiaoy 2023-12-03 24
点击阅读全文

握着门把手的掌心攥得死紧,旋即松开。

他冷冷开口:“我是来拿回继承权的。”

闻言,贺父立马沉下脸:“我已经宣布让子行进入贺氏集团当管理,你要想拿,只有几个小公司和商铺给你。”

贺之淮直视贺父的双眼,眸光凛冽如寒刀出鞘:“当初母亲去世,你签署了协议保证贺家的产业都是由我继承。”

贺父被他冰冷的目光震得说不出话。五年不见,这个儿子变得极其陌生!

很快,他恼羞成怒:“贺氏是老子的,老子想给谁就给谁!子行也是我儿子,让给你弟弟怎么了?!”

继母抽抽嗒嗒的附和:“对啊之淮,你身为哥哥,谦让弟弟是应该的……”第32章

贺之淮心口戾气翻涌,唇角冷冷上扬:“好,好。让那个小杂种凭自己本事来拿吧!”

说完,他径直跨过客厅,上楼!

贺子行脸色难看,想也不想就跑上去。

他堵住贺之淮的去路,露出恶毒扭曲的表情:“大哥,你还有什么脸回来?离家出走五年,这个家早就没有你的位置了!”

贺子行自信满满的等着大哥变得惊恐失色。

他没想到,贺之淮嗤笑一声,嗓音深沉:“蛇鼠一窝的家,我还不稀罕。”

贺子行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写满怨愤和仇视。

忽然,他想起什么,恶劣的讥讽道:“贺之淮,你老婆被你自己亲手逼死的感觉如何?”

话音刚落,贺子行就感觉被毒蛇一般阴冷的目光缠上!

猛然与贺之淮对视,好似坠入了深不见底的寒渊。

这样可怕的目光,贺子行从未见过。他浑身僵住,冷汗不断浸透后背。

片刻后,贺之淮冷笑一声,在他耳边轻声说:“我会让你们母子失去所有,身败名裂的。”

贺子行太阳穴突突的直跳,但仍然嘴硬:“你有这个能力吗?常年在外玩儿赛车,连自己几斤几两都搞不清了?”

《贺之淮苏挽》小说好看吗-贺之淮苏挽最后结局如何《贺之淮苏挽》在线赏析全文

“看来你跟贺家人都忘了,我是一头狼,狼是闻见了血腥味,就会冲上去撕咬的。我离家出走五年,不代表从此把商界的手段全给忘了!”

贺之淮抬手将他扯开,大步往房间里走去。

房门砰的一声紧闭。

贺之淮眷恋的环视房间内的陈设,这是母亲的房间,一切都没变。

母亲……他头痛欲裂。

这半年来,贺之淮几乎每晚都在失眠,快要把他折磨疯了。

日复一日愈发强烈的思念,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他想念母亲,更是疯狂的想念苏挽。

只有独处的时候,他才能展现出片刻的脆弱。

不知不觉间,贺之淮睡着了。

他做了个梦,梦见母亲正在厨房里煲汤,灶台上热气腾腾的,香气四溢。

贺之淮蓦然想起,这段被自己遗忘的记忆。

他迅速冲上前,然而却晚了一步,只能再次眼睁睁看着母亲拿起一把水果刀,狠狠刺进自己的胸口!

霎时鲜血四溅,染红了小贺之淮的双眼!

母亲!他撕心裂肺的吼着,梦里的母亲却听不见。

柳如烟僵硬的转头,这才看到儿子站在门口,目睹了她自杀的全过程。

她临死前,空洞的双眸流下血泪,嘶喊着:是你爸逼死我的,是他要我死!

小贺之淮僵硬得一动不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柳如烟彻底失去生息死不瞑目,贺父才跑进来。

他一愣,轻飘飘的瞥了眼柳如烟,随口吩咐:“管家,你把她送回柳家埋了。娱乐公司那边处理一下,从此世上没有柳如烟这个人。”

曾经红遍大江南北的女星,就这样悄然被抹去痕迹,好像从未活过一遭。

不出几月,贺父就将真爱和私生子迎进了门。

贺之淮受了刺激,一直闹,贺父不得不给他洗脑:爸爸和后妈才是真爱,因为家族联姻娶的女人是没有感情的,只有初恋才是最刻骨铭心。

小贺之淮死死盯着贺父,沙哑的问:“是这样吗?联姻的女人,都不值得爱?”

贺父点头,抛下他和继母玩乐去了。

慢慢的,大脑的防御机制令贺之淮淡忘了这件极度痛苦的事情。

只有潜意识一直反复告诉他,联姻的女人,都不配被爱,不应该去爱。

可是当得知苏挽自杀而死的那一刻,深埋的记忆一点点蔓延而上,最终破土而出。

原来……原来他只是忘了!

可为什么老天爷要让他忘记?!

贺之淮猛地惊醒,一摸身旁的被子,只摸了满手冰凉。第33章

他呆呆地坐着,整个人如坠冰窖,冷得锥心彻骨。

为什么要收走自己的这段记忆……为什么?!

贺之淮早已破碎的心,又尝到了痛彻心扉的感觉。

痛到直不起腰,逐渐弯折下去,脖颈被一双无形的手死死扼住,无法呼吸!

贺之淮现在才明白,为什么一直看不清自己的感情。

他不相信会有人扒开他冷漠高傲的外壳,依旧爱他如此。

他不相信。

于是他断定苏挽别有用心。

贺之淮觉得自己的反应很奇怪,可他只想离得越远越好。

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要是不走,你就会改变,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是爱改变了他吗?

贺之淮还没有弄明白这个问题,就发现自己已经站在悬崖边上。

苏挽被他的冷漠刺得千疮百孔,最终尸骨无存。

后来,贺之淮只能狼狈的回头,跪在地上把他亲手打碎的温柔拼凑起来。

一颗心被他狠狠摔在地上,裂开,零落为满地玻璃碎片,每一片都在闪烁着泪光。

再也不会有人这么爱他了。

贺之淮浑身发颤,急促的呼吸着,冷汗淋漓。

忽地,一道手机铃声乍然响起,把他从深渊拉回了人间。

贺之淮顿了顿,伸手拿过手机:“什么事?”

那头的钟叔被他沙哑粗粝的嗓音吓了一跳:“先生,您怎么了?”

贺之淮调整呼吸,淡淡道:“我没事,你说。”

钟叔噎了一瞬,只得缓缓报告:“您让我查的事有消息了!夫人真的还活着,她目前就在海市!”

咚的一声!

贺之淮整个人从床上扑了下去!

“先生?!”钟叔颤颤道。

贺之淮闭了闭眼,遮住了眼底失而复得的狂喜。一会捂脸大笑,一会又压抑着哽咽。

半晌后,他才开口:“我马上过去,把定位发我。”

贺之淮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自己,匆忙下楼,连这个家的空气都觉得无比舒畅。

按照定位,他来到海市最繁华的商业街,旁边正是贺氏的办公大楼。

贺之淮眯着眼,心中默默想着:要加快夺权的速度,以后就在这里办公。

他沿着商业街一路走去,来到一家甜品店门前。

此时已经快到傍晚,依然有很多人堵在门口。

有学生窃窃私语:“听说这家网红甜品店的老板娘特别漂亮!”

“对的,而且特别温柔,听她说话我的心都酥了……”

对话落入贺之淮的耳中,令他一阵烦躁,撞开人群就往里走。

推开玻璃门,晃动了风铃轻响。

“抱歉,我们今天已经结束营业了——”

苏挽从柜台后面站起身,满脸笑容蓦然僵住。

她猝不及防的震在原地,难以置信。

贺之淮为什么会在这里?!

苏挽凝固的笑容,彻底出卖了她的心情,和她认识贺之淮的事实。

她眼睁睁看着男人大步走近,黑眸深沉晦暗。

“你……”

苏挽下意识想逃,然而下一刻,就被贺之淮紧紧抱住!

他将她箍得死紧,好像要把她融入骨血一般。

“苏挽……苏挽!”他嗓音沙哑,仿佛一根羽毛轻拂过敏感的耳垂。

滚烫的热度透过肌肤灼烧进心口,发出一声颤抖的轰鸣,瞬间野火燎原!

连带着苏挽也忍不住耳根发烫。

她恼怒的拼命挣扎:“你放开我!”第34章

“我不放。”

贺之淮的手指收紧了几分:“这次你别想走!”

苏挽被他勒得喘不过气,小猫似的挣扎,却无法撼动男人的钳制。

她不明白,为什么本应该远在江市的贺之淮忽然跑来了海市,还一下子找到了她!

眼下避无可避,苏挽只好说:“贺之淮,放手!”

她闷闷的干咳两声,听得贺之淮心一紧,连忙放开。

“没事吧?抱歉,是我太激动了……”

向来沉稳利落的贺之淮,此时手忙脚乱得像个孩子。

他伸手想拍抚苏挽的后背为她通气,却被她无言的闪开。

贺之淮的手僵在半空,随即捏紧收回。

“苏挽,对不起……你还在怪我怨我吗?”

苏挽一愣,摇摇头:“不,我没有怪过你。谢谢你曾经出现在我的生活,也谢谢你让我明白了:光是一厢情愿的付出,是不足以得到喜欢的。以前的事,是我自己太执拗了。”

她不怪贺之淮,一直困在过去有什么用?只会平添烦恼和怨愤,让自己活得越来越狭隘。

若是怨他,就等于否定了曾经为爱撞得头破血流的自己,也否定了自己的一颗真心。

苏挽不后悔,只是惋惜自己醒悟的太晚太晚。

她全然一副轻松揭过的模样,却让贺之淮的心猛地下沉。

他嗓音干涩,胸口泛起闷痛:“既然不怪我,那为什么躲着我?为什么明明没死,却不回家?!”

苏挽静静的凝视他,扯开一抹淡笑:“贺先生,我们已经离婚了。我哪来的家?”

“不,没有!”

贺之淮骤然拔高音调:“我没有签那份离婚协议书!我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