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沈锦姒陆玄朗(沈锦姒陆玄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锦姒陆玄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沈锦姒陆玄朗)最新章节(沈锦姒陆玄朗)

2023-11-28 17:10:43 16
2023-11-28 16
点击阅读全文

陆玄朗不耐道:“你院里飘出的药味,碍到雪舞散步了,从今天开始,这院里不许再煎药!”

为了林雪舞舒服,她甚至不能在自己的院子里煎药!

如同一柄重锤重重砸在心上,沈锦姒霎时脸色发白。

陆玄朗说完,转身就走,没有丝毫留恋。

春桃红了眼眶:“王妃,王爷怎能如此欺负人?”

沈锦姒沉默半响,才哑声开口。

“他本就不在乎我,那药我吃不吃,他又怎会在意。”

她每说出一个字,都好像有一根针狠狠扎进心脏。

除了痛,还是痛。

翌日。

沈锦姒拿着绣好的虎头鞋登门侍郎府看望姐姐。

刚走到主院外,就听到姐夫何侍郎的怒骂声:“沈清央,我何家要被你害惨了!”

沈锦姒心里一惊,快步冲进门,刚好看到何侍郎扬起了巴掌!

“住手!”

她快步冲上前,将沈清央护在身后,惊惶地看着何侍郎:“你要做什么!姐姐她还怀着你的孩子!”

何侍郎没料到她会来,双眼森森的看着她。

半晌,他冷哼一声。

“王妃在王府也这般威风吗?想必没有,不然,我又怎会被你连累接二连三被贬!”

沈锦姒浑身一僵,唇颤抖着却说不出话。

这时,她被身后的力量轻轻一拉。

沈清央又站到她身前护住她:“够了,你有什么不满就冲我来,别牵扯我妹妹。”

何侍郎看了沈清央几秒,旋即冷笑一声转身离去。

沈清央转身拍拍沈锦姒,柔声道:“别听他胡说。”

沈锦姒却看得见姐姐眼里的疲惫和无奈,心脏处瞬间吊起千斤重坠。

离开何府,沈锦姒回了王府。

她在书房里呆了许久,最终迈步朝王府大门走去。

大门口,沈锦姒看着远处渐行渐近的马车,手心不自觉渗出汗意。

等到马车停下,沈锦姒走上前,直直跪了下去!

街道上的行人尽皆停下脚步。

陆玄朗从马车上走下,冷冷的看着她。

沈锦姒将手中的请休书举过头顶,一字一顿掷地有声:“今日,我江氏愿自贬为妾,还望王爷,信守承诺!”

第3章

王府大门处落针可闻。

陆玄朗面色依旧冷淡,可眼里的怒意几乎要化为实质。

他走到沈锦姒面前,凉薄开口:“又想逼本王?”

轻飘飘的五个字落下,沈锦姒身体猛地一颤。

下一刻,她下巴上措不及防传来骨裂般的剧痛。

陆玄朗扣住她下巴,冷冷与她对视:“今时今日,你以为本王还会再被你沈家人胁迫?”

他眼里的厌憎如同尖刺,狠狠扎进沈锦姒心底。

在王府门口下跪,她确有逼陆玄朗的意思,可为了姐姐,她只能如此!

陆玄朗甩开她的脸,转而扣住她手腕,生生将她从地上扯了起来。

沈锦姒如同提线木偶一般,毫无反抗之力。

陆玄朗眉心微皱,沈锦姒何时这般轻了?

这念头不过一瞬,陆玄朗满身怒意,毫不顾忌扯着沈锦姒进了府。

沈锦姒只能跌跌撞撞的跟着他,一直到王妃院,陆玄朗将沈锦姒狠狠推进院子。

“从今日起,你老实呆在这里,少给本王在外面丢人现眼!”

沈锦姒浑身一颤,眼见陆玄朗要走,还未站稳便扑上前拉住了陆玄朗的衣袖。

陆玄朗用力甩开她的手,神色是不加掩饰的憎恶。

沈锦姒心尖生疼,却仍不肯松手。

“王爷,我知道你恨我,你恨我逼你娶我,恨我沈家逼走了林雪舞。”

“我求你你恨我一人便好,我姐姐已有身孕,求您高抬贵手,放过我姐夫!只要您愿意,我什么都可以做,给林雪舞赔礼道歉,甚至为奴为婢,我都可以!”

沈锦姒喉间陡然涌上腥甜,可她死死忍了下去,哀求的看着陆玄朗。

陆玄朗微顿,眼神讥诮。

“沈家女的骨气,不过如此。”

他冷眼看着沈锦姒,讽声道:“若是沈家人都像你,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

沈锦姒指甲骤然掐进掌心,疼痛直刺心脏。

陆玄朗看着她这幅样子,径直转身,冷冷的丢下两个字:“跟上。”

沉香阁。

沈锦姒看着眼前斗拱交错的院子,不由失神。

成婚四年,她从未踏进过陆玄朗的住处,也从未想过,原来他院里,是这般模样。

原本冷肃的院墙下花团锦簇,不和谐却生机勃勃,侧方放置着一架秋千,秋千上,林雪舞衣袂飘飘。

看见陆玄朗,她立时笑着迎上前:“阿朗,你回来了?”

陆玄朗快步走过去,牵住林雪舞的手:“大夫不是说了让你卧床静养?”

沈锦姒心里一抽。

这样寻常亲昵的模样,是她从未见过的陆玄朗。

林雪舞柔柔一笑,看向沈锦姒:“姐姐这是?”

陆玄朗淡道:“她说有愧于你,从今天起,甘愿给你为奴为婢。”

他淡薄的语气,林雪舞诧异的目光,交织化作利刃,将沈锦姒扎的千疮百孔。

陆玄朗见沈锦姒不动,斥道:“还不过来,给夫人请安!”

沈锦姒浑身冰凉,犹如行尸走肉般上前,从喉间挤出声音。

“奴婢,给林夫人请安。”

寥寥几字,却仿佛抽空了她全身力气。

林雪舞笑意不减,声音放轻:“素闻姐姐琴技了得,不知可否愿意为我和王爷弹一曲‘相思曲’?”

沈锦姒猛然抬眸,脸色已经不能用惨白来形容了。

林雪舞这是要让她,亲自歌颂他们的爱情?

陆玄朗见她不动,眉心一皱。

“来人,去取古琴,让王妃献技!”

喉间的腥甜再度涌上,沈锦姒忍到身体发颤,才没有失态。

很快,古琴便放置在院中。

沈锦姒缓缓坐下,琴弦被拨动,悦耳琴音从她指间流出。

林雪舞扭头对陆玄朗道:“王爷,姐姐弹得真好,若是能枕着这琴音入睡,该多幸福。”

陆玄朗笑了笑:“你喜欢,便让她彻夜为你奏曲。”

说罢,他带着林雪舞去了里屋。

夜幕降下,屋内灯火通明。

陆玄朗与林雪舞相拥的身影倒映在纸窗上。

沈锦姒慌忙收回视线,眼眶滚烫,指尖的剧痛更让她浑身颤抖。

可她不能停,更不敢停!

很快,她十指指腹都被割出了伤,鲜血几乎要染红整片琴面!

她的血与泪,混着滴滴落在古琴之上,无人能见,更无人能救!

翌日清晨。

陆玄朗起身时,仍能听见断断续续的琴声。

他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缓步走了出去。

走入院中,他猛然顿住。

只见沈锦姒脸色苍白如纸,脊背却挺直如青松。

而她面前那把古琴血迹斑驳,几乎看不出本来颜色!

沈锦姒鲜血淋漓的手仍在抚琴,十指连心,她却好像感觉不到疼一般了。

铮!

琴弦骤断,发出最后的绝唱。

沈锦姒望着那断了的弦怔然片刻,抬眸看向陆玄朗:“王爷,这一夜抚琴,您可还满意?”

她眼底的死寂,让陆玄朗陡然心里一颤。

下一刻,沈锦姒弯了腰,爆发出剧烈的咳嗽。

她朝前倾倒,猛地吐出一口血来!

第4章

陆玄朗顿住脚步,眼神沉了沉。

沈锦姒浑身一僵,紧接着,陆玄朗冰冷的嗓音如惊雷响彻耳畔。

“少在本王面前装模作样!”

沈锦姒心脏像是被拧成一团,止不住的往下滴血。

许久,她眨了眨眼,声音轻的几乎听不清。

“王爷教训的是。”

陆玄朗抬脚从她面前走过,临出门时,吩咐了一句:“赶紧打扫干净,别让雪舞见了恶心。”

沈锦姒强撑着从地上爬起,走到院内的水井旁。

入冬的水冰寒刺骨,和着手上的伤,疼的沈锦姒止不住的发颤。

她拧了抹布,跪在地上,将自己的血一点点擦净。

就在她擦完的那一刻,一双绣花鞋停在她面前。

沈锦姒动作一顿,抬起头来,便看见林雪舞带着打量的眼。

她笑了笑,声音轻柔:“王妃辛苦了,打扫的很干净,起来给我奉茶吧。”

沈锦姒神情微僵,起身去端了茶来,低声道:“夫人,请喝茶。”

林雪舞看着杯盏上的血迹,用手帕捻着接过,不紧不慢地抿了一口。

沈锦姒怔怔看着林雪舞半响,终是忍不住开口问:“当年你为什么要主动离开?”

林雪舞抿茶的动作一顿,旋即轻声开口:“我当然要离开,这样一来,阿朗会永远都记得,是你逼走了我。”

沈锦姒瞳孔一缩,明明眼前的林雪舞是个人,可她却像是看到了蛇蝎一般身上发冷。

林雪舞眼中嫉恨与得意相融,显得诡异至极。

“我除了出身青楼,哪点不比你强?”

“可你是先帝赐下的王妃,哪怕在王府所有人都叫我夫人,可在皇家玉牒上,我算什么?”

“沈锦姒,是你占了我的位置!”

沈锦姒浑身一颤,竟无力说出一句反驳的话。

入夜,沈锦姒才回到王妃院。

春桃看着她伤痕累累的手,骤然红了眼: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