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桑蕴季桁(桑蕴季桁)免费在线阅读-桑蕴季桁小说免费观看

2023-11-28 17:14:21 14
2023-11-28 14
点击阅读全文

强:“具体不知道ꜝ但是魏老师公开表示过,对这位小提琴手的欣赏……直言要好好培养她。.”

季桁抬眼,看着自己的秘书。.

半晌,他语气淡淡:“那就考验下魏老的……高风亮节。.”

……

七点半,季桁回到傅家大宅。.

奢华餐厅,飘满了早餐的香味。.

傅夫人穿一身贵气衣裳,坐在餐桌前指点着佣人做事,余光扫过儿子欲往楼上走,就叫住了他不咸不淡道:“她已经走了ꜝ”

季桁脚步一顿。.

他转身走到餐桌前,坐下,佣人殷勤地帮他铺好餐巾。.

见儿子不准备说什么,傅夫人气不打一处来:“我听说昨晚睡到半夜,你出门处理白筱筱的事情了﹖季桁,其实我不太想管你的私事,但是现在外面都在传你跟桑蕴要离婚了ꜝ”

她顿了下:“桑蕴再不济,也比白筱筱强上太多。.”

季桁喝了口黑咖啡,对佣人道:“下次记得不要放奶精。.”

佣人连忙称是。.

季桁这才看向自己的母亲,语气淡淡的:“我没准备离婚ꜝ另外……我对白筱筱也没有那个意思ꜝ”

“但她有那个意思ꜝ”

提起白筱筱,傅夫人满脸不屑:“她是乌鸦想变凤凰ꜝ”

季桁没搭话。.

傅夫人也不想跟儿子关系搞太僵,她拿起一张请帖,在桌面上轻轻推向季桁:“周四李太太有个宴会,不管怎么样……你都要带着桑蕴过去秀个恩爱,打破离婚的传闻。.”

李太太﹖

季桁接过看了,确实是旭日集团李总的太太。.

最近李总有个项目,季桁正在竞标。.

估算有一半的机会。.

这个节骨点上,这个宴会就显得特别重要,季桁想也不想地说:“我带秦秘书过去吧ꜝ最近有个项目,带她去用得着。.”

再说,季桁也不想让桑蕴沾染生意场上的事情。.

傅夫人很不赞成:“秦秘书再能干也只是秘书,哪有男人参加宴会带秘书去的﹖”

但是季桁已经决定了。.

他对那个项目,势在必得。.

第20章明天的宴会,我带桑蕴过去

傅氏集团一楼停车场。.

季桁将车熄了火,他坐在车里想了想,还是拨了桑蕴的电话。.

桑蕴拒听了。.

季桁没再继续拨打,他靠着真皮座椅,静静地点了根香烟。.

他想,桑蕴应该是生气了。.

他又在想,她生气是因为他昨晚的粗鲁对待,还是因为他半夜抽身离开……电话里秦秘书的话,桑蕴该是听见了。.

季桁单手握着手机,想着该不该给她发条微信。.

或许哄哄她﹖

但这个念头也只滑过几秒,就被他放弃了。.

这种恩爱夫妻才会做的事情,不适合他跟桑蕴。.他没有爱过桑蕴,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才收起手机,秦秘书过来,替他打开车门。.

一夜未睡,秦秘书精神抖擞。.

她工作向来很拼,这点季桁向来欣赏,否则也不会在她越界之后还留她在身边。.

走进电梯,秦秘书开始汇报行程。.

季桁忽然打断她。.

他淡淡开口:“将周四晚上空出来,旭日集团李总的太太有个宴会,到时你陪同我一起参加,置装费用公司报销。.旭日集团那个项目有多重要,你应该很清楚,不要搞砸了ꜝ”

他说完半晌,秦秘书才回过神来。.

她不敢置信:“傅总,您要我……陪您参加李太太的宴会﹖”

“有问题吗﹖”

“没有ꜝ没有ꜝ”

秦秘书连忙否认,尽量用很专业的语气说道:“傅总放心ꜝ那天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给傅总加分,为傅总拿下那个项目。.”

季桁不置可否,走出电梯。.

电梯里面。.

秦秘书对着轿厢的镜子,整理仪容。.

她注视着自己修长的身段和端庄的脸蛋,不由得想:李太太这样的高端局,原本是该带太太的,但是傅总却带自己去,不就是说明在他心里,她秦瑜更重要吗﹖

看来,她还是高看桑蕴了。.

在傅总心中,桑蕴这个傅太太,依然一无是处ꜝ

……

为了这场宴会,秦秘书花了挺多心思。.

挑选了几天,最后她选择了意大利某品牌的礼服,浪漫不失知性气质,白色又跟傅总的黑色礼服相配。.

对着镜子欣赏许久,

秦秘书轻抚这一身,微笑:“就拿这件吧ꜝ”

七万八的价格,她爽快地刷了卡,门店经理殷勤地说:“这件礼服我们会为秦小姐保管好,秦小姐参加宴会前过来取就行了。.”

秦秘书矜持点头。.

正要离开时,她手机响了,电话是季桁打来的。.

季桁语气很淡地吩咐她:“李太太想请桑蕴提前过去帮忙,我向她推荐了你……把地址记一下,你跟李太太联系。.”

秦瑜一怔。.

随即,她的心脏就鼓动起来。.

这一瞬间,她觉得自己才是真正的傅太太。.

那边,季桁挂断电话。.

他提着高尔夫球杆,正要朝着前面人群聚集的地方走过去,身后传来一道挺淡的声音:“季桁ꜝ”

季桁侧身,看见了黎睿。.

明显,黎睿听见了季桁的电话,他下巴朝着前面的李总一抬:“怎么不让桑蕴过去﹖舍不得让旁人看见﹖”

他言语略带挑衅。.

季桁勾唇,他示意球童放球,随即微微倾身……挥出一杆。.

看清球的落点。.

他朝着那儿走,一边慢条斯理地说:“你什么时候这么了解我了﹖是,家里的太太还是得看紧点儿,免得放出去遭人惦记……黎睿你说是不是﹖”

黎睿表情不大好看。.

片刻,他嘴角噙着冷笑:“不过有时候,看得再紧也未必有用呢ꜝ不是有句话,爱情犹如掌中沙,越想握紧就流失得越快ꜝ”

夕阳下,绿草茵茵。.

季桁穿着一套白色休闲装,英挺勃发,他低头挥出球杆……

两杆就进洞了。.

季桁没有再玩的意思。.

他将球杆交给球童,一手接过毛巾擦手冲黎睿笑了笑:“黎睿,自小到大,我想要的东西就没有失手过ꜝ况且,你知道我的脾气。.”

他没为桑蕴,跟黎睿撕破脸,

桑蕴虽是他太太,但在他心里地位还没到那程度,点到即止也就差不多了。.

季桁先走一步了。.

黎睿仍站在原来的地方,表情有些漠然——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ꜝ

明明从前,他很不待见桑蕴,但是现在他却渴望着季桁放手、渴望他们离婚,那样是不是他就有……机会了ꜝ

……

季桁没想到,秦秘书将事情搞砸了。.

周三下午,秦秘书去李太太的别墅帮忙,但是不到两个小时她就被李太太轰出来了。.

季桁在生意场上地位超然。.

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可见李太太有多么的生气。.

秦秘书很委屈。.

李太太不但骂了她,还让她带话要请桑蕴过去。.

秦秘书看着季桁的脸色,低声说:“傅总,我看这个案子应该是黄了ꜝ李总应该是有自己的人选,否则他的太太不会这么不给您面子。.”

季桁合上卷宗:“李太太都让你帮什么忙了﹖”

秦秘书说了一遍。.

她随后说:“傅总,我真的已经做得很好了ꜝ但是李太太坚持要让桑蕴过去,明天的宴会……”

她存了私心——

多少希望,明天参加宴会的仍然是她。.

季桁安静听完,他立即下了决定:“明天的宴会,我带桑蕴过去。.”

秦秘书心情跌到谷底。.

她颤着嘴唇,忍不住贬低桑蕴:“但是桑蕴对那个项目一点也不了解,她也不懂生意场上的事情。.”

季桁身体靠到椅背上,他注视着属下,语气很淡。.

“但是桑蕴了解李太太。.”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