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百分爆评热文夏灵澄傅邹恩_夏灵澄傅邹恩小说无弹窗在线阅读

2023-11-28 17:14:49 9
2023-11-28 9
点击阅读全文

熟悉的俊脸,满是担忧。

不远处,台下的宾客们见婚礼忽然中断,纷纷窃窃私语。

夏灵澄惨然笑了,看着傅邹恩的眼眸发着颤。

看来白若雨的攻略还没有失败,她现在不就让傅邹恩动摇了吗?

可是,为什么?

圈子里人尽皆知,傅邹恩爱极了她这个病弱的青梅。

她是他备忘录的女孩,他从小到大的愿望,就是把她娶回家。

而白若雨,是他毕生最厌恶的倒贴者,他甚至还曾拽着白若雨把人扔到大街上,大骂她下贱恶心。

可现在他却要为了白若雨悔婚……

积压在眼眶里的泪水打着转,即将奔涌而出。

夏灵澄死死掐着掌心,抓住男人的手央求:“别走,好吗?”

认识二十多年,她头一次这样卑微,害怕到连声音都发颤:“你若是走了,我……也会死。”

没人知道,她也是攻略者。

三年前她肾衰竭要死的时候,是系统找到她救了她一命,代价是——

她得瞒着所有人,选择一人攻略。

那时候,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傅邹恩。

他们自小两情相悦,她坚定不移的认为,他不会让她输……

可这一次,从来舍不得让她受一点委屈的男人,却满眼失望的甩开了她的手:“澄澄,你哪次体检我没陪你一起,何必撒这种谎?”

“我知道取消婚礼对你会有影响,可那是一条命,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冷血了?”

傅邹恩一字一句,语调清冷,直击夏灵澄的心脏。

他退后几步,冷峻的做出了决定:“等我,我会再补你一场盛大的婚礼。”

夏灵澄紧紧含在眼眶的眼泪,在傅邹恩转身的那一刻彻底决堤。

“傅邹恩!”

她提着裙摆追下来,男人却没有回头,还越走越急。

他当着所有宾客的面,边走边脱下那身与夏灵澄婚纱相称的西服,告诉所有人,他悔婚了。

台下的宾客哗然。

人群中有人大喊傅邹恩的名字,他却置若罔闻。

“……傅邹恩,不要走……”

夏灵澄望着男人的背影,而就在他跨出礼堂的那一刻,一阵天旋地转的眩晕感袭来!

心口骤然一缩,她疼的栽倒在地。

意识消散前,脑海里响起系统冷冰冰的声音——

【宿主攻略失败,即将抹杀】

第2章

再醒来时,夏灵澄正躺在充斥着难闻消毒水味的病床上。

系统面板开始出现死亡倒计时——

【5天】

心头一坠,昏迷前的‘兵荒马乱’再度浮现脑海,傅邹恩那逐渐走远的背影,被一帧一帧刻在她的心头。

恍惚间,门外传来母亲跟医生的哽咽对话:“医生你再检查一下,我女儿到现在都还没醒,身体怎么可能没有问题?”

“抱歉,能做的检查我们都做了,您女儿身体真的没问题,您再耐心等等。”

夏母大概是被说服了,没有再问。

夏灵澄却明白,检查确实没有问题。

但她也确实要死了。

系统三年前能忽然治好她的肾衰竭,攻略失败,它自然也能让她忽然死亡。

她到现在都没有真实感,自己竟然输给了从来没有正眼看过的白若雨。

傅邹恩对她太好了。

她从小病弱,傅邹恩比她父母更了解她的病情,更清楚她的喜好。

她的初潮,也都是他红着脸陪着她渡过。

甚至,三年前她发病时,他曾偷偷瞒着所有人,签了遗嘱打算为她殉情……

在他面前,她永远是他的第一选择。

大学,白若雨突然闯入了他们的生活,对傅邹恩死缠烂打。

清晨桌子上的早餐,雨天桌肚里的雨伞,以及那偷偷放在他书包里,一封接着一封的情书。

被骂了恶心,她只无措哭诉,她控制不住自己。

她就是爱傅邹恩,只爱傅邹恩。

甚至毕业后,她也到傅氏集团对面上班,只为了偶尔看一眼傅邹恩。

多执着的心意。

可傅邹恩是夏灵澄的。

攻略失败之前,夏灵澄一直这么认为。

‘吱呀’一声轻响,病房门被人从外推开来。

傅邹恩来了。

他担忧走到床头坐下,将夏灵澄紧紧拥入怀中,就好像那个悔婚的男人不是他:“澄澄你怎么样?”

看着夏灵澄苍白的小脸,他蹙眉温柔斥责。

“是不是又没吃饭,故意折腾自己让我担心?”

故意折腾?

夏灵澄启唇,哑然无声。

闻着他身上廉价的百合香水味,心头忽得一哽。

傅邹恩因为她喜欢百合,曾当众夸过百合香,自那以后白若雨就开始学她,从香水到穿搭。

这种廉价的百合香,她曾经在白若雨身上闻到过无数次。

恍惚间,记忆飘到了大学时那栋教学楼里。

那天,白若雨喷着百合味的香水,穿着和她同一风格的白裙,站在傅邹恩跟前,递上亲手做的便当——

傅邹恩却直接抬手打翻,怒气冲红了眼:“白若雨你贱不贱?澄澄用什么你就用什么,东施效颦只会自取其辱!”

可现在,傅邹恩竟然自愿染上这廉价的味道。

夏灵澄被这刺鼻的味道呛的窒息,心脏处无尽的心酸蔓延,疼的她满头冷汗。

“……我没事。”

她推开傅邹恩。

那个曾经连她蹙眉都要心疼半天的男人,此刻却半点不察她的异样。

他似是舒了口气,自然的提到白若雨:“我去看过她,她瘦的厉害,医生确实说,她活不过这个月……”

“所以呢?”

夏灵澄打断,直觉这不是他真正要说的。

她沉沉吸了口气,整个肺像是浸在水里,疼的她宛如吞刀。

傅邹恩犹豫了一瞬,才小心翼翼说:“白若雨她马上就要死了,她说她临死前唯一的愿望就是嫁给我……”

夏灵澄眼底瞬间氤氲起水雾,喉咙仿若水肿紧的发疼:“所以你要娶白若雨?傅邹恩,你还记不记你从前发过毒誓,这辈子非我不娶?”

傅邹恩牵住夏灵澄,试图安抚她的情绪:“澄澄,你别激动,你听我说……”

“一场有无名无实的婚礼而已,反正白若雨死后我们还会在一起,这并不会对我们造成任何影响。”

夏灵澄躺在病床上,隐忍握拳的手在发颤。

“整个海城都知道傅夏两家联姻,两家还有深度合作,你在婚礼上抛下我已经对不起我,现在居然还转头娶白若雨。”

“傅邹恩,你有没有考虑过后果?”

他是被人夺舍了吗?

否则,那个爱到可以为她去死的男人怎么会这样欺负她?

傅邹恩却骤然皱了眉:“澄澄,做人要讲良心,三年前要不是白若雨给你捐了个肾,你活不到今天,用着她的肾还不知恩图报,就不怕遭报应吗?”

“你说什么?”

夏灵澄含泪僵住,三年前是系统救了她,跟白若雨有什么关系?

第3章

病房忽然安静。

夏灵澄压抑的痛苦喘息,异常清晰。

下一秒,夏母怒不可遏的冲进来。

从来温婉的贵太太,被气到失控,狠狠甩了傅邹恩一巴掌。

“你给我滚!我女儿的病能好是她福气大,跟你嘴里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没关系!”

傅邹恩被打歪了头,俊朗的面容肉眼可见变得晦涩难看。

“澄澄,该说的我都说了,那是一条人命,我希望你能理解。”

话落,他转身离开,踏出去的每一步都踩在了夏灵澄的心脏上。

夏母气恼不已:“别听他的,当时你是要安排手术,可老天庇佑,你的肾脏奇迹般康复,我们澄澄不欠任何人。”

夏灵澄咽下心头酸涩。

哪有什么奇迹,不过是她和系统做了攻略交易。

攻略失败,她还是要死。

夏母不知情,她只是心疼女儿被人伤透了心:“放宽心好好养身体,我和爸爸还没死呢,婚礼的事绝不会由着傅邹恩胡来。”

夏灵澄没应,她只觉得格外累,昏昏沉沉睡过去。

恍惚间,她好像听到了雷鸣——

16岁那年,傅邹恩曾越过一两米宽的阳台,不要命的跳过来将她抱在怀里,边笑她边拿她手机找到他的号码设为了紧急联系人。

“夏灵澄你个胆小鬼,以后再怕打雷记得给我打电话,就算隔着半个国家我都能飞到你身边来,干嘛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偷偷哭?”

“你可是我未婚妻,你的身体都是我的,要是哭肿了眼睛,我一定找你算账!”

“轰——”

又一道雷鸣,把夏灵澄从梦中惊醒。

她一睁眼,才发现白天已经成了黑夜。

傅邹恩就坐在她床边定定看着她。

她一时间分不清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