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林静婉秦奕川(林静婉秦奕川)免费观看-热点小说(林静婉秦奕川)已完结全集大结局小说

2023-11-28 17:10:53 11
2023-11-28 11
点击阅读全文

可是她也真的很需要这次机会。

犹豫间,小陶已经泪流满面:“秀瑛姐对不起,是我不该来麻烦你。”

说完还不等林静婉回话,小陶就跑远了。

林静婉迟疑许久,还是决定去找小陶再聊聊。

可来到练舞室找了一圈,都没见到小陶。

这时,身后却骤然响起一道呼声——

“秀瑛,小陶从你房间出去后,就上了天台,这会要轻生,你快去劝劝啊。”

林静婉心头一慌,连忙赶往天台。

天台上。

小陶单薄的身子站在高处,仿佛随时都会掉下去!

林静婉连忙焦急的劝说:“小陶,你先下来,我们好好商量,你还年轻,千万不要做傻事。”

小陶的双眼已经哭到红肿:“秀瑛姐,我知道是我为难你了,我也很讨厌这样的自己,可是我奶奶已经是肝癌晚期,我只是想实现她的愿望……”

听到这些,林静婉也红了眼。

舞蹈演员的岗位对她是很重要,但老人的遗愿更加要紧。

她抿了抿唇,正要说把岗位让给小陶。

周围却传来此起彼伏的埋怨。

“秀瑛同志,你就把机会让给小陶吧,老人为大。”

“是啊,别把小陶逼的跳楼,这可是一条人命啊!”

林静婉下意识的攥紧了手,明明她已经准备要让出舞蹈演员。

为什么这些人还是要指责她?

听了消息后的秦奕川匆匆赶来,沉着脸斥责。

“林静婉,快把机会让给小陶。”

林静婉心口顿时像塞了团棉花,闷到窒息。

她听见自己的声音从嘴巴里传来:“我已经决定要让了啊,为什么你们都不给我说话的机会?”

可秦奕川和大伙都只听了半句,纷纷转头去安抚小陶。

林静婉怔在原地,看着大伙簇拥着小陶散去。

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小雨。

淅淅沥沥的打在林静婉身上,给了她数不清的寒意和狼狈。

让。

就因为是团长夫人,什么都要让,可是她又得到过什么?

最后的希望破碎,林静婉麻木的走下天台。

出了大楼,眼前的一幕又是狠狠一刺。

面前,凶神恶煞的男人对着姚燕玲嘶吼:“就算离了婚老子也是你男人,你现在就跟老子走!”

秦奕川立即将姚燕玲护在身后:“现在我才是她的老公,孩子以后也跟我姓。”

“再让我看见你纠缠燕玲,别怪我动手。”

说完,秦奕川护着姚燕玲准备离开。

可转身后,不偏不倚撞上林静婉深深的眼神——

第9章

“轰”林静婉只觉耳畔里有道响雷炸开,震得脑子一片空白。

又见姚燕玲紧紧挽着秦奕川胳膊,眼里是嚣张得意的笑。

仿佛在说:“林静婉,你的男人用着真贴心。”

林静婉眼怔怔望着男人,指甲深陷掌心的手隐隐渗出血丝。

他一边不愿意跟她离婚,一边又跑过来说是姚燕玲的老公?

有这样欺负人的吗?!

秦奕川眼中有犹豫,一边是姚燕玲来找事的前夫,一边是红着眼的林静婉。

左右为难,最后却还是带着姚燕玲先上了车。

从头到尾,都没有对林静婉解释过一个字。

雨越下越大,一下下仿佛砸进了林静婉的心脏。

又冷又疼。

她失魂落魄走在路上,狼狈又绝望。

来来往往,万家灯火。

只有她孤身一人。

所有情绪顷刻间被肆意宣泄,她视线也忽然一黑,整个人不稳朝地上栽去……

再有意识时,林静婉是被痛醒的。

她疲惫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在医院里。

姚燕玲正站在自己的病床前,面目狰狞:“林静婉,你怎么不去死!”

说着,就疯狂去调输液管装置。

冰凉的液体快速注射林静婉的血管,她酸痛难忍快速拔掉针头,费力将姚燕玲推开。

“姚燕玲,你真的是个毒妇……”

还没说完,病房门猛然被人推开。

秦奕川一眼就看见被推到在地上的姚燕玲。2

他立即上前搀扶姚燕玲,目光如刀锋般锐利朝着林静婉刺来:“林静婉,你怎么这么歹毒!”

面对男人又一次不问青红皂白的责问,林静婉积压了两辈子的委屈、不甘和愤怒彻底爆发。

“秦奕川,在你眼里我就是个歹毒的人吗?”

她双眼通红,沙哑的嗓音嘶吼着:“既然如此,你还拖着我干嘛?我们离婚,你和你怀里的姚燕玲双宿双飞不好吗?”

“我求你了,你放过我,不要再拿团长夫人的称呼绑架我了!我已经做不了领舞,也没能高考,更失去了去首都的机会,我一无所有了。”

“……我累了,也受够了,我们结束吧。”

她眼中流露出的绝望,像针一下刺在了秦奕川心头。

在他的记忆中,林静婉向来都是温柔隐忍、懂分寸的女人,他总以为,她所有的小脾气都是在闹情绪。

可现在面对这像是要崩溃的她,他突然不知该怎么办了……

病房内寂静的可怕,林静婉浑身颤抖,眼中只剩心灰意冷。

秦奕川猛然握紧了拳头,望着她的黑眸一眨不眨。

很久,他才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字:“……行。”

姚燕玲躲在男人的怀里,默默的勾起了唇角,林静婉将头偏过去,再也不想看。

“明天上午十点,民政局见。”

……

次日,民政局。

“两位真的不再考虑一下?”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例行询问。

“考虑好了。”林静婉眼中一片释怀。

沉默一瞬,秦奕川也跟着点了点头。

“砰!”

钢印落下,婚姻解除。

当拿到离婚证的那刻,强求了两辈子得不到的爱,在这一刻画下句号。

林静婉心中百感交集,却也如获新生。

秦奕川看着她释怀的表情,只觉一股闷气哽在心头。

“你就没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林静婉看着这个自己爱了两世的人,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想法。

“祝你得偿所愿,过的幸福。”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望着那消瘦许多的背影,秦奕川攥着离婚证的手只觉发烫,眼中满是复杂。

一直到林静婉消失不见,他才收回目光……

另一边。

林静婉将离婚证收好,走路的步伐都透着雀跃。

从此以后,她的人生只属于她自己!

可以去首都闯荡,也可以从去西北报效祖国。

林静婉站在十字路口,满心都在憧憬新生活。

偏偏这时,急促刺耳的鸣笛声传来!

她闻声望去,就见一个小女孩站在马路中间,清澈的双眼无辜地张望着。

“嘀……嘀嘀……嘀嘀嘀!”

眼看卡车就要撞上小女孩。

林静婉来不及思考,连忙跑到马路中央,将小女孩紧紧护在怀里。

下一秒,嘭——

巨大的碰撞声响起!

林静婉如断了线的人偶,被卡车撞得滚出去数十米……

第10章

疼,好疼。

林静婉五脏六腑都像被震碎的疼。jsg

被救下的小女孩抱着她哭:“姐姐!姐姐……”

林静婉动了动手指想起来安慰,可浑身骨头都被撞散架了。

窒息的感觉袭来,她眼前一片眩晕。

要死了吗?

恍惚间,林静婉想起第一次见到秦奕川的那天——

她怯弱躲在福利院的角落里,穿着儿童军装的秦奕川像王子般冲她微笑,对她伸手。

“阿妈,我喜欢这个妹妹,我们带她回家吧。”

林静婉颤了颤,费力抬手,想要握住幸福。

她不想死。

好不容易重生,马上就要去迎接新的人生,她想活下去……

可是,老天爷好像不会再给她机会了。

那光转瞬即逝,只剩一片虚无。

林静婉慢慢失去意识,合上了双眸。

……

军属院。

秦奕川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莫名觉得心里缺了一块。

还不等他想明白,身后传来敲门声。

秦奕川骤然升起一股期盼,快步开门。

见到警卫员的那刻,他胸腔里的烦躁更甚:“什么事?”

警卫员被他的怒气吓到,赶忙汇报:“团长,姚同志的前夫已经被公安局扣留,她们母女可以回家住了。”0

“嗯。”秦奕川敛去情绪,“去文工团找姚同志。”

十分钟后,车在文工团大楼停下。

不知道为什么,下车的那瞬。

秦奕川的心倏然跳空一拍,剧烈的刺痛由内而外。

他高大的身躯晃了晃,险些踩空摔倒!

秦奕川按住心口,深呼吸缓了缓,那不安惶恐才平复些许。

他压着情绪走到休息室,正要敲门。

却听见里头响起姚燕玲和别人的对话声。

“姚燕玲,你是不是故意利用我,让我假装轻生,逼秀瑛姐把去电视台进修的机会让给我……”

话没说完,就被姚燕玲不屑的打断。

“小陶,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

小陶气红了眼,收紧双手:“你太可怕了,我现在就要去把真相告诉秀瑛姐,跟她道歉!”

不想刚转身,就被姚燕玲一把抓住了手腕。

姚燕玲往日的楚楚可怜尽数褪去,只剩狠辣恶毒:“小陶,你知道我在秦团长心里的位置,林静婉都斗不过我,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实话告诉你,是我抢了林静婉的领舞,也是我利用你让她失去电视台舞蹈演员的机会,我还在她文具包里放了纸条,让她高考被误会作弊。”

“谁叫林静婉那个小贱人抢了我的位置,只有我才能做团长夫人,我才是秦奕川唯一爱的女人!”

这话如惊雷般在秦奕川耳旁炸响!

蓦然间,他脑子里闪过不久前林静婉哭着对他控诉的脸。

此时回想,他才看懂她眼中的绝望。

“嘭”的一声!

秦奕川黑着脸大力推开门。

屋内的姚燕玲和小陶满脸错愕。

小陶先回过神,扑通一声跪在秦奕川的面前:“秦团长,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轻信姚燕玲,你快去把秀瑛姐找回来吧!”

秦奕川没说话,一双鹰眼含着杀气扫过一旁的姚燕玲。

刚才还洋洋得意的姚燕玲彻底慌了,煞白了脸:“墨杰,你来多久了……”

秦奕川面沉如水,鹰爪般的眼神笼罩着她。

姚燕玲吓得哆嗦,仍不死心的拽住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