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孟欢欢杨辰的小说(孟欢欢杨辰)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23-11-28 17:13:17 13
2023-11-28 13
点击阅读全文

杨幽最近连补课都没去,只有孙晓晓一个人,可见她是真的怪孟欢欢。

孟欢欢走遍海市大街小巷,无头苍蝇没有对策,这是最笨的办法,却也是孟欢欢唯一的办法。

太阳晒的她有点晕,孟欢欢坐在马路边,一时间不认识路,也不知道身在何处。

她确实不舒服,天旋地转的眩晕,拿起手机打给杨辰,想让他过来接她。

这次结果不一样,关机。

孟欢欢眼前发黑,耳边曾经的话语又清晰在耳。

“以前都是我的错,晓晓,请你相信我也挣扎过,我以后慢慢弥补你,过去的一切就让它过去好不好?”

“你就当做重新认识我,我以后不会再骗你,所有的事都听你的,只要你不提以前。我们重新开始,以后我们的事让你做主,我不会让你再吃一点苦。”

他说过,以后会对她好的,她可笑自己,经过了那些事,竟然真的还敢相信他说过所有的话。

所以她舍不得花钱办卡,她在家世上落了下乘,就不想让人说她一无是处。

她想说卡里的钱给他存着,说不定会有急用,毕竟一辈子那么长,难免有个意外的时候。

她除了赚钱和存钱,什么都不会。

可他却觉得她的手恶心,说失联就失联,她找不到他,毫无安全感可言。

这双手,供养出杨辰成为商大的风云学长,现在却被他嫌弃恶心。

头晕,眼花。

熟悉的感觉又一次侵袭感官,孟欢欢有不好的预感。

快起来,找个没人的角落,孟欢欢提起最后的力气,想从马路边站起来。

去医院要花钱,她得省一点。

“孟欢欢。”

眼前笼罩着灰蒙蒙的一层纱,听见有人叫她,回头看见肖衍生向她走来,以为是自己看错,直到对方再一次叫她。

“孟欢欢,你怎么在这里?”肖衍生疑惑。

孟欢欢一笑,眼前一黑,倒在马路边。

……

老街道的小诊所里,孟欢欢躺在铁架病床上,右手挂着吊针,刺痛感强烈。

后脑勺钝痛,刚刚倒下时,后脑磕到地砖上,现在胸闷恶心想吐。

肖衍生去交了费用,回来看孟欢欢发呆。

坐在她身边的床沿上,建议道:“孟欢欢,要不要给你男朋友打个电话?你中暑又发烧,低血糖有点严重,自己回去太危险了。”

要不是他家住在这附近,又正好被他遇见,孟欢欢晕倒在路边会很危险。

“而且,你后脑摔了一个肿包,我建议你和男朋友去医院检查一下。”她没有家人,肖衍生仅知道的只有杨辰这个男朋友。

孟欢欢恍若未闻,未插针的左手拿起手机打给杨辰,对方传来关机的提示音。

返回手机的图片页面,里面最近拍摄的一张照片是那件天青色的旗袍,静静的躺着,很高贵,看起来却残破不堪。

是她自己奢望了,才会痛苦不堪。

与其这样枯等下去,还不如自己一个人生活,没有寄托就没有希望,就不会因为得不到回报而难过。

反正她也花不了杨辰的钱。

以后生活辛苦一点,偏偏她最不怕的就是苦。

“我做了件错事,他现在不理我了。”就像上次一样,他单方面认为她偷了他的金镯子,以为她贪他的钱,所以不搭理她了。

“这……旗袍?”肖衍生低声问道。

孟欢欢点头:“我弄坏了他妹妹的这件衣服,这几天一直在找手艺师傅看能不能修复。”

“嗯……这料子看着娇贵,确实不好打理,不过为一件衣服不至于闹冷战。”肖衍生感叹,多贵的衣服能让他发这么大的脾气?

“衣服不至于,但几十万至于。”还有杨辰眼里,她故意“恶心”他的所作所为。

“哎,两个人谈恋爱,相互融入是需要磨合的,孟欢欢,开心一点。”肖衍生劝道:“你太要强了,女孩子这种时候需要示弱,对方才有被需要的感觉,孟欢欢。”

现在是示弱的最佳时机,可他却消失的很彻底。

冷暴力,去哪儿示弱?

躺在马路边上,死赖着哭闹,等别人报警,叫警察打电话叫他来?

那真的是乞丐。

孟欢欢没说话,生活宽裕的肖衍生也不能理解杨辰那个阶级,他们有钱,他们不在乎真金白银的贵重,他们用“难得”来标榜珍贵,这件旗袍就是“难得”的物品,早就超出了普通人眼里的价值。

在她看来几十万的卡很浪费,而杨幽不这么觉得,只要心情不好,上万的胸针扔给孙晓晓,再买新款。

“这件旗袍,对他妹妹意义重大,很难修复。我找了很多师傅,都做不到。”孟欢欢笑,却比哭还难看。

“我懂了,就是要修旗袍上这跟丝?对不对?”肖衍生明白,笑道:“孟欢欢,你什么都要自己扛,一个人走这么多路,宁愿虐待自己寻找解决的办法,也不愿开口询问别人。”

“……?”孟欢欢不明白。

肖衍生笑得高深莫测。

“如果我说,你身边就有很好的资源呢?”

孟欢欢不懂。

肖衍生没再说话,等着孟欢欢吊针打完,他陪孟欢欢去杨辰那里拿旗袍出来。

第四十四章、拔草

御清书苑。

孟欢欢刚进门,就知道杨辰回来过,旗袍被收到之前的盒子里,破坏的地方没有修好。

孟欢欢想打电话给杨辰,想了想最终放弃,把旗袍拿走。

肖衍生带她回艺大,现在是暑假时间,很多学生都已经回家,校园里很清静。

他们一路来到艺术楼三楼,肖衍生敲开其中一间教室。

里面踢里哐啷的响了半天,一个只穿着大裤衩的男生顶着鸡窝头出来开门。

见到孟欢欢和肖衍生,那男孩挠了挠鸡窝头,试图将它们捋顺,笑着问:“肖老师!你今天怎么来了?”

“方野,你还是这么狂放不羁。”肖衍生笑着和他打招呼,然后招呼孟欢欢和他一起进去。

这是一间画室改造成的工作室,里面假人模特,针线布料缝纫机样样俱全。

“这是我画室带的第一届的学生,叫方野。”肖衍生给孟欢欢介绍道。

孟欢欢点头,方野翻箱倒柜,勉强找了几个一次性纸杯给他们倒水,然后让肖衍生带着孟欢欢参观,自己拿了块肥皂跑出去。

没一会儿回来,已经是斯斯文文的小男生,看样子是出去在公共洗手间洗了个澡。

“肖老师,你今天怎么有空来?”方野没套路那么多,倒了水之后就直接问,他们都是微信联系的比较多,肖衍生今天亲自来,应该是有重要的事。

“确实有个活儿需要你帮忙,孟欢欢拿给他看看。”肖衍生道明来意,孟欢欢把旗袍给方野看。

方野见是极其娇嫩的真丝,连忙把手擦干净,带了双白手套才把旗袍穿在模特身上观察。

见这一幕,孟欢欢心中惭愧,若她也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