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花嫣重溟(花嫣重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花嫣重溟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2023-11-28 17:13:17 13
2023-11-28 13
点击阅读全文

脚边瑟瑟磕头:“能不能不要魔族,被魔族侵蚀必定成魔,我就再也回不了青丘了!”

“九尾狐的心头血能炼极品灵药,还有我的狐尾,斩断后是上好的炼器器材,这些都能换修为,我不要了,我都给你好不好……”

龙纹金靴踩在她的裙角,重溟声音无情刺骨:“挖妖丹还是跟他在这屋子里待一晚,你自己选。”

破损的宫铃扎进掌心,花嫣最后的体面也碎了个干净。

是了,哪能容她拒绝。

她的命,在他们手中。

磕头的动作顿住,她不再挣扎:“我选……陪他一晚。”第5章

重溟恨她,一心折辱她为辛杳报仇。

她承受莫须有的罪名千年,尊严丧尽,本就没什么清白了。

只要能活下去,还有什么不能失去呢?

抻着地面爬起来,花嫣晃荡着走到红纱后,看着那魔修,指尖用力到发白。

“大人,我来……伺候您。”

重溟呼吸一重,看着她的眼底划过一抹异色。

沉吟着挥袖来到屋外,他周身的气压低沉的可怕。

召来小仙,他嗓音阴恻:“看好门!一夜不到谁都不许放出来!”

小仙不敢忤逆,连声应下。

重溟却迟迟不走,一双眼睛恨不得将木门盯穿。

他倒要看看从前自认高人一等的青丘公主,为了苟活究竟能下贱到何种地步!

小仙在他身边骇的瑟然发抖。

忽然,屋内传出狐狸凄厉的惨叫。

重溟面色一凛,立刻闪身冲去,房门却被一阵灵力破开。

“不要!”

花嫣悲怆的冲出来,身上全是血痕,摔进重溟怀里,她疼到抽搐。

重溟揽住她,紧缩的瞳孔却在看清她身前大片暧昧的红痕后骤变。

“花嫣,谁给你的胆子在万重溟一再坏我规矩?你当你这贱命能赔得起多少修为?”

花嫣浑身颤抖,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怕的:“我不是故意的,不是不陪他,是他要生吞了我。”

重溟钳住她手腕,力道之大像是要将她骨头捏碎:“你这是盼着他对你做点什么?你便这般不知廉耻?”

花嫣吃痛,身子抖的更厉害:“我……我只想尽早还清欠你的……”

重溟眼底情绪不明:“算你识趣。”

话落,花嫣便被重溟重重甩在地上。

他嫌恶的拍着被花嫣碰过的地方,冷声吩咐:“带她下去疗伤,债还没还完,别让她就这么死了。”

仓皇抬眼,花嫣只来得及捕捉到他离去的衣角。

被拖到房间,青姑奉命来替她上药。

花嫣被人扔到床榻上,身上伤口太多,鲜血都要将被褥浸透。

青姑不忍,动作轻了些:“这是陛下特赐的烈药,说是要让你记着这份疼往后好好赎罪。”

赎罪……

花嫣眼底尽是苦涩,也不知道这罪,要赎多久。

可她只能受着,只要重溟能留她一命。

烈药彻底发作,仿若针扎火烧,痛不欲生。

花嫣已经辨不清身在何处,青姑何时离去她都不知道。

耳边隐隐传来了熟悉的挥鞭动刀声。

“天帝说了,这狐狸精仗着一张脸胡作非为,那便毁了她的脸!”

“贱骨头,你也有资格为天帝生子?今日我就挖了你肚子里的孽种去向天帝邀功!再挖半颗妖丹以示惩戒!”

“不,不要!”

花嫣恐惧睁眼,入目就是重溟那双无情的眸。

她忙瑟缩着战战兢兢跪起。

从前从不跪人的青丘公主,而今已将这卑微刻进了骨子里。

“重溟,我求你了,我给你磕头,你别杀孩子,这也是你的亲生骨肉!”

重溟却厌恶的掐住她的脖子:“你在做什么美梦?凭你也配诞下本君的孩子?”

窒息上涌,花嫣彻底清醒。

敛下悲恸,她红了眼:“是,一切都是我痴心妄想,是我不配,求你别挖我妖丹。”

松手任她跪下,重溟冷嘲:“十日期限仅剩一个时辰,不想被挖妖丹就把欠下的东西还来。”

一个时辰!怎么会!

花嫣惊愕,可重溟神情不似作假。

顾不及身上的伤,她慌乱跑出去,她不能死!

不料,刚闯到门口却撞到一人,摔倒在他腿边,下颚旋即被人掐住。

她被迫抬头,对上墨文渊取笑的眼,他阴阳怪气嘲讽:“尊贵的青丘小公主,听说,你用千年修为把自己卖了?”

花嫣被捏的生疼,却硬生生忍着没躲。

墨文渊是能轻松给出千年修为的人。

只要他愿意赏,她就能活……

覆下眼底的酸涩,花嫣学着溟下舞姬,冲男人讨好笑着:“魔尊大人若是能给我千年修为,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话落,墨文渊猛地将她抱起来,畅快大笑。

还冲着屋内扬眉,肆意挑衅:“我就说她定会来求我,重溟,是我赌赢了,这女人归我了!”

闻声,花嫣身子一僵,扭头便对上了重溟阴沉的眸光。第6章

重溟眸光晦涩不明:“你要跟他走?”

花嫣茫然,墨文渊却以为她要拒绝,狠狠勒住她的腰:“别忘了,你只有跟我走才能活……”

男人气息洒在耳畔,亲昵的落吻在她脖间。

“不然你这货色,一个时辰之内,要上哪找第二个能给你千年修为的人?”

花嫣骇的发颤,可为了活命,她不敢反抗。

重溟看着女人乖顺,任由施为的模样,眸底寒光一再浮动,袖间大掌骤然凝出一股灵力。

“花嫣,你是走,还是留?”

墨文渊扯出一抹怪笑:“你总问她做什么?她有选择的权利?还是说,你舍不得?”

重溟却一眼不看他,只冷冷盯着花嫣,等她开口。

那双墨色的眸恨不能瞧进花嫣心里去。

可就像墨文渊说的,她哪里有选择的权利?

她的性命在他们看来,不过是个拿来做赌的彩头。

他们要她死,就像杀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她不走,等着被挖妖丹吗?

咽下喉间的苦涩,花嫣主动攀上墨文渊的脖子,软下语调:“魔尊大人,我愿意跟您离开。”

“极好!”

重溟话落,手里的灵力骤然破碎,运出的威力震的房内瓷器四分五裂。

闪身到两人身前,他一把拽住花嫣的手腕:“这贱奴重伤未愈,想必魔尊也不急一时,待万重溟将她治好,必然亲自送到你府邸!”

话落,他大袖一甩,墨文渊怀里便落了空。

花嫣反应不及,被重溟带到一号间,重重甩在榻上。

男人一步步靠近,脸上的杀意扑面而来。

她怕的瑟缩,想往后躲:“不要……不要杀我……”

重溟却欺身上前,扣住她的双手压过她头顶。

墨色的眸底翻滚着渗人的戾气,拇指擦着墨文渊亲过的地方,力道又重又狠,仿佛要把这块肌肤揉碎。

“你不是说魔气侵体之后就回不了青丘吗?墨文渊也是魔族,你怎的就愿意跟他了?”

“若非本君在场,你怕不是要当场与墨文渊行夫妻之好?”

花嫣疼的溢泪,还不等她求饶,重溟便抬手朝她腹部打入一团灵力焰火。

焰火入体,洗髓抽骨般的疼痛立时席卷全身。

这是仙界有名的洗涤焰,专门灼烧体内和神魂的脏污杂质,但却也是出了名的酷刑,就连大罗金仙也没几个能熬过去。

而今她只剩半颗妖丹,是断然承受不住的。

焰火入侵四肢百骸,那是烧心灼肺的剧痛。

花嫣疼的想抱住自己,双手却被重溟死死禁锢住:“疼,好疼!”

重溟却置若罔闻,冷眼睥睨着她:“你不是要爬墨文渊的床榻?你这身子肮脏,自是要洗的干干净净的才行。”

“不,我不爬了,天帝饶命,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跟他走了……”

烈焰钻入筋脉,眼见就要往她的妖丹去。

花嫣怕了。

她不要死!

她用尽力气凑近重溟,贴着他的手一遍又一遍的求:“求您放过我,以后我什么都听您的……求您了!”

衣襟挣扎间散乱,汗湿的发贴在苍白的脸上,咬破的染血红唇蹭着男人的手背,直叫他心烦意乱。

重溟大手一挥,收了洗涤焰。

花嫣终于得以喘息。

被灼烧过的身子散着热气,裸露在外的白皙脖颈,粉嫩若桃花。

重溟眼神下移,喉间滚动,不受控的朝着她的唇压去。

满室旖旎逐渐升温。

花嫣瞳孔骤然放大,鼻尖的空气陡然稀薄。

身上的疼意激的她满头冷汗,可她一动不敢动。

下一瞬,她蔽体的外衣便被重溟扯了下来。

禁锢她的大掌松开钻进衣里,从锁骨流连到胸前。

察觉到身上人的气息加重,花嫣想到什么,身子陡然一僵就想挡在小腹前。

那只大掌却先一步落下。

摸到一处凸起,重溟狐疑起身,就见她腹部多出一条触目惊心的疤。

疤痕末端,竟有一枚刺目的青丘媚印!

这印记,只有跟人厮混的青丘族人才会有。

她从前不是很爱惜这幅引以为傲的冰肌玉骨?花了半身修为去维护一身好皮子,如今竟然和别人玩得这么激烈,留疤也在所不惜?

重溟眸底不曾消散的欲色转瞬化为怒火:“你到底有多不要脸?”

大掌摁着疤痕压下,花嫣疼的一颤。

那剖腹丧子之痛,濒死的窒息好像再度袭来……

可她不能死。

一千年的卑贱折辱她都撑过来了,现在更不能放弃……

小手扣进重溟的大掌。

“陛下,我听话,不跟魔尊走……”

喘息的间隙,她发着抖,带着强装的镇定贴上他的小腹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