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阮舒晚岑淮深新上热文小说讲的是什么呢-阮舒晚岑淮深在线阅读

2023-11-28 17:10:50 10
2023-11-28 10
点击阅读全文

大冒险真的是接吻,也应该是提出,跟左手边的男人接吻,毕竟大家先前就起哄过沈素钦和阮舒晚。

沈妙妙偏要说右手边,那就是故意的了。

沈素钦沉了脸色:“我是真的惯坏你了?读到了大学,连最基本的尊重人都不会?”

沈妙妙冷笑一声,从昨晚看到阮舒晚也在森*晚*整*理队伍里,一直到今天,她也算忍够了。

“我的尊重也要分人的,像她这种在公司当秘书跟老板不清不楚,去学校当助教跟教授不清不楚,总是跟男上司不清不楚的女人,有什么值得尊重的?”

阮舒晚想起沈妙妙是什么时候对她变了态度的。

是方倩污蔑她跟陈总有关系的那天。

她从岑淮深的办公室出来,迎面碰到沈妙妙,还想谢她为自己通风报信,不承想,沈妙妙看都没看她一眼。

沈素钦好说话,但不是没脾气,宠爱妹妹,更不是没底线:“很好,沈家的女儿,我沈素钦的妹妹,连基本的教养都没有,污蔑人的话都可以张嘴就来——你给我站起来!”

沈妙妙咬紧下唇,站是站起来了,但梗着脖子说:“我没有污蔑!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亲眼看到监控,看到她跟淮深哥哥一起进了酒店房间!她就勾搭了淮深哥哥!”

“居然还装出一副要帮我追淮深哥哥的样子,把我傻子,像她这种谎话精、心机婊,我是绝对不会同意她成为我的嫂子的!你要是敢跟她在一起,我就告诉爸爸妈妈,你找了一个人尽可夫的女……”

沈素钦喝道:“住口!”

沈妙妙终究是不敢再说下去了,因为沈素钦是真的生气了。

他一字一字道:“道歉!”

阮舒晚在心里叹了口气。

沈妙妙倔了三分钟,眼泪还是崩了出来:“从小到大你都没有凶过我!现在为了一个外人凶我!”

沈素钦的目光隔着镜片,也是压迫感十足:“道歉,我不说第三次。”

沈妙妙低不下头,跺了一下脚,转身就跑。

沈素钦还能:“沈妙妙!”

沈妙妙没有回头。

沈素钦唇线抿直,显然是被气到了。

平复了几秒心情,他再看向阮舒晚:“对不起,舒晚,是我没教好妹妹。”

阮舒晚扯了扯嘴角:“你快追上去吧,整条街都是酒吧,不太安全,她又人生地不熟。”

沈素钦到底是担心妹妹,起身说:“你等会儿跟大家一起回酒店,我……我回头再找你。”

阮舒晚点头。

沈素钦立刻追了出去。

卡座里陷入安静,只有舞池传来音乐声。

阮舒晚感觉大家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觉得没意思:“你们玩吧,我先回酒店了。”

右手边的男人也站起来:“我送你回去吧,阮小姐。”

“不用了。”阮舒晚直接走了。

要离开酒吧,需要经过舞池。

这会儿音乐到了高|潮部分,群魔乱舞,耳膜都是嗡嗡的。

阮舒晚心情愈发沉闷,不小心撞到人,她说:“对不起。”

那人却直接捂住她的口鼻!

阮舒晚毫不犹豫用手肘撞击对方腹部!

男人吃疼闷哼,她一把将人推开,看了一眼,竟是在树林里遇到过的矮胖和瘦高!

她眼皮直跳,拔腿就跑!

第194章

酒吧二楼。

岑淮深并不喜欢太过喧闹的场所。

路在野开的西宫相对比较安静他都不怎么去,何况是这种完全属于娱乐性质的地方。

他今晚来这儿,是邀他见面的人定的,他到了才知道是个酒吧。

他坐在卡座里,跷着二郎腿,没去碰对方点的酒,口渴也只是从果盘拿了一个橘子。

手指掰开,一分为四,一瓣一瓣捏起来吃,动作不疾不徐,缓慢而矜贵。

岑淮深今天没穿衬衫,黑色高领毛衣搭配深褐色西装外套,在这个声色犬马的场所里,丝毫没被同化,依旧是冷漠而倨傲。

“周先生邀我谈话,实属没必要,拆迁赔偿什么价,早就定好,几个村落都是这么安排,我不可能私下给你加钱。”

楼下的音乐震天响,而他的神情淡,语气也淡,“何况这个项目还涉及另外三家公司,我一个人说了不算。”

“岑总这么说就是没把我当自己人,打官腔了是不?”

对面的男人皮笑肉不笑,“谁不知道这个项目虽然是三家合伙,但久安是岑总拉入局,沈氏一开始持股只有20,这个项目从头到尾,都是岑总在把控。”

“至于该是什么价,这不是看岑总愿意加多少嘛,我们要的也不多啊,对岑总来说也就是一辆车的钱,给了,我们马上搬走,一直耗着,岑总动不了工,损失也不少啊。”

岑淮深抬起眼。

这个周望,没什么身份,就是个“道上”的。

他煽动杏花村村民,撕毁原来谈好的拆迁赔偿条约,重新要价,然后从中牟利。

这种货色,平时入不了岑淮深的眼,只不过杏花村涉及的那条人命,他怀疑跟周望有关,所以才屈尊降贵来见见他。

岑淮深勾唇,但并无真切的笑意:“我真的无能为力。”

周望收起虚假的笑:“岑总,现在可是法治社会,我们要是不满意不搬走,难道你们还敢过来强拆?”

岑淮深笑了一声,他居然说得出“法治社会”四个字。

楼下闹哄哄的,但闹腾在酒吧反而是最正常的,岑淮深起身走到栏杆边。

圆形舞台上的DJ正将音乐进行到高|潮部分,舞池里的男男女女举着手蹦蹦跳跳。

岑淮深只是不想面对周望那张脸,漫不经心地扫过底下,没想到,竟然在那个混乱的舞池里,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他眼睛微眯。

阮舒晚怀疑,矮胖和瘦高捂住她口鼻的那块布上还有药。

虽然她很快推开他们,但还是吸入了一些,药效发挥得很快,她开始有些眩晕,脚步也变得轻浮。

她不小心撞到旁边的人,旋即就被群魔乱舞的男女卷进了舞池。

她想要离开,然而周围都是人山人海,矮胖和瘦高也并没有就此放过她,挤入人群,想要接近她。

阮舒晚抿紧了唇,朝另一个方向挤去,这时,一道熟悉的女声,错落在音乐节拍里,传入她耳朵。

“……不要推我!我要出去!让我出去!”

阮舒晚仔细看,五颜六色的灯光里,沈妙妙也在人群中。

她还没走?

沈妙妙在这里的话,沈素钦大概率也在,阮舒晚一边无意识地扯掉围巾,她感觉很热,一边四处张望。

她没看到沈素钦,但没关系,有熟人就好办,阮舒晚朝沈妙妙的方向挤去:“沈妙妙……”

瘦高一把擒住阮舒晚的手臂!

他强硬地将她往后拽,想把她拎出舞池。

阮舒晚用力掰着他的手指,呼喊救命,然而声音被欢呼声盖住,她又去拉身边跳舞的人,对方沉迷蹦迪,根本没有反应。

周围都是人,却没有人能帮她,那种窒息,比被丢弃在荒野林中还要强烈。

眼看就要被拽出去,阮舒晚抢了旁边一个跳舞的人手里的啤酒瓶,直接朝瘦高的脸砸去!

啪——!

这种情况下,她顾不得玻璃碴会不会溅到别人,伤及无辜的话,她回头再赔医药费。

瘦高被她一砸,吃痛地惨叫,下意识松开她的手,阮舒晚改变策略,重新挤进舞池。

人多,他们反而不好下手。

出去了,落单,那才危险。

她突然看到沈素钦,心下大喜:“沈教授!沈素钦!”

沈素钦没有听到。

第195章

阮舒晚咬紧下唇,强撑清醒,努力朝他的方向过去。

“沈素钦!沈教授——”

舞池实在太嘈乱了。

沈素钦只关注沈妙妙,阮舒晚好不容易快挤到他面前,伸出手,最后一米,隔着两个人,就要抓住他。

沈妙妙却在这时,被人撞得跌倒,在这个人挤人的情况下跌倒,踩踏受伤的风险非常高。

沈素钦心急如焚,推开面前挡路的人,而那个被推开的人,刚好撞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