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杨束陆韫静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杨束陆韫静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杨束陆韫静最新章节

2023-11-28 17:13:47 18
2023-11-28 18
点击阅读全文

了垂“胡公公,这杨家军……,他们不是在边境?”

胡公公饮了口茶,“你以为赵牛勾结外敌,人跑了,皇上为什么不追究?不过是将计就计。”

“五万杨家军,早已到了疆北,你们要冥顽不灵,就只有武力镇压了。”

梁澄瞳孔缩了缩,态度恭敬了几分。

“公公,食君之禄,我们知道自已该效忠谁,断不会有谋逆的心思。”

“潘彪助纣为虐,百死难赎其罪。”梁澄义愤填膺。

胡公公满意点头,扬起笑,带着亲近,“咱家会如实禀告皇上。”

“谢公公。”梁澄给胡公公续茶,他是知道这些腌臜东西的厉害的,得罪了他们,逮着机会就要在皇帝面前挑拨。

“吴琏,随梁副将去看看。”

胡公公侧头瞧一旁的青衣侍卫,淡淡开口。

“咱家回头要交差,大军的情况,不能答不上来。”

“明白。”梁澄堆起笑,表示自已会绝对配合。

梁澄一走,胡公公脸上的倨傲之色消失的一干二净,他神情凝重,从怀里掏出地形图,一寸一寸的看。

路上虽有人拦,但熙王通信的手段,他们了解的并不彻底,一旦有遗漏,他们谁也出不去。

潘彪已死,任务完成,他们得赶紧脱身。

多待一刻就多一分危险。

还有两个时辰,天就会黑下来。

捏紧地图,胡公公看向帐帘,知道大军巡视的时间和集兵的地方,他们逃出去,应该不难。

目送青衣侍卫离开,梁澄招来亲卫,沉声道:“信送出去了?”

梁澄自不可能胡公公说什么他就信什么,每一件,都需核实清楚。

“送出去了。”

亲卫凑梁澄近了近,“将军,那金牌应是真的。”

“谨慎些,没大错。”梁澄嘴角紧抿,这一切太迅速了,他心里不踏实,总觉得哪不对。

皇帝那个别扭刻薄的性格,连定国王府都能推开,他真斗得过熙王?

杨元帅清君侧,明显是伤透了心,两者联手,怎么看都不可能。l

第179章 熙王府进刺客

“夫人。”牌九走进屋,“韩佑在查探熙王府。”

陆韫将书翻了一页,点点头,表示听到了。

“安排一队人,在世子必经之道守着,以防意外。”

“是。”牌九轻步出去。

“小姐。”墨梅给陆韫披上大衣,“坐半个时辰了,该起来走走了。”

杨束离开之前交代墨梅,陆韫要沉浸在书里,每隔半个时辰,一定拉她起来走走。

陆韫往外看了看,轻吐字,“竟快天黑了。”

合上书,陆韫款步出屋。

“小姐。”见陆韫只站着看天色,墨梅戳了戳她。

“我走。”陆韫轻点墨梅的鼻子。

时间缓慢流逝,最后一丝光亮也被夜幕吞噬。

疆北,胡公公扎紧了袖子,看帐帘晃了三下,他快步出去。

“巡视的卫兵刚走。”青衣人压低声道。

胡公公头向右侧了侧,当先迈步。

几人一路躲藏,避过往来巡视的卫兵,来到栅栏前。

青衣人半蹲下,双手托举,将同伴送出去,随后握住扔过来的绳子,往左右看了看,他飞快攀越过去。

“走!”

低喊一声,四人分散离开。

子时,梁澄披衣起来,踱了两步,他冲出营帐。

“将军。”值守的亲卫唤了声。

“随我去看看胡公公。”梁澄步子迈的很大,不确认下,他睡不着。

“怎么没人?”

看着帐门,梁澄瞳孔一缩。

“将军,这个点,应是去睡了。”

梁澄没理会亲卫,急步朝营帐走。

“胡公公,有刺客混了进来,你可有碍。”

说着,梁澄一把掀开帐帘。

迅速环顾四周,梁澄目光锁定在榻上的隆起上。

抿紧嘴角,梁澄缓步过去,伸出手,他猛掀被子。

“集结!”

营帐里传出梁澄的暴吼。

一条条火龙以极快的速度移动,杂乱的脚步声踏在泥石上,催促白昼。

……

熙王府外,数十个黑衣人翻过府墙,落地后,他们朝左右分散。

“有刺客!”

往右走的黑衣人与巡视的侍卫撞上。

兵刃交接声,似是开关,将夜色点亮,侍卫蜂蛹而至。

“发生什么事了?”郭陶掀开被子下榻,眉心紧拧。

“世子,府里进了刺客,王爷受伤了,您快过去吧。”急切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郭陶一惊,拿过外衣就冲出屋,“父王伤在……”

郭陶的声音戛然而止,黑衣人眸色冰冷,拔出长剑,快步离开。

郭陶睁大眼,嘴巴张合,贯穿心脏的剑伤,让他连求救都发不出来。

“王爷,没能留下活口,应是死土。”管家沉声道。

熙王凝眸,“他们身上可有特征?”

管家摇头。

“查。”熙王语气冰冷,大业将成,他不允许任何人坏他的事。

“王爷!”

侍卫摔进屋,连滚带爬跪在熙王面前,声音颤抖,“世子,世子出事了。”

看着郭陶毫无血色的脸,熙王太阳穴绷紧,青筋突起,整个人气压低到极点。

“王爷,已封锁了城门。”管家小声开口。

“本王要将他千刀万剐!”熙王从牙缝里蹦出字。

……

“公子,外面到处是巡城卫。”侍从到韩佑耳边说道。

韩佑嘴角勾起一个弧度,敢动他韩家的人,就拿郭陶先付个利息。

“夫人。”牌九敲了敲门,朝里喊。

陆韫睁开眼,披上外衣系好腰带,她走过去打开门。

“熙王府进了刺客,世子郭陶被一剑穿心。”牌九微低头,禀道。

陆韫静默了会,缓缓启唇,“不需要做任何事,熙王会查到韩佑身上。”

“一个外来者,再怎么小心,也抹除不了所有痕迹。”

“去睡吧。”陆韫返身回屋,三千青丝披散在她腰后,绝美的玉颜让烛光都黯淡了。

……

“将军。”

亲卫不敢抬头看梁澄。

“一群废物!”梁澄抬脚踹过去,面色狰狞,一军的人竟被几个贼子戏耍的团团转!

想到潘彪,梁澄眼底的惶恐止都止不住,熙王会不会怀疑是他自导自演?好顶替潘彪的位置。

“继续找!”

梁澄眸子猩红。

亲卫忙领着人去搜索。

杨束拆开密信,看完后,他打开水袋喝了口,韩佑很疯狂啊,拿一队死土去换郭陶的命。

这笔买卖,属实划不来。

郭陶那种货色,放一叠纸过去都比他重。

摇了摇头,杨束吹燃火折子,将信点了。

“走,继续赶路。”杨束翻身上马。

茶馆,众人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巡城卫,都低敛了眉眼,不敢同他们对视。

“听说抓了好些人。”刻意压着的声音响起,不需要问,大家也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

“小心着吧,王孙贵族的命金贵,我们可贱的很,要牵扯上,打死就打死了。”老者叹气。

“那刺客也是胆大,跑熙王府杀人。”

“会不会是杨疯子?郭陶以前没少欺负他,他难保不是恨意难消。”

“想什么呢,定国王府的护卫,没杨元帅点头,他使唤的动?”一汉子反驳道,“要因为他的私怨,搭上这么多条人命,杨元帅不打死他才怪。”

“也是。”众人点头。

“就没个太平的时候。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