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主人公叫陆青柏唐念秋的小说哪里免费看陆青柏唐念秋

2023-11-28 17:18:19 8
2023-11-28 8
点击阅读全文

面这几年其实也会自己做菜吃,奈何厨艺有限,做的菜大多都是直接用水煮开,煮熟,例如煮面,水煮鸡蛋等。

原本饿了这么久,加上吃到这么符合口味的菜,唐念秋的食欲大涨。

吃完一碗后,还要去盛一碗。

“好吃吗?”陆青柏望着她,眼底含着期望。

“嗯。”唐念秋看着盛满饭的饭,点了点头。

吃到后面,唐念秋都有点不太好意思了。

今天他的态度出奇的好,而且吃饭时全程一直看着她。

她觉得怪怪的。

脑海里突然想起昨天文希说,江氏发邀约。

“你们集团昨天邀请我参加你们的周年庆了,下午要去嘉芒做造型。”

对面陆青柏听到,眉毛皱皱。

沉默了一会。

“我们一起吧。”

唐念秋吃过饭后,收拾了一下,把今天早上被男人弄的脖子和锁骨上的草莓全部盖住。

去到嘉芒后,唐念秋和陆青柏分开来做造型了。

一来到唐念秋就立刻被Anna拉到专属的房间,这次她递给了唐念秋一条玫瑰红色的挂脖连衣裙,后背大面积裸露。

唐念秋接过来换上,仿佛一个人间妖精。

“宝贝,你太好看了。”围着唐念秋打量。

忽然,Anna原本滔滔不绝的称赞停止了。

沉默了几秒。

“宝贝,看来昨晚战况很激烈啊。”

Anna化妆精致眼妆的眼睛里透露出几分挪笑。

唐念秋还没反应过来,Anna的手指点了点她的腰到尾骨处。

“这红印估计要几天才能消呢。”

Anna有些可惜这次唐念秋不能穿这件衣服了。

说到这里,唐念秋怎么可能还没反应过来。

轰的一下,满脸通红,被Anna点到地方在发烫,这是今天早上腰压在浴缸上磨红的。

Anna见唐念秋脸颊通红,掩嘴一笑。

“要我是江总,也情难自控吧。”

毕竟美人如斯,说还做柳下惠?

唐念秋接过Anna新递过来的衣服,冲进了换衣间。

这是一件烟青色的旗袍,为唐念秋量身定做似的。

把唐念秋的凹凸有致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尽致,乌发如瀑到腰间,白瓷般的皮肤,灯光照耀下发亮,灵动的眼眸里水波潋滟,手指葱白如玉。

Anna看着这个仿佛从画中走出来的旗袍美人感叹道。

清艳绝伦。

过多的装饰都显得累赘,Anna只是简单的给唐念秋盘了个中式发髻,配上一直古色古香发簪。

唐念秋出来时,陆青柏已经换好衣服在门口等候。

听到开门声,转身望去。

直接定住了。

“好美。”

陆青柏一身酒红色的西装,很少看到他穿这么鲜艳的颜色,少了几分严肃冷淡,多了几分不羁。

如果刚才那套裙子没有换的话,唐念秋也应该是红色礼服,就好像情侣装一样。

陆青柏盯着唐念秋那纤细的腰肢,眼神幽深。

唐念秋感觉腰窝处红印那里似乎在发烫。

唐念秋不自然的勾了勾滑落下来的碎发。

“我们走吧。”

江氏集团周年庆宴会会场。

宴会上很多京城有头有脸的人。

陆青柏一来到,就被传到江家长辈的耳中。

“时逸,奶奶找你。”后面传来一声清越婉转的女声。

唐念秋皱皱眉,她好像在哪里听过这声音。

转头看去,标准的鹅蛋脸,五官柔和大气,飘逸的杏色纱裙,周身的书香气息,笑吟吟的眉眼,见到陆青柏时眼睛发光,这俨然就是刚才访谈节目上那个女主持人。

不知是不是看到陆青柏身边的唐念秋,笑意收敛了几分。

“心雨。”这是唐念秋第一次在陆青柏脸上看到他对其他人的如此柔和。

这就是季家千金,季心雨。

怪不得她会觉得脸熟。

那是京城两大美人,城西南家唐念秋,另外一个就是城东的季心雨。

不同于唐念秋的美艳娇纵,做事恣意妄为。

季心雨从小就受到家族的熏陶,自带书香气息,更像江南女子,谈吐优雅。

第29章 唐念秋只喜欢陆青柏一个人

唐念秋和季心雨并称为京城双姝,一个美艳绝伦,一个风姿绰约。

唐念秋在城西,季心雨在城东,两人井水不犯河水,只有在外人讨论时会放在一起相提并论。

而鲜有人知道,唐念秋其实见过季心雨。

只道是寻常女子,气过之后也就忘记了。

那阵子恰逢京城四月,阴雨连绵。

西方经济学老师在讲台上讲得抑扬顿挫,引用各种经典事例讲述书中青涩难懂的理论知识。

台下的学生昏昏欲睡。

连续下了几天的雨,连空气中也变得潮湿,粘糊在人的身上,窗外的细雨一直不大不小地掉落,地上、窗台全部都被雨淋湿,似乎人也被蒙上了一层水雾。

昏暗潮湿的环境容易让人滋生阴暗,烦躁的情绪总是那么没有由来。

唐念秋那时对经济学上的理论是一点兴趣也没有的,百般无赖地看着窗外的细雨掉落树叶上的风景。

教学楼的窗户能看到校门口,但这阴雨天,出门的人本就少。

校门口那对男俊女美的身影分外吸睛.

在蒙蒙细雨下共撑一把伞,男的还把伞几乎都挪到女孩那边,自己的肩膀也淋湿了。

像电视剧中男女主角浪漫又心动的桥段。

但浪漫的前提是,那个人不是陆青柏。

唐念秋手撑着下巴,那双水波潋滟的眼睛微眯。

她不高兴了。

她躲着台上的老师,在桌下点开与陆青柏的聊天界面。

“你在哪?”

那边名字那里变成了正在输入中。

一秒、两秒、....十分钟过去了,对话框中没有丝毫的改变。

这种情况对陆青柏来说是鲜少出现的。

他明明看到了,却没有回复。

唐念秋心里似乎憋着一股气,不上不下,憋得心脏疼。

那时她觉得这种情绪就像自己的玩具被一个人抢了而委屈。

直到下午四点,陆青柏才冷漠地回复三个字

“回趟家。”

之后两天就音讯全无。

唐念秋也堵着那口气,不去主动找他。

直到第三天下午,唐念秋下课后,出教室门口就看到他在教室门口的栏杆处等着她。

唐念秋冷淡地瞥他一眼,没有询问他两天去了哪里。

当时自视甚高的她,打心底就觉得自己不可能吃醋。

更不可能如怨妇一般去询问他那个女的是谁。

当时和她一起的是温家的千金,温晴。

“晚上陆川他们说到繁星聚聚,你要不要来?”

一连上了五天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