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重生:揭穿女主真面目,拒绝圣母心精彩章节免费在线阅读-沈菀谢玉瑾完整章节无删减

2023-11-28 17:15:21 12
2023-11-28 12
点击阅读全文

如实告知:“是,微臣希望太子殿下出兵,救内子与两个女儿,他们……都被人劫持走了。”

“莲儿被劫走了。”墨君礼大呼了一声,然后指责沈政一:“今日他们出府的时候,孤就想告诉你们,多派些沈家的护卫保护莲儿表妹,她如今身份不同,若她有半点闪失,孤拿你是问。”

话落,墨君礼转身命令王德全:“去调兵,先平息暴动。”

“可是殿下,今夜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闭嘴。”墨君礼拔剑抵在王德全的脖子上:“沈莲是孤的未婚妻,是未来太子妃,她失踪了,给孤不惜一切代价,保她完好无损的回来。”

“是,太子殿下。”

……

玉林军被调入城内,与城中百姓形成了对立,场面陷入了僵持中。

也就在此时,一群人马袭入玉林军军营。

可是这一趟,并不顺利。

“大师姐,没有找到那个叫邵氏的女子。”

沈菀看着眼前的妇人,和她身后的一群年轻女子。

这些人鬓发凌乱,衣衫褴褛,一层薄布包裹着受尽凌辱的躯体,眼中早已视死如归。

眼前的妇人正是江临的母亲陈氏,待人宽厚温和的江夫人。

她在六年前,就见过江夫人。

而江夫人一眼认出了沈菀:“是你。”

江夫人像抓住了救命稻草,紧紧的握着沈菀的手,跪在她面前:“你是李神医的徒儿,菀菀丫头。”

“是我,江夫人。”沈菀把手覆在她的手背。

江夫人身后的几个女子,在得知沈菀的身份后,也纷纷跪下来,围在沈菀的周身。

沈菀垂眸扫过四个年轻又熟悉的面孔。

这些女子都是江家儿媳,如今却像浮木一般,紧紧的抓着她。

“江临还活着。”沈菀嗓音低哑的回道。

江夫人听到江临还活着的消息,垂下头,哽咽低泣。

沈菀蹲下身子,扶着江夫人的手,问道:“江临希望你们也活下去,我会带人去找江大少奶奶,我让我的人送你们去幕仙山。”

“不用了。”江夫人含泪笑道:“谢谢你,沈丫头,你又救了江家一命。”

他们江家又怎能将杀头之祸嫁祸到医门。

“那你们,可有去处?”

“我们是被人陷害的,我们做梦都想爬回天子脚下,如今我们来到了这里,我们要用我们的方式为江家儿郎伸冤!”江夫人二房媳妇卫氏,哽咽着声音说道。

第19章 罪名

沈菀看出了她们的意图道:“你们想以死明志?”

江夫人,卫氏,李氏,明氏还有谢氏,皆用沉默回应沈菀的话。

沈菀知道,前世的她们,的确这么做了。

可是,她们的死,根本没有改变江氏投敌叛国的罪名。

她们的善良低估了恶人的恶。

“那你们想状告谁?”沈菀问道。

卫氏咬紧牙,站起身道:“我们要状告太子。”

随着卫氏的起身,江家三房儿媳李氏,四房儿媳明氏,和五房儿媳谢氏,都站起身来。

沈菀从她们的脸上看出了她们的决心,可她不想这些年轻鲜活的生命,再走上一世的路子。

沈菀摇了摇头道:“你们现在就是蚍蜉撼树,江家能落到今日的地步,你们以为上面的人不知道是太子吗?”

江家太忠、太善、太诚,他们一直信念的、仰望的君王,不过是一个两面三刀的人。

“江家在南疆势力盘根结错,功高盖主,这些年,流传南疆已是江家领土,朝中奸佞煽风点火。”

“那么大的勋爵大家族,你们说,为何能在一夕之间全部倾塌?”

“那些人,又为何等不急将江家的人押回上京重审,而是在江府杀烧抢掠?”

和上一世,谢氏满门被灭的手段一模一样。

他们将镇国公府大门关上,里面的逃不出去,外面的人进不来,捂住了百姓的耳朵,在府内干尽伤天害理之,丧尽天良。

如今的江家,便是如此被灭满门。

甚至那些死去的江家儿郎,到死都不知自已为何倒下。

沈菀的声音,在众人耳畔回荡:“这件事情影响太大,江家人口众多,子民视江氏为战神,上面的人想快刀斩乱麻,避免节外生枝,你们这样进去,还没走到宫门,就会被太子的人猎杀了,根本讨不到一点公道。”

当真相被沈菀一层层剥开,江家妇孺心中的最后一盏信念的灯,也被吹灭。

明氏痛苦不堪的哭嚎。

谢氏赶紧捂住了明氏的嘴:“四嫂嫂,别哭出声,我们小声哭。”

两人抱在一块,“呜呜”的低泣。

卫氏也从刚才的满心希望,到信念破灭,失魂落魄的问:“难道我们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我们要报仇,我们江家儿郎死的冤,我们江家冤,这天道不公,老天爷不睁眼呐!”

江夫人听到这番话,走过去,抱紧了卫氏。

灯灭了,死亦无惧,江夫人麻木的抚着卫氏的背。

卫氏这一路走来,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她一直觉得只要踏入上京城,就可以还她的夫君一个公道,可以还江家清名。

可是沈菀撕开了丑陋的政权,把她最后一抹希望都掐灭了。

江家申冤无望。

卫氏悲痛欲绝的哭了……

时风看到这一幕,垂下头,暗暗抹了把泪道:“我可以把太子的头割下来,挂城门。”

沈菀道:“江家的清名,便永远无法恢复,杀一个人多简单,江家却要遗臭万年。”

沈菀蹲下身子,握住了卫氏的手,唤道:“卫姐姐,有办法的。”

卫氏与江家其余妇人都看向沈菀。

卫氏反手握着沈菀的双手:“刀山火海,我们都不怕,只要有办法,你告诉我,是什么办法?”

“再等二十日就是太后的寿诞,皇上每年都会到永信宫给太后过寿,全上京世家勋爵都在那里,你们写好冤情,状告蒋新贵与王德全。”

“如果你们执意要状告太子,皇上就会让你们江家坐实投敌叛国的罪名,江家男子尽数被斩杀,兵权已落在太子之手。”

“对皇上而言,你们这些妇孺不足为撼,哪怕是江临区区一个十四岁少年郎,也不足为惧。”

“若有替死鬼担下一切,他会还江氏男儿正名,我知道你们心里怨恨,可谋算要一步一步来。“

“活下来,才能为死去的人报仇!”

江家妇孺们沉默了。

江夫人做主应下:“就按沈小姐说的做。”

卫氏、李氏、明氏和谢氏纷纷点头。

“好,那我现在要送你们去一个地方。”хᏓ

“沈丫头,你要送我们去哪里?”江夫人问道。

沈菀垂头看几人,轻吐出三个字:“永信宫!”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

送走江家妇孺后,沈菀问时风:“如今北城城门,是何人在带玉林军?”

“太子和沈二公子沈承峯。”

沈菀眼眸微闪,唇角勾起了一抹冷意:“好,派几个人潜伏在暴乱的乱民中,把沈二公子拉下马……”

“我要他一双腿。”

……

玉林军分别赶往东西南北门阻止乱民进一步激进。

太子墨君礼赶到沈家马车点时,正好看到沈莲从马车里爬出来。

“莲儿。”墨君礼从马背飞跃而起,落在了马车上,伸手把沈莲从马车车窗口拖出来。

沈莲也配合着墨君礼。

她双手紧紧的抓着墨君礼的衣物,半个身子靠在他的怀里,底下的双腿用力踩在不知是谁的头上。

很快,沈莲第一个从马车内出来。

墨君礼面对失而复得的沈莲,把人按在了怀里,宽大的掌心扣住了沈莲的后脑勺,温柔安抚:“别怕,孤来了,孤绝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太子殿下,真的……太可怕了。”

沈莲此刻,不是关心马车里的京妙仪,而是在被墨君礼搂进怀里的时候,整颗心悬在了云端。

一股她无法描绘的悸动,让她舍不得推开墨君礼。

她索性紧紧的攥紧墨君礼的衣物,身子微微颤抖,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

墨君礼心疼死了。

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今日就先不带她入宫。

“怪孤,怪孤没有事先安排人马护送你出宫。”

沈莲摇了摇头,还想说点什么话时,马车里面传来了婢子惊语的求救声:“二小姐,你快叫人救救夫人,夫人刚才被你踩伤了。”

沈莲身子一僵,慌慌张张的回头看了一眼马车内的人。

马车被人掀翻的时候,沈莲压在京妙仪的身上。

她为求得一线生机,借机踩着京妙仪的身子,扒开窗口先爬出马车。

刚才看到太子到来,她太过激动,忘了马车里的京妙仪。

惊语的话,让她怕在墨君礼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一脸忐忑的解释:“太子殿下,方才马车被人翻了,我……”

“孤知道,不是你的错,孤知道你担心你母亲,孤这就去叫你二哥过来救你母亲。”

墨君礼正想招呼沈承峯过来,却见沈承峯被突围的乱民团团包围住,很快……他就被乱民拽下了马车。

马受到惊吓,前蹄子高高抬起,撂开了四周的乱民,可那蹄子也重重的踩在了沈承峰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