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韩秀羽顾渊宁精彩章节在线看,韩秀羽顾渊宁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2023-11-28 17:13:21 10
2023-11-28 10
点击阅读全文

韩秀羽控制不住后退。
原来,顾渊宁已经这么厌恶她。
韩安妍却步步上前,满意欣赏着韩秀羽的痛苦:“你看,盛筠这么爱我,我说什么他都会去做。”
“他疼我,爱我,不像你,只会惹男人厌烦,要我说啊,怪就怪你那没用的爹妈死的早,所以你现在被人作践弄脏了,都找不到人哭……”
字字句句,如同最毒黄蜂尾上针,刺的韩秀羽脑海最后一丝理智都断掉。
“你这个毒妇!”
她忽得上前撕扯韩安妍的头发,像是要跟她同归于尽:“为什么要说那种提议,为什么要害我?”
“我爸妈是你能提的吗!”
“你们在干什么!”
身后忽得传来一道厉呵。
上一秒还恶毒的韩安妍一改刚才的嚣张,梨花带雨地哭起来:“项总救我,赵小姐她要打死我……”
还不等韩秀羽回过头,身后忽得推来一股大力!
她径直朝前撞上花坛的尖角,肚子骤然疼的痉挛,一瞬大汗淋漓。
她颤抖着抬头,却见顾渊宁西装革履,小心珍重抱着韩安妍。
“盛筠……”
韩秀羽刚一开口,却被韩安妍打断,只见女人缩在顾渊宁旁边,委屈巴巴。
“项总,我听从您命令送赵小姐来新房,谁知道赵小姐不领情,非要打我,可能是……可能是我发现她跟别的男人乱搞吧……”
“乱搞?”顾渊宁怒意升腾,看向韩秀羽几乎要把她撕碎。
韩秀羽忍着痛,指着韩安妍:“她撒谎!她说的明明是……”
“够了!”顾渊宁不听,“你自己就满口谎言,还敢说别人撒谎?”
“你未婚先孕已经让项家丢尽脸面,还有什么做不出来?”
他还是不信她。
顾渊宁很快抱着韩安妍上车离开,路边只剩韩秀羽一人。
她趴在花坛边,腹部像是要被锯子锯开,疼的爬都爬不起来。
张了张干裂的嘴唇,她尽力发出一丝声音。
“痛,真的好痛……”
每一处的神经都在被痛意鞭挞,她按下手机,却发现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
“……谁能来救救我。”
路上无人经过,或许她今天会死在这里了吧?
恍惚间,韩秀羽好像看到熟悉的高大身影向她走来……
已经痛到出幻觉了吗?
意识消失之际,她又想起,在自己没告白之前,其实自己和顾渊宁也曾有过温柔时光。
他会大半夜带她去看流星,会忍着尴尬给她买一包姨妈巾,会把她护在身后,揍飞那些骂她是孤儿的同学……
如果,没喜欢上顾渊宁就好了。
她真的知道错了……
“滴——”
一阵刺耳的警报声忽然刺破梦境,韩秀羽于混沌中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又到了医院。
一旁,医生遗憾望着她:“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但你肚子里没有保住……”
心头骤然一空,说不清的酸涩涌上眼眶。
韩秀羽摸了摸眼角,却发现是干的。
她捂住眼睛,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医生退出房间,给她安静的时间。
病房内死一般寂静。
韩秀羽不知道此刻心底繁杂的情绪到底是什么。
她只能安慰自己,或许那个来不及见面,不知道亲生父亲是谁的孩子,不生下来也是仁慈……
这时,床头柜上的手机忽然疯了般传来消息提示音。
“嘟嘟——嘟嘟!”
催命一般。
韩秀羽忍着疼,抬手摸过手机,一划开,顾渊宁的怒骂骤然刺破耳膜——
“韩秀羽,你个不检点的白眼狼,奶奶已经被你气病了!”
“不想死,以后就别再骚扰奶奶!”
奶奶病了?
韩秀羽一慌,忙点开顾渊宁给她发来的链接。
接着,一幕极具冲击力的视频刺入眼帘,标题赫然是——
【豪门千金韩秀羽私德败坏,一女N男视频大曝光!】
韩秀羽顾渊宁精彩章节在线阅读,韩秀羽顾渊宁小说全文最新章节列表
韩秀羽瞳孔震颤。
这是自己被绑匪折磨时拍的视频!
她颤着发白的指尖,下意识拨通顾渊宁的电话,想要解释,也想要求助。
电话一接通,她颤抖喊:“网络上的那个视频——”
“怎么?你还嫌不够恶心,还要跟我提一遍你的‘光辉事迹’?”
电话那头,顾渊宁嘲讽十足。
接着,韩安妍的声音又传来:“盛筠,会议要开始了,不重要的电话就先挂了吧。”
“好,我马上来。”
下一秒,电话就被挂断。
网络上的舆论一直在发酵,议论里全部都是对韩秀羽的辱骂。
“韩秀羽看着光鲜亮丽,没想到背地里玩的这么肮脏。难怪她不要脸纠缠了项总十来年,人家都看不上她,这种乱来的女人狗都不要!”
“赵氏夫妇生出这种恶心的女儿,想来也不是什么好鸟!活该破产!”
“这种根子上坏种,死后地府都不收,最好魂飞魄散!”
恶评一阵又一阵。
除了骂她,就连父母,祖宗十八代都被拎出来鞭挞。
心里一阵抽痛,明明她只是个受害者。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是,她不要脸纠缠顾渊宁,她落到这个地步,是她活该。
可她爸妈做错了什么?
他们不该受到‘魂飞魄散’的诅咒……
韩秀羽强忍着刚流产的撕裂感从病床上起来,忍着难堪,忍着恐惧,打车再一次来到项宅。
她没钱没势,平息不了舆论。
项家在深城话语权重,她想求一求他们止住网络上的谩骂。
至于她,顾渊宁要打要骂都可以,这事了结后,她保证再也不会出现在他面前……
然而,她抵达项宅,拼命敲门却没有人开。
她只好跪了下去,大声哀求:“顾渊宁,求求最后帮我一次,制止网络上的谩骂吧,那个视频不是你想的那样……”
这时,一群保镖们突然开门出来,捂住她的嘴把她拖走。
“赵小姐,你最好不要出现在项家,打扰了老太太的休养。”
“项总的意思是,再敢骚扰,生死不论!”
“咚——”
韩秀羽摔倒在地,不可置信问:“他要我死?”
保镖们默认。
心口痛到窒息,可她就是流不出泪。
她张了张嘴,半天才仰着头,艰涩挤出一句:“那是不是我死了,顾渊宁就会清除网络上的舆论?”
“赵小姐,你何必为难我们?”
“让她去死!”
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森冷怒呵。
韩秀羽扭头,只见顾渊宁从劳斯莱斯下车,怒气冲冲走来:“你还敢来骚扰奶奶,是笃定我不会对你动手吗?”
秋雨裹着秋风,早就打湿了韩秀羽的发丝,透心的凉。
可这凉却比不上顾渊宁眼中的万分之一。
韩秀羽的指尖一颤,抬头望向自己爱了十多年的心上人。
还不等她开口,男人又厌恶扔出一句:“你爸妈葬在郊外,要死去他们坟前死,死远点,别脏了项宅周围的空气。”
话如烈火,烧得韩秀羽五脏俱焚。
她红肿的双眼死死盯着顾渊宁,心已经疼到麻木:“你就这么讨厌我?”
顾渊宁心里一阵收紧,但他面上还是如常。
刚刚是气话,因为他自从看到那视频后心口就堵得慌,难以想象口口声声说喜欢他的韩秀羽是那样的人。
可证据摆在那,他不信也不行。
他指挥保镖把韩秀羽带走,冷冷丢下一句话:“如果死能洗刷你的肮脏,你去死也不是不行。”
他知道韩秀羽不会死的,死缠烂打他十多年,她能舍得放过他去见阎王爷?
可他的‘脏’字,却死死刺中韩秀羽的心脏。
她惨白的脸上满是绝望的破碎感。
顾渊宁看着,手不由攥紧。
这时,韩安妍的声音从车上传来:“项总,大家都在等着您,视频会议不能再推迟了。”
这声音将他拉回,他镇定心神,随后转身上了车。
韩秀羽被保镖驱赶。
她无知无觉朝前走着,其实不知道该走到哪儿去。
天下这么大,好像没有能让她躲雨的地方。
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走到了郊外的墓园。
“爸,妈……”
她好想他们。
她加快脚步走上阶梯,整整108道台阶,站在熟悉的墓碑前,却被眼前一幕刺得眼前一黑!
只见那墓碑前,被腥臭的狗血写着几个大字——
【祝韩秀羽一家永坠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可超生!】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