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2023好看的小说阅读-时繁星傅景钰(时繁星傅景钰)小说已更新今天

2023-11-28 17:17:58 16
2023-11-28 16
点击阅读全文

莫诗韵作为东道主,慰问几句后,就莫明轩替她送众人离开。

老太太年纪大了,腰腿不好,所以她的车设计得格外舒服,只是时繁星此刻却享不了这个福。

老太太在跟前嘘寒问暖,她心里既感动又愧疚,甚至想要不然直接跟老太太说实话算了,但是话刚到嘴边,就见老太太递过来一颗话梅糖。

“晚栀,嘴里难受吗,要不含一颗糖,看看会不会好点,不喜欢这个味还有青梅,陈皮,你想要哪个味?”

秦叔在前面道,“夫人,少太太不是怀孕了,这些酸糖不顶用,前面盒子里有贺荷糖,您剥一颗给她,兴许会好受点。”

时繁星瞬间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老太太盼曾孙盼到车里都时时刻刻备着孕妇爱吃的东西,她却装吐,让老太太空欢喜一场,越想心里就越愧疚。

“青梅吧,奶奶,我喜欢青梅味。”

老太太就给她剥了一颗,“吃了糖,就闭上眼睛睡一会儿,马上就到家了。”

时繁星“嗯”了一声,乖乖闭上眼。

到了御苑,傅景钰过来抱她下车,老太太本来不打算进去了,钟美兰道,“妈,进去坐坐吧,我们也挺久没有来衍承这儿了。”

老太太本来想说她下午刚来过,转念想到自己骗大儿媳的话,于是又把话咽了回去,“那就进去坐坐。”

傅景钰把人抱到卧室,钟美兰也搀扶着老太太跟了进去。

时繁星装病装得浑身难受,手指悄悄掐了下傅景钰的腰,示意他赶紧把人送走,时间再长点,该露馅了。

傅景钰回了她一个“自作自受”的眼神。

等傅景钰给时繁星盖上被子,老太太又不放心的坐在床边絮絮叨叨叮嘱。

甚至怕时繁星吃不好,要把家里的厨子调过来。

这一聊又是半天。

时繁星如坐针毡,“奶奶,不用的,家里阿姨做菜也挺好的,已经很晚了,您早些回去休息,不然身体要吃不消的。”

老太太见她脸色还不大好,也就不忍心叨扰了,“行吧,你好好养身体,我过几天再来。”

傅景钰将老太太搀扶起来,眼看老太太要出门,贺景阳突然道,“妈,奶奶,你们看这是什么?”

时繁星皱起眉,瞥见贺景阳手里的东西,表情瞬间僵住。

第一百一十七章不愿分享

贺景阳手里拿着一个空药盒,正是她昨天吃完扔进垃圾桶的避孕药的药盒!

昨天阿姨已经打扫过房间,这药盒怎么会在这里?

容不得她细想,钟美兰脸色就沉了下来。

她上前接过贺景阳手里的药盒,仔仔细细辨认上面的字,表情一点点难看起来。

“晚栀,这是什么东西,你房间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

时繁星脸色发白,这回不是装的,是吓的。

老太太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一头雾水道,“怎么了,什么东西?”

钟美兰脸色难看,“避孕药!难怪她肚子一直没有动静,妈,他们一直在避孕!”

老太太一愣,“避孕?”

她看了看那盒药,又看了看时繁星,最后问傅景钰,“衍承,这是你让她吃的吗?”

贺景阳心里不爽,“奶奶,到了这种时候,你还偏向她,她不愿意,大哥还能逼她吃吗?”

老太太敲了敲拐杖,“你住嘴!没让你说话!”

贺景阳气恼地闭上嘴。

时繁星羞愧难当,即便到了这种时候,老太太都不愿意怀疑是她,她攥紧手指,在傅景钰开口之前,低声道,“不是,衍承不知道,是我自己要吃的。”

老太太脸色果然失望起来,她压着脾气,沉声道,“为什么?”

“我……暂时还没有准备好。”

时繁星低着头,甚至都不敢看老太太的眼睛。

她怕那双眼睛写满对她的失望。

老太太并没有呵斥她,她只是神色复杂的看了她许久,最后什么也没说,只轻声说了句,“都回家吧。”

钟美兰深深看了她一眼,丢下一句“你们真是太让人失望了”,便扶着老太太离开了。

傅景钰送走众人,回来的时候,时繁星已经不在卧室了。

他下楼寻找,结果路过二楼的时候,发现二楼天台的门没有关严。

推开门,时繁星果然在天台。

天台郁郁葱葱,全是时繁星种的绿植花卉,春天已到末尾,这里却春意盎然。

时繁星就站在栅栏边,目送老太太离开,那里其实早已看不见车的影子了。

傅景钰走到跟前,低声问,“你什么时候吃的药?”

时繁星淡淡道,“昨天早上。”

也就是他们亲热的第二天。

傅景钰皱起眉,“为什么吃药?”

时繁星觉得这个问题有些好笑,不过此刻她并没有什么心情笑。

明明不想要孩子的是他,不想做错施的也是他,现在就因为她吃了药,好像错都到了她身上一样。

她淡淡道,“不吃药怀孕了怎么办?”

“你不可能怀孕。”傅景钰瞬间否决,时繁星一怔,“你为什么这么笃定。”

傅景钰顿了顿,错开眼,低声道,“我那天没弄里面。”

时繁星愣了一下,才明白他说的没弄里面是什么意思。

她就说嘛,傅景钰怎么可能犯这种错误。

“那样也并不能百分百避孕,我们是要离婚的关系,我不想到时候搞出一条人命,还要去医院做一次,我怕疼。”

傅景钰心里不大舒服,他喉结滑动了一下,才道,“没人让你打掉,如果真的怀上,那就生下来。”

时繁星一顿,扭头一脸认真地说,“傅景钰,我不会让我的孩子和别人分享父爱,如果真的怀上,我不会让它来到这个世上。”她不想让自己的孩子成为第二个她。

傅景钰心口猛地一缩,脸色陡然难看起来,“最好如此,我也不希望离婚的时候多一个累赘!”

说罢沉着脸离开,胳膊撞到花架,上面的小苍兰晃了晃,摔到地上四分五裂。

时繁星看着他离开天台,好一会儿,才弯腰去收拾摔碎的花盆。

突然,她的动作顿住。

地上,刚刚傅景钰站过的地方,有几滴血迹。

他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为了配合她演戏,一路抱她回来,手臂上的伤口似乎是撕裂了。

时繁星心中一紧,刚要追出去,就听见楼上传来车子启动的声音。

傅景钰开车出去了。

时繁星脚步顿了顿,终究是没有追上去。

这一晚,傅景钰彻夜未归,时繁星休息得也很不好,第二天一早,听见楼下动静,她就起了。

傅景钰刚进门,看见她,没什么表情,径直越过她去冰箱里拿了瓶水。

时繁星注意到他身上衣服不是昨晚离开时候穿的那套,他没住酒店。

她嘴唇动了动,低声问,“你吃饭了吗?想吃点什么?伤口怎么样?有没有重新包扎?”

傅景钰拧紧瓶子,讥讽一笑,“这里又没有外人,贺太太何必演戏?”

时繁星心口一疼,故作轻松道,“你早点好了,早点上班,就能早点把控公司,我也能早点离婚,拿走自己分割的财产,所以也不算演戏。”

傅景钰眼神发暗,良久才道,“时繁星,你这种人自私又自利,脑子里永远只想着自己!”

说罢,将空瓶子扔进了垃圾桶,冷着脸上了楼。

时繁星鼻子有些酸,她拉开冰箱,将前些天包好的馄饨取出来,拧开了火。

馄饨快煮好的时候,微信响了一下,她一看,是姚可欣发的朋友圈。

手指顿了顿,最终还是点开了朋友圈。

姚可欣晒了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一团带血的绷带,配文:心疼。

时繁星唇角压了压。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