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傅宁洲时忆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傅宁洲时忆晗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全文大结局

2023-11-28 17:19:58 9
2023-11-28 9
点击阅读全文

婚姻里都不曾逼过对方,这样把对方逼到极致的事反而发生在离婚两年后。

“睡吧。”

最终,傅宁洲打破了沉默,转身回房。

时忆晗轻“嗯”了声,回到房间时傅宁洲已经铺好床。

时忆晗不想和傅宁洲睡同一张床,但稍早前他不顾她的崩溃、面无表情将她拽进婚房那一幕让她心有余悸,话卡在喉咙说不出口,怕触怒他。

她以前虽然也怕傅宁洲,但更多是一种对于他强大气场带来的压力下的敬畏。

今晚是实打实的恐惧。

他第一次向她展现了他冰冷无情的一面。

“睡吧。”

傅宁洲轻声开口,掀开被子上床。

时忆晗迟疑点了下头,在床的另一侧平躺了下来。

傅宁洲也在床上平躺了下来。

偌大的床,两人各踞一侧,中间空出很大一片空间。

谁都没有说话。

同床异梦,说的大概就是他们这样的。

时忆晗不记得是怎么睡过去的。

就记得一直盯着天花板看,不断放空。

人也在这样的放空状态下渐渐睡了过去。

第二天她是在傅宁洲怀里醒来的。

不知道是她睡梦中无意识蹭到了傅宁洲身边还是其他,一睁眼便他坚实的胸膛便映入眼帘,伴着温热的体温。

傅宁洲也已经醒来,正单手支颐看着她,黑眸半敛,不知所想。

看她睁眼,他看向她:“醒了?”

时忆晗轻轻点头:“嗯。”

“先起来洗漱吧。”

傅宁洲说,人已掀被起身。

时忆晗轻轻点头。

他的房间备有全新的洗漱用具。

两人各自一个洗手间洗漱。

时忆晗洗漱相对慢一些,她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傅宁洲已经在厨房忙活开,正在准备早餐。

傅宁洲不喜欢家里有陌生人,他没有用保姆的习惯。

结婚那两年他的早餐大多是她准备的。

那时她喜欢着他,每天总想着变着花样给他准备美食。

光看他吃饭她就觉得满足了。

这两年没人给他准备早餐,他显然也没有请过保姆,都是自己准备的。

这种习惯也不过是回到当初的单身状态而已。

时忆晗盯着他看了会儿,轻轻吐了口气,上前帮忙。

傅宁洲只是转头看了她一眼,而后往旁边挪了下,给她腾出了个位置,并没有说什么。

两人安静且沉默着把早餐做完,而后一起沉默地吃了个早餐,再各自回房换上衣服。

在玄关换好鞋的时候,时忆晗并没有马上走,只是犹豫着站在原地。

傅宁洲已经从房间出来,身上换上了熨帖齐整的西装,正边打着领带边往门口走来,一抬眸看到时忆晗站在原地没动,神色略有迟疑。

“怎么了?”他问,走向她。

时忆晗微微咬了咬下唇,而后抬眸看向他。

“傅宁洲。”时忆晗轻叫了他一声,“昨天,对不起。”

傅宁洲打领带的动作顿住,看着她,黑眸是她看不懂的幽深。

时忆晗下唇咬得更紧,眼睑微敛没有看他。

平视的视线里,他的手还搭在领结上。

领带还松松垮垮地挂在他的衣领上,还没有打好。

时忆晗盯着那个领结看了会儿,沉默着上前一步,接过了他还在打着的领带,仔细而认真地替他把领带打好。

这是她嫁给他的那两年里她经常做的事。

傅宁洲只是垂眸看着她,迟迟没动。

时忆晗把领带最后一道褶皱抚平,冲他露出一个微笑:“好了。”

像过去那两年一样。

傅宁洲喉结微微滚动,但黑眸依然动也不动地看着她。

时忆晗被盯得心脏微缩,搭在他领结上的手有些僵硬地慢慢收回。

嘴角的笑容也有些僵硬。

“先去上班吧……”

她轻声说,转身想走时,还僵硬屈肘在胸前的手突然被傅宁洲一把握住。

她困惑回头时,傅宁洲已抓着她手臂将她推抵到墙边,头一低便重重吻上了她。

时忆晗被迫屈肘在胸前的手臂微顿了下,而后迟疑着伸向衣服口袋……

等彼此气息慢慢平复下来时已是许久以后。

今天是国风度假村项目的奠基仪式,两人都要去现场。

“我想先回家化个妆。”

回到车上的时候,时忆晗看向傅宁洲轻声说,“要不你先过去吧,我晚点再过去。”

傅宁洲看了她一眼。

“化妆大概需要多久?”他问。

时忆晗:“半个小时左右吧。”

傅宁洲点点头:“我先送你回家,半个小时后我再过来接你。”

他看了眼表:“时间来得及。”

时忆晗轻轻点头:“嗯。”

没多久,傅宁洲便把时忆晗送到了她住的单元楼下。

“半个小时后我来接你。”

他说,而后启动了引擎,车子驶离。

时忆晗看着车子远去,站在原地静默了好一会儿,才沉默上了楼。

瞳瞳和林珊珊都已经起床。

大概因为昨天“离家出走”的事被所有大人都教育了一顿,瞳瞳看到时忆晗有些胆怯,没等时忆晗开口,就先低低开口道了声歉:“妈妈,对不起。”

昨晚回不了,时忆晗有给林珊珊发过信息,让她和瞳瞳说一声。

她在瞳瞳面前蹲下,并没有去责怪她,只是摸着她的头发轻声对她说:“没关系。”

而后耐心对她说:“瞳瞳,妈妈的画丢了没关系,但是瞳瞳要是丢了,妈妈会伤心难过的。瞳瞳别让妈妈难过,好吗?”

瞳瞳赶紧点头:“嗯。”

“以后瞳瞳有什么事,想做什么,先和妈妈商量好不好?如果妈妈太忙,一时间没能接到瞳瞳的电话,瞳瞳先别着急,先等等妈妈,好不好?”时忆晗轻声对她说,嗓音是一贯的温软有耐心。

瞳瞳很认真地点头。

“然后我们一起商量好了,决定好了,再去做,千万不要再一个人去做,好不好?”时忆晗继续轻声道。

瞳瞳还是认真地点了点头:“好。”

又忍不住和她反思:“昨天,我看到妈妈,的画画,很漂亮,就想拿去,给漂亮叔叔,看。上次在叔叔办公室,另一个叔叔,拿走了妈妈的画,我就想,再给叔叔,送一个。可是,它不知道,为什么,不见了。我就想,去找,找回来。不能,弄丢,弄丢妈妈的东西。”

“瞳瞳想和别人分享妈妈的画画是好事,说明瞳瞳也认可妈妈,妈妈很高兴。”时忆晗耐心地安抚她,“但是呢,妈妈的画画就和瞳瞳的作业一样,要交给老师的,不能随便给别人。之前是妈妈没有告诉过瞳瞳,是妈妈的错,瞳瞳不用难过,画画不见就不见了,妈妈还有很多。但今天妈妈和你说过以后,瞳瞳就不要拿出去给别人了好不好?”

瞳瞳认真地点头:“好。”

“然后瞳瞳如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