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沈语希裴南谦长篇免费小说 沈语希裴南谦最新章节

2023-11-28 17:14:03 12
2023-11-28 12
点击阅读全文

沈语希回神,却只是淡淡说了一句:“我们走吧。”

这个上辈子曾经许诺给他一辈子的男人,如今已经跟她没有关系了。

沈语希静静的走着,突然,身后响起一道声音——

“沈语希!”

她回头,就见的确是裴南谦是在叫她。

还不等她说话,就听裴南谦率先开口:“抱歉,上次得姑娘相救,就打听了一下姑娘的芳名。”

原来如此……

瞧着沈语希眼里依旧的怀疑,裴南谦继续说道。

“上次没有好好跟姑娘道谢,今日遇见是缘分……”说着,裴南谦从怀里掏出一副卷轴。

似是激动地说:“在下也不知该怎么感谢姑娘,特意画了一幅画送给姑娘。”

“不用了……这太贵重了。”

“帮公子只是出于热心,换了任何人我都会救的,公子不必放在心上。”

沈语希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平静,不让裴南谦发现端倪。

不料,裴南谦却直接将画塞进了沈语希的手里,然后就匆忙离开。

沈语希本想上前追去,但看到他好像还没有好利索的腿,突然觉得有些滑稽,让她忘了上前。

然后再看到手里的画像,更是一怔。

“小姐,你什么时候穿过一袭红衣骑马啊!”

是啊,什么时候?

好像都是成为女将军之后的事了。

想到这,沈语希曈孔微颤,脑海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难道?

沈语希连忙朝前望去,可已经不见裴南谦的身影。

回去的路上,安静的走着,沈语希没再说话。

脑子乱乱的,设想了很多种可能,可是都觉得不可思议。

如果裴南谦跟她一样是重生回来,那为何裴南谦会装作不认识她?

可如果不是,为什么裴南谦会画出这幅画?

还有昨晚的那个彷如亲生经历的梦,梦里的那个背着她尸体跳下悬崖的白头发男人,真的和裴南谦也很像。

胡思乱想间,却听身后海棠的一声惊呼——

“小姐,小心,有流民!”

======第27章======

来不及躲闪,沈语希被涌出来的流民撞得差点摔倒。

幸好,海棠及时扶住了她。

看着这么多的流民,沈语希瞬间皱起了眉头:“为何会有这么多流民?”

海棠摇了摇头,也不知为何。

沈语希下意识朝着流民的方向走去,最后,走到了一个小村落。

再径直往前走去,这一幕让沈语希震惊。

这里面全是受伤的难民,乞丐,根本就不是什么流民!

沈语希目光所震撼,看着一个个灰头土脸的乞丐,挤在这破旧的土地庙门口,浑身脏兮兮的,蓬头垢面,手上满是尘土。

“这燕阳城竟然还有这么多难民?”沈语希不可置信的问着。

海棠也是满目不忍的答:“奴婢也是听少爷那天随意提起来的,这几年边关打战,有很多别的地方的百姓都逃难来了燕京城。”

“咱们陛下仁慈,就收留了他们,还特意建了寺庙,但是逃难的百姓越来越多,寺庙都住不下了,所以这才……”

沈语希恍然,这才明白。

她还以为这一世的燕阳城的百姓都一世无忧,没想到还有这么多吃不饱饭,颠沛流离的人。

看到这一幕幕,沈语希瞬间就红了眼眶。

她对着一旁的海棠说:“我们身上有多少银子,分给这些难民吧。”

闻言,海棠正要照做,却被赶来的裴南谦拦住。

“不可。”

瞧着沈语希眼中的狐疑,裴南谦解释。

“给银子只是杯水车薪,况且难民太多,你给了一个,就会有其他人抢着来……”

裴南谦的话有理,是沈语希束缚了,只想着心疼这些受难的人。

沈语希还没想到合适的办法,就见一旁的裴南谦依旧放下了药箱。

然后来到手上的难民面前,给他们检查伤口。

“大伯,是这里疼吗?手还能动吗?”

“小弟弟,没事,都是小伤,我给你开几服药,吃了就好了。”

“大婶,不用担心,小孩只是吃坏了独肚子,喝过我开的药就会好的。”

恍然间,沈语希好似又看到那个在军营中治病救人的裴太医。

瞬间,眼眶有些泛红。

那段日子,可能是她上辈子为数不多的快乐时光。

裴南谦作为随军的太医跟着她的部队,每天除了关心照顾着她,还帮着她照顾那些受伤的弟兄。

他诊断,她拿纱布,两人配合默契。

沈语希还在那段时间里,竟也学会了一些小小的医术。

连将士们都调侃着两人,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沈姑娘,可否帮我一下?”

裴南谦的声音让沈语希从记忆中抽离,看向男人的方向,是在替一名腿受伤的难民包扎。

没有犹豫也没有扭捏,沈语希走上前。

可衣角却被丫鬟拉住:“小姐……”

沈语希回头浅浅一笑,安抚着没遇过这些的海棠,安慰道:“没事,你跟紧我,别怕。”

话落,她就走上前。

“我需要你帮我给这个奶奶包扎,就这样绕一圈,然后……”

“我会。”沈语希倏然打断他的话,想了想就解释道,“我父亲和兄长都是军人,所以懂一些巴扎之法。”

裴南谦眼中的狐疑一闪而过。

这之后,两人之间的确配合很默契。

直到天快黑,总算将这些受伤的难民,都检查完了。

刚坐在台阶上,裴南谦将手中的水壶递给沈语希。

见状,海棠立马把自己带来的水壶递给沈语希。

沈语希接过海棠递过来的水壶喝起来:“多谢。”

这话是对裴南谦说的,他顿了顿,也喝起来了水。

不知为何,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微妙,海棠去到一旁等着。

裴南谦开始自说自话:“在下与小姐似乎还挺有缘。”

沈语希没说话,只听裴南谦继续说着:“这些难民太多,你我的力量都太绵薄。”

“只有天下太平,没有战争,才会真正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

======第28章======

提到‘战争’二字,沈语希脑海蓦的想起之前的那幅画。

她将画轴打开,看着画中的自己,问道:“这画中的是我吗?”

闻言,裴南谦眸光微颤,停顿了瞬,才说:“沈姑娘,认为不像你吗?”

不是不像,这根本就是她。

但却是未来的她,并不是现在的她。

但沈语希又不能这么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