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明荔楚砚(明荔楚砚)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_明荔楚砚大结局精彩在线阅读

2023-11-28 17:16:14 13
2023-11-28 13
点击阅读全文

泸州,江氏医馆。
明荔正在给病人切脉,医馆大门突然被人用力推开,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只见她的夫君楚砚一身锦衣卫飞鱼服大步走进。
他将怀中抱着的女子往医床上一放:“她受了伤,你帮她看一下。”
明荔闻声看去,面露惊讶:“晚玉?!”
居然是她同父同母的亲妹妹!
可江晚玉天生体弱,平常连府门都不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又是你江家的人?”楚砚不悦地流露出一丝厌恶,“为了让我来见你,你竟拿你妹妹的性命开玩笑?!”
明荔一愣,她从来没这么想过,也没料到楚砚会这么想她。
她忍着心中苦涩,说:“时昭,我和爹娘有多疼爱晚玉,你岂会不知?”
可楚砚不信。
在他眼中,江家上下都像狗皮膏药一样赖着顾家。
“我对江家怎么想没有一丝兴趣。”楚砚转过身欲要离开,“还有,你行医不要总跟着我的任务路线,暴露我的行踪。我看着就烦!”
说完,男人大跨步离开,飞鱼服在空中划出一道冷风。
江晚玉眼睛一直不眨地盯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姐姐,姐夫穿飞鱼服原来是这般模样。”
“嗯……”明荔没心思地回应。
被妹妹看到她和夫君的不和,让她有点难堪。
因此,明荔并没有发现江晚玉眼神中藏起的心思,愈发诡异。
一位老妇担忧地看着明荔:“江大夫,你没事吧?”
明荔歉意地摇了摇头,楚砚这样的态度她早就习惯了。
嫁入顾府五年,她身为正妻,却没有任何地位,只因这桩婚事,是江家拿着多年前的口头婚约上状圣上,逼迫楚砚娶的她。
还记得五年前洞房花烛夜。
明荔坐在婚房等了一夜,而楚砚的书房也亮了一夜。
敛起情绪,明荔把药给江晚玉喂下,便继续为人诊治。
一直到夕阳西下她才有空喝口水。
她想着这个时候,楚砚应该回了客栈。
于是将灶火上熬了两个时辰的药膳取了下来,因为动作太快,还不小心烫伤了手腕。
可她没管,拎着食盒直奔客栈。
听雨客栈内,楚砚刚将文案放下,就听到下属传话。
“指挥使,夫人求见。”
闻言,楚砚皱起眉头,冷声道:“不见。”
门外,明荔听到这话,心里酸楚不止。
她只好将手中的药膳递给楚砚的下属,嘱咐:“时昭每天看案子都要看到半夜,晚了就麻烦你们把药膳热给他吃。”
“我知道了,夫人。”
明荔这才转身离去。
不料刚走出客栈,就听到里面传出来其他锦衣卫的议论。
“指挥使都成亲五年了,怎么还没听说有小孩儿?”
“嘘,小声点,听说是夫人生不出来……”
“生不出来”四字,字字诛心。
明荔心如刀割,她哪里是生不出……
而是楚砚从来没有碰过她!
明荔心情低落地回到行医馆。
刚推开门,就发现江晚玉闹着要离开。
明荔连忙走上前:“小妹,你身子不好,不要激动。”
江晚玉任性地抓起药包丢了出去:“我不管!我出来不是为了换个地方关着!你们让我出去!”
明荔躲开药包,蹙眉问道:“你怎么不在京城家中呆着,如何到这里的?”
江晚玉一脸不以为然,反开口:“姐姐,我喜欢楚砚,你跟他和离,把他让给我吧!”
明荔楚砚(明荔楚砚)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_明荔楚砚大结局精彩阅读_笔趣阁
明荔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江晚玉!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她气得手都在发抖。
这一刻明荔意识到家里好像把小妹给宠坏了,不然怎能说出这种话!
“明日我就安排人护送你回京!”
顿时,江晚玉双目一红:“你居然凶我!”
见到心尖上的妹妹哭泣,明荔怒气和担忧交织在一起。
她张了张嘴:“我……”
话还没说完,江晚玉却一把推开她,冲了出去。
明荔正要追上去,却被病人喊住。
她无法只好吩咐丫鬟:“去把二小姐追回来!”
没过多久,丫鬟慌神跑回来:“大小姐,我们跟丢了!二小姐她不见了!”
闻言,明荔顿时心提到了嗓子眼:“什么?!”
她顾不得医馆,匆匆跑出去寻人。
城里这么大,想要找起人来太难。
明荔没办法,只好去听雨客栈求楚砚。
他是锦衣卫指挥使,自然有方法寻人。
厢房外,明荔声音急切:“时昭,我妹妹不见了,你能安排人帮我找找吗?”
屋内没有回应。
她想自己是不是又碍他眼了,正准备离去,一个人再去找。
突然,门被打开。
楚砚站在门口,而他身后,则是江晚玉!
明荔没想到她竟会在这儿,再想到之前她说要抢楚砚的话,更是头晕目眩。
她苍白着脸:“晚玉,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怎能呆在男子房里?!”
江晚玉咬着唇,一脸委屈:“我的事,不要你管!”
明荔喉咙发梗:“你……”
“她迷路被人带过来的,你不问缘由便先责问。”
楚砚眼中全是冷嘲:“我还以为你这个姐姐是真的关心,现在看不过是虚情假意。”
“不是……”明荔想解释。
“出去。”楚砚直接下了逐客令。
明荔心生无力,只能看向江晚玉:“小妹,跟我回去吧。”
“我不要!”江晚玉躲在楚砚身后,抓住他的衣袖,“姐夫说晚上要带我去逛夜市!”
明荔下意识偏头看向男人:“你若想去夜市,我可以陪你。”
江晚玉毕竟是她亲妹,哪有姐夫陪她去逛夜市的!
可楚砚却说:“你在,会败了我的兴。”
一句话,如冰水从头浇下,冻彻心扉!
明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医馆的。
她和江晚玉都是江家女,但是楚砚的态度却截然不同。
可明明自己才是他的妻子……
这晚,明荔坐在医馆等了一夜,江晚玉迟迟未归。
眼看着朝阳升起,她再等不下去,出门去寻。
可听雨客栈,早已人去楼空!
她心里慌张,连忙问掌柜。
只听掌柜说:“听说锦衣卫们都回京了,还带着昨日那姑娘。”
明荔顿时耳鸣目眩,差点没站稳。
楚砚带了江晚玉回京,却把自己一个人丢下了?!
心里如同被万针刺过,深埋的委屈一滴滴溢出来,让她无所适从。
太阳照在身上,却敌不过内心蔓延开来的冰冷。
许久,明荔才收起信件,收拾东西坐上了回京的马车。
四日后,明荔抵达了京城。
顾府门前。
明荔被门卫拦住。
跟在身后的贴身丫鬟顿时怒了:“好大的胆子,没看到是夫人吗?”
门卫满脸不屑:“什么夫人!大人已经向圣上请旨,将夫人的位置让给了江家二小姐江晚玉!”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