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军长家的铁床又塌了(陆悍荇江穗穗)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陆悍荇江穗穗(最新全章节大结局)全文阅读

2023-11-28 17:10:35 36
2023-11-28 36
点击阅读全文

这一幕刺的江穗穗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她踉跄两步,再抬头时,陆悍荇已经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她鼓起勇气,一步步走向男人,顶着他的冷漠哽咽问:“你们……是要在一起了吗?”

话落,陆悍荇眸光骤寒。

也不知道想到什么,斥责的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我的事,不用你管。”

说完,就转身离开。

男人的背影比之前更加决绝,江穗穗心里倏地一空,隐隐觉得这次要是不追上去,就再没机会。

“……等等我!”

她一边解释,一边追着男人的身影。

一个没注意,砰的一声摔倒在地。

霎时,肚子传来一阵痛意,疼得冷汗直冒。

她看着前方还没走远的陆悍荇喊:“悍荇哥哥,我摔倒了,好疼!”

可男人的脚步没有丝毫的停顿。

“陆悍荇!”

“……我疼。”

陆悍荇很快消失不见。

江穗穗只好忍着痛站起来,捂着肚子弯着腰一步步艰难朝医院走去。

眼泪一直流,可心口的痛却一点都没有缓解。

这日子,这么就过成这样了呢?

一小时后。

腹痛终于缓解,江穗穗坐在椅子上等着检查报告,不久医生一脸笑意递上报告:“这位同志,恭喜你怀孕了,孩子很健康,不用担心。”

“怀孕?”

江穗穗激动检验报告,凝着白纸上的‘确认怀孕’四个字,激动得整个人都站起来:“太好了,谢谢你医生!”

上辈子,她做梦都想和陆悍荇要个孩子,可惜到死都没能如愿。

“不用感谢我,赶紧回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你老公。”

江穗穗的笑容淡了些,手掌不自觉放在自己平坦肚子上,陆悍荇会喜欢这个孩子吗?

可想着陆爷爷不止一次催着抱重孙……或江,这个恰到及时的孩子,是她挽回婚姻的最后一次机会?

江穗穗跟医生道谢后,就匆忙去部队训练场找陆悍荇。

刚走到训练场附近,就正遇见政委和陆悍荇站在不远处,说着话。

热风袭来,带着清晰的对话——

“悍荇,你这个月没回家属大院,你不知道其实你隔壁几家已经慢慢接受了你媳妇,江穗穗确实和从前不一样了,也有心改正,你确定还要离婚吗?”

“她本来就是跟着你来京海,长得好看,性子又单纯,离开了你,日子估计不好过。”

听到这,江穗穗下意识屏住呼吸,没想到政委会帮她说话,她松了口气,看来自己挽回的机会又大了一些。

她抚着肚子,正鼓起勇气走过去,这时,陆悍荇却甩出冰寒一句:“她怎么过是她的事,这婚我必须离。”

第10章

几步之隔,犹如天堑。

江穗穗再也没有勇气靠近,酝酿的话也全都堵在嗓子眼。

她浑浑噩噩回到家,重来一次,她还是不讨喜。

他还是要离婚。

她翻出抽屉里的老旧照片,照片上年少的陆悍荇抱着她笑得俊朗,他的承诺,她至今都清晰——

“穗穗,我会保护你一辈子。”

可两辈子了,他都不要她……

眼泪又忍不住落下,江穗穗起初哽咽着,伏在枕头上忍着,可忍着忍着,渐渐变成嚎啕大哭。

“骗子……陆悍荇大骗子……”

“为什么说话不算话啊……”

轰隆一声,闷雷过后,屋外又下起瓢泼大雨。

雨下了多久,江穗穗就哭了多久。

夜半雨停,她已经缓和情绪,而后拿出行李箱,收拾东西。

既然陆悍荇不要她,那她就不留下来继续讨嫌了。

毕竟她上辈子哭过,闹过,寻死过,都没有用……

等到天边露出朝霞,她已经收拾好,把屋子恢复成她没来过的模样。

晨风吹进来,江穗穗收起照片,最后摊开信纸,写下告别——

【悍荇哥哥:

请允江我最后一次这样称呼你,对不起啊,明知道自己配不上你,却还纠缠你这么久。我走了,我会去一个不打扰你的地方,好好生活。

从今往后,你自由了。

余生,祝你康健平安。

——江穗穗留】

写完,她仰头忍回泪。

再见了,陆悍荇。

一周后。

结束集训的陆悍荇匆匆打完报告,就直奔家属大院。

当初出任务受伤,江穗穗在离婚报告上签字的行为,确实气到了他,所以他也故意签字吓唬她。

傻可以,但是不能学别人嫌贫爱富,坏了品德。

现在晾了这么久,她应该也怕了,以后不会动不动再胡来,能乖乖过日子。

可看着阴沉的天空,他心头总莫名觉得不安。

以往,他只要三天不回家,江穗穗就会闹到训练场,这次居然安分这么久?9

这份安定是他一直想要的,可胸腔里的那股不安突地涌上,压不下。

越是靠近院子,不安就越急切。

陆悍荇抿唇,不由加快步子。

刚踏进院子,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争吵声——

“林秀娟,你这拆别人婚姻的坏女人!我知道是你偷拿了江穗穗的离婚报告污蔑她,那字早在陆营长出任务前她就签好了,她根本不是嫌弃陆营长受伤!”

林秀娟尖锐的嘲笑传出:“我管她什么时候签的字,反正字是她签的,陆营长不要她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陆悍荇僵在当场。

江穗穗并没有嫌贫爱富,是他误会她了?

这时,里面再次传来嚣张的话——

“江穗穗那个蠢货凭什么跟我斗?我不过是雇人说几句话,她就蠢得去饭店赊账,知道陆营长受伤,却搞封建迷信,跑去宝云寺一路从山脚磕头磕到山顶!”

“像她这种没脑子的女人怎么配得上陆营长,只有我这个厂长的千金,才配得上!”

话音刚落,‘嘭’的一声,大门被猛地踢开。

屋内的两人扭头看去,正撞上陆悍荇阴寒的视线。

林秀娟骤然吓白着脸,哆嗦着说:“悍荇哥,你,你听我解释……”

东东妈急着上前,将一封信使劲塞过去:“陆营长,你可算回来了,这是江妹子七天前给你的信,她留下信就离开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这人生地不熟的,她一个年轻妇女在外面太危险了,你快去找找她吧!”

陆悍荇展开信件,越看心头越闷堵——

那一句不配,一句对不起,刺痛了陆悍荇的眼。

他抿紧唇,握着薄纸的手却在抖。

半响,才干涩挤出一句:“多谢嫂子。”

话落,他珍重收好信,小心放进贴着心口的口袋,而后视线一转,阴沉睨向林秀娟:“污蔑军属,徇私惹事,这账,我回来再跟你算!”

说完,他扭头冲出院子,刚要上车,就见陆首长风尘仆仆走来,近前后,抬手就是一巴掌——

“混账!你看你做的好事,穗穗在这里人生地不熟,长得那么漂亮,性子又至真至纯,在外面指不定被人骗!”

陆老爷气急了,胸腔都在颤抖:“要是她被坏人抓走,你的良心能安?”

陆悍荇低着头,紧抿着唇:“我一定会找到她!”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