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完整版《明荔楚砚》明荔楚砚全章节阅读

2023-11-28 17:16:07 12
2023-11-28 12
点击阅读全文

玉的目光放在院中的棺木中,她不知道那是谁的棺木。

看到棺木停在院子中间,总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她转开话题说:“对了,明荔好像不见了,我派人去抓了。”

“她身为罪臣之女,没让她死已经天大的恩情,居然敢逃!我看还不如杀了她,免得给你添麻烦!”

倏然,一股煞气涌起。

楚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他知道江晚玉比较娇蛮,和明荔关系不是很好,但是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她想杀了明荔!

明荔之前为了她付出了多少?

谁对明荔有恨都可以,唯独她不行!!

“闭嘴!”楚砚怒气低吼。

江晚玉吓得身子一抖,不敢再说话。

“不知礼数,看来江家没有把你教好!”楚砚脸色阴沉,他思念一转,即说,“既如此,从今日开始便让宫中嬷嬷来好好教导你!”

“什么?”江晚玉没想到过来会受罚。8

谁不知道宫中的规矩有多严厉,她身子不好,哪里受得住那些规矩!

“时昭!我不能学!那些太累了,要是我出什么事……”

“放心,出不了事。我会安排一个太医随行!”楚砚冷冷说道。

江晚玉彻底慌了,她好吃懒做惯了,真的不想学规矩,急忙喊道:“时昭!”

楚砚听到这个称呼,压下不悦说:“只有夫人能这么叫我,你现在应该还是叫我姐夫!”

说完他便转身回了厢房。

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砸了下来。

江晚玉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为什么楚砚要这么对她?

不光要学礼仪,就连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出现了裂痕。

明明楚砚马上就要娶她了……

都怪明荔!

如果不是她,她现在已经是顾府正妻了!

江晚玉咬牙切齿地低吼:“明荔!为什么你死透了还要来阻碍我?!”

……

深夜,一个黑色的人影背着一个全身包裹起来的人闯入皇宫深处。

背上那人好似失去了意识,如果不是身前人抓住了他,可能随时会掉下来。

“总算赶上了。”黑衣人将背上之人放下。

黑布散下来,露出明荔的面容。

这时,一个穿着朴素书生装的老头走了过来,低头看了几眼:“这就是那小子给老夫找的徒弟?”

“还请大人出手!”黑衣人脱掉遮脸黑布,露出一张平凡的脸。

老头摸了摸胡子,从兜里取出一个药丸,塞入明荔的口中。

过了好一会儿,明荔缓缓睁开了眼睛。

她一脸迷茫,难道她没有死成吗?

一想到这个念头,明荔就心里一阵刺痛!

为什么都不让她死?!

这个世间她已经没有任何事务和人好留恋的!

明荔思绪还没有理清楚,下一秒被突然出现的两个人吓了一跳。

她瞳孔一缩,然后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

“萧陆?”

======第13章======

那黑衣人居然就是曾在牢狱中将她强制带走的萧陆!

萧陆连忙解释道:“江小姐,之前是神医的药丸让你进入了假死状态,才让我有机会将你带出顾府。”

明荔恍恍惚惚地看向那个小老头:“神医?”

神医摸了摸胡子,一副高声莫测的样子:“不错,老夫就是神医薛启成,我看过你写的《泸州杂病录》,很不错!你以后就是我的徒弟了!”

听到这番话,明荔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这收徒就这么随便吗?

萧陆说:“这次拜托神医出手,是因为一位大人承诺了神医一些事情。”

明荔回过神,连忙拱手对神医说:“多谢神医救命之恩。”

不管她想不想活,至少神医愿意救她就足以感激了。

她回头看萧陆:“不知那位大人是……”

“暂时我还不能说。”萧陆充满歉意地说,他拱手说,“在下一直护着小姐,也是他所托。”

明荔想不到有谁会这么对自己。

她抿了抿唇,还想问些什么,但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萧陆看出她的顾虑,问:“小姐是担心楚砚吗?”

闻言,明荔身子一顿,她犹豫万分才开口:“我不是担心……我只是……”

她吞吐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词汇表达现在的情绪。1

薛启成见状眯了眯眼:“你的情况,老夫也听说了。你要是不想回去,就尝试忘掉这一切如何?”

明荔无奈一笑:“如果能忘了,这红尘之苦,又怎会困住这么多人?”

“别人或许没有办法,但老夫却不一样!”薛启成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瓶,从中取出一粒黑色的丹药。

“此药名为忘忧丹,吃了它你就会忘记所有执念和忧虑。”

明荔目不转睛地盯着忘忧丹,心里掀起一阵波动。

如果真的能忘记……

她思绪了片刻,觉得自己只剩下一条命,萧陆和薛启成也无法从她身上骗走什么。

不过须臾,明荔就接过丹药,直接吞入腹中。

吃完后,她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同。

“神医,这药……”

话还没说完,明荔只觉得脑袋一阵晕眩,下一刻就直接倒在了地上。

萧陆见状心一惊,连忙扶起明荔。

薛启成看到他的动作,不由得挑了挑眉头,说:“小六,别忘了,她是那个人看上的。”

闻言,萧陆的动作一顿。

他说:“没关系,如果她不想呆在这里了,我再带她走。”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三年后。

御书房内,数名官员站成两排,其中楚砚站在左手首位。

楚砚的气质比起以前更胜,就算是武将在他面前都不自觉降了一头。

此事皇帝陆世洲坐在龙椅之上,他冷哼了一声,将手中奏折扔在了地上:“连续两个月上书立太子的奏折,你们倒是说说那些废物皇子,哪个适合当太子了?!”

此话一出,所有官员把脑袋低得更低了。

谁敢在陆世洲面前编排皇子的品信?

更别说这是立太子的事情,他们嘴里要是随便说出一个皇子,不管好坏都会彻底将自己的站位定下来!

陆世洲见状冷笑了一声:“顾爱卿,你来说。”

楚砚目光一凝,他站出来说:“陛下正值当年,皇子们尚且年幼,更何况,皇后娘娘近日传来喜事。立太子一事,暂时不急。”

此话一出,众官脸色虽然千变万化,也没人敢说一个‘不’字。

楚砚说完正准备退到一边。

抬头之际,一个宫女走到了陆世洲身边,将茶水斟满。

他震惊地瞪大了双目——

这宫女居然和明荔长得一模一样!

======第14章======

“江……”

“萧尚宫,来得正好。”陆世洲开口打断楚砚的话,他撇了撇下方站立的官员,“听皇后说,你每日都会熬制药膳,刚好给朕的爱卿们都来一碗,尝尝滋味。”

“臣遵旨。”

萧问蕊欠身走下去,回来之时身后跟着端着药膳的众多宫女。

她走到楚砚面前,毕恭毕敬道:“顾大人,请。”

楚砚恍惚地接过药膳,双目紧紧盯着眼前之人,可当对方看来之时,愕然发现她的眼中什么都没有。

下一刻,萧问蕊走到其他大人面前,将药膳递给他们。

楚砚咽了咽喉结,他抬头看向陆世洲。

只见高高在上的皇帝戏谑地观察他的表情,嘴角的恶劣深深刺入他的心。

这个家伙……

是故意的!

待萧问蕊回到陆世洲身后,楚砚这口气才慢慢接上。

“顾爱卿,为何不尝尝?”陆世洲突然开口。

话落,楚砚身子一顿,迫于众人的目光,缓缓喝了一口——

随即他愣住了。

这味道……不是明荔的手艺。

楚砚虽然说不上自己对明荔的手艺多了解,但是在婚后第一年,他身心疲惫的时候还是喝过几次明荔熬制的药膳。5

明荔的药膳较为清淡,比较符合他的口味。

但是这份药膳有股浓浓的药味,虽然不难吃,但的确以药香为主。

楚砚平静了一息,他喝完了药膳:“多谢陛下赏赐。”

其他官员:“多谢陛下赏赐。”

陆世洲摆了摆手说:“不必了,刚好你们认认这位新来的尚宫,她是朕的师妹,从小在神医谷长大。”

众官一阵惊呼。

这神医谷可是江湖有名的小筑。

因神医居住在此而闻名,但世间少有人能见到神医,而陆世洲就是那少数人之一。

陆世洲一身功夫也是在神医谷学的。

所以众人对神医谷的威名如雷震耳!

没想到,这个小姑娘其貌不扬,居然也是神医谷的人。

“以后还请各位大人见教了。”萧问蕊欠了欠身,不卑不亢。

“不敢不敢……”

众官纷纷谦虚摆手。

别说萧尚宫出自神医谷,就她是皇帝的师妹,也没人敢惹她。

过了片刻,萧问蕊暂离御书房。

虽然萧问蕊是女官,但国家大事她还是无权涉及的。

萧问蕊回到尚宫局处理宫中事务。

她正和另外两个尚宫一起整理宫中妃子赏赐之物的录入。

这时一个小宫女走了过来:“萧尚宫,锦衣卫指挥使顾大人求见。”

萧问蕊心中闪过一丝困惑,不知道这位大人有什么事情找她。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