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司南星傅清言完整全文在线看 司南星傅清言全文大结局阅读无弹窗

2023-11-28 17:17:51 11
2023-11-28 11
点击阅读全文

月歌愣了愣,垂在身侧的两只手不自觉蜷了蜷:“裴先生,原因我解释过了……您是不是不相信我,觉得火灾和我有关系?”

傅清言毫无情绪波动的收回目光:“这是你自己说的。”

步月歌心里一个咯噔。

她还想再开口时,傅清言站起身喊了助理一起走进了书房。

咣当一声,关门的声音在安静中格外清响。

那一瞬间步月歌紧绷的身体立刻松软下来,她扶住沙发把手,低头深深呼吸了好几下。

再抬头看向书房的方向时,她的眼里闪过了一抹精锐的光。

另一边,书房里。

助理站在书桌前,垂眼恭恭敬敬的看向傅清言:“裴先生,您今晚暴露了双腿无病可以正常行走的事情,很多人都看见了,恐怕……”

傅清言抬手拦住他话头:“这件事我心里有数,我想让你去做另一件事。”

说着,他将一份文件顺着桌面滑去助理面前。

助理一目十行的看完,脸色瞬间微变:“裴先生,这……”

傅清言挥了下手:“按照我说的做。”

第14章

傅清言和助理在书房聊了很久才出来。

等他们出来时,步月歌早恢复成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仍静静站在刚才的地方。

助理走出书房后就直接离开了裴家。

而傅清言又坐回沙发。

他双腿岔开,右手肘抵在右膝盖上,左手抬起去拿茶几上的热水壶,就要把热水往茶壶里倒。

步月歌几步走上前握住傅清言的手腕,就像刚才阻拦他掀起白布一角那样。

“裴先生,已经很晚了,现在喝茶的话您等会儿就睡不着了。”

傅清言任由她把自己掌心里的热水壶拿走,整个人向后倾,直到背脊靠上绵软的真皮沙发背,他才淡淡瞥向她:“这么关心我?”

他语气明显刚才问她为什么在元家时不一样,好像又回到了两人平时相处的样子。

她提着的那口气舒了出去,脸上也带上笑容:“我跟着裴先生,就是裴先生的人,怎么能不关心裴先生的身体呢?”

步月歌自认为自己的语气、言语和神情都没有问题。

但说完,傅清言却没再开口。2

他右手撑着侧脸,就用那样平静却瞧不清情绪的眼睛看着她。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步月歌越发坐立难安,感觉自己就像是一直被盯上的猎物,下一秒就要死在猛兽的利齿间一般。

她趁着俯身把热水壶放回茶几上的功夫急忙别开眼:“裴先生,今晚发生了这么多事,您早点休息吧,我……我也先走了。”

她撑着沙发就要站起来。

“啪”的一声,傅清言却直起身子抓住了她的手臂。

“我让江泽先回去了,没人开车送你。”

江泽是傅清言的助理,就是刚才离开的那个人。

步月歌抿了抿唇,一时拿不准他话里的意思,只能犹豫开口:“没关系,我可以打车……”

傅清言淡淡打断她:“今晚留下来吧,先睡客房。”

话毕,步月歌当即怔住了。

她跟在傅清言身边算算也快有三个月了,虽然对外别人都以为她是他的新女友,但其实他没说清楚过两人之间的关系,也从来没主动碰过她。

他们最亲密的时候,是司南星回来那天,她故意亲了他脸的那次。

他不说不做,她就也不敢逾越。

所以当听到傅清言让她留在裴家过夜时,步月歌的眼睛里很明显升起喜悦。

不过她也知道不能太喜形于色,垂眼含羞道:“我听裴先生的。”

下一秒,她侧脸忽然覆上一抹冰凉——

是傅清言用左手捧住了她的右脸。

“今天她打你那巴掌疼吗?”

步月歌怔了好几秒,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司南星。

她摇了摇头:“不疼……说到底是我做错了,我只跟裴先生认了错,但没来得及和妤仪道歉,她生我的气也是应该的。”

“她离开后我就想求她原谅,但她一直不接我电话,所以我才去元家,却没想到……现在我再也没机会和她道歉了。”

步月歌说着,连眼角都红起来。

不想下一秒却听傅清言说:“她死了,为打你一巴掌付出了代价。”

第15章

步月歌浑身一僵,猛地抬眼看向傅清言。

嘴唇翁动半天,她犹豫着吐出几个字:“裴先生,她的死难道……”

像是知道她要问什么,傅清言接过话头:“和我没关系。”

他神情冷淡,与往日并没什么区别,看上去也让人相信。

可是刚才那句话实在是太奇怪了。

就好像司南星是因为打了她一巴掌才死的。

而步月歌还记得不久前在元家时,傅清言为了司南星而对元家人做的事说的话。

前后太矛盾了……

可她没法从傅清言的脸上看出一点破绽,只能迟疑的点头:“我相信裴先生。”

傅清言松开手,重新靠回沙发:“行了,你先去睡吧。”

步月歌顿了顿,还想说点什么。

但是看他轻合上了眼,她就把要说的话给咽了回去,然后起身离开。

临走时,她还转头悄悄看了傅清言一眼。

不过依旧什么都没看出来。

步月歌的脚步声刚消失,傅清言就缓缓睁开了眼。

他左手挡住一部分光,眯着眼看着白织灯,双眼微微失神,像是在想什么。

半晌,他缓缓站起身,走过幽长的走廊到东院,最后停在关紧了门的那间房前。

里面……放着司南星的尸体。

莹白的月光落在傅清言的侧脸上,却显得他的脸色有些苍白。

他没有推开门,也没有动作,只一只手无声地伸进了左侧的裤兜里。

伸到底部,他的指尖触碰到一颗颗冰凉的圆珠。

手指一够,傅清言就将那手串握在了掌心中——

那是司南星找人亲手打造、然后特意拿到佛寺开过光的白奇楠沉香佛珠手串。

他佩戴了五年,除了洗澡从不摘下。

曾经的他从没想过有一天会把这手串还给司南星。

更没有想过有一天它会以被丢掉的方式,再回到他的手上。

为什么就不能再给他多一点时间?

傅清言骤然捏紧佛珠,到底没有推开眼前的那扇门。

还没到时候……就快了。

所有的一切,就快要结束了。

无声中,一滴眼泪砸在了房间门口。

……

之后三天,傅清言没离开过裴家,步月歌也被他一直留了下来。

他不离开裴家,代表他身份地位的那辆黑色红旗车就停在大院里。

元家被烧毁了,但到底是几代相传的老房子,元家夫妇叫人重新修缮房子的同时,看见傅清言的那辆车,他们就不敢放松,一直寻找着放火的人到底是谁。

可所有线索都接不上。

看守大院的守卫说当天晚上没有任何陌生人进入大院,因为大院防备设备极多,不存在谁能翻墙进来的情况,那么放火的人只能是大院里的人。

但所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