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江擎深乔年免费小说(余生勿恙)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余生勿恙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江擎深乔年免费小说)

2023-11-28 17:17:28 8
2023-11-28 8
点击阅读全文

  她受了太多委屈,她想要为自己活一次。

  许雅岚继续讽刺道:“江擎深,你看,你的存在本来就是个错误的!”

  乔年握着江擎深的手用力了几分。

  江霄看着许雅岚:“雅岚,你答应过我的,永远不会将这件事情说出去。”

  许雅岚冷哼一声:“颠倒是非这么多年,我总要为自己讨回一次公道。让小深清楚也明白,他的母亲到底是一个多么自私恶毒的女人。”

  “许雅岚!”江霄猛地三两步冲到女人面前,他抬起手——

  许雅岚毫无畏惧地仰头:“来,你打吧!我无所谓了!”

  江霄咽了口唾沫,终究是没有下手,他别开头,缓缓放下手:“逝者已逝,多说无益。”

  “多说无益?可她的儿子不放过我们啊!江霄,你知道么?沈雪她成功了,她用自己的死让你们父子反目成仇,她恶毒到让自己的儿子变成了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

  那一刻,乔年心尖儿轻颤,她满眼的心疼几乎要溢出来……

  而江擎深,他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在看向江霄时,好似求证般,他声线毫无起伏,只问了一句:“她说的,都是真的么?”

  江霄望着江擎深,片刻后移开目光。

  沉默已经说明了所有。

  乔年没再让江擎深多待下去,她伸手戳戳他的手臂:“我们回家吧?”

  搬家公司的人果然已经等在江家门口。

  甚至没给江霄和许雅岚一个喘息的机会他们就卷铺盖离开了这里。

  他们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

  夜深人静时。

  江擎深再一次踏足这里……

第224章他就像个男狐狸

  原来,人的记忆也可以那么差。

  他已经完全不记得自己在这栋房子里发生过的事情。

  记忆最深刻的那一段往事,也仅仅只有沈雪离世时的画面。

  他的生日被所有人遗忘。他坐在书桌旁写作业。

  沈雪大着肚子难得的抚了抚他的脑袋……

  她笑着喊他小深。

  那是记忆中少有地一段温馨时刻。

  第一次,小男孩儿眼中毫无畏惧警惕的被沈雪抓住小手放在了女人高高隆起的腹部。

  她说他会有一个妹妹。

  她说她累了,撑不到妹妹出生。

  她让那个小男孩帮她拿维生素,小男孩殷勤的接受母亲的使唤……

  他被遗忘了太久,他渴望自己受到关注。

  他够不到那面放置药瓶的柜子,他找来凳子踩上去够到药瓶,将瓶子里的药一粒一粒倒出来递到母亲面前。

  女人苍白的面容上闪现笑意,可她眼角却溢出泪水,泪水越来越多……

  暗夜划过天际,白天里还争吵哭闹的别墅此刻既然显得空荡又乔静。

  江擎深站在空荡荡的客厅里,只觉得胸口生闷,他深吸了一口气,最后上了楼。

  沈雪生前住过的卧室这么多年都被锁着。

  他拿出钥匙将房门打开,里面的陈设布置与他而言都是陌生的。

  早已经没什么记忆了,他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儿,最后坐在了床沿上……

  许雅岚说的那些话都在耳边萦绕,他自嘲的笑了一下,原来,自己的存在真的从始至终都是个错误。

  其实这些话早已经无法再对他造成什么伤害了,可心里想想还是觉得不舒服。

  江擎深正思索着,忽然听到楼下有动静。

  他起身去看,在楼梯口看到了乔年。

  客厅灯光璀璨,女孩手里提着一个蛋糕盒。

  江擎深一眼认出来,那是他常吃的一款草莓蛋糕。

  “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可你还是这样,去哪都不知道,跟我说一声嘛,实在不行,带上我啊!熬夜嘛!我陪你通宵。”

  一直都没什么。

  没什么的。

  这么多年也是一个人过来的。

  可……

  他所有的强大伪装,在看到女孩儿瘦弱温暖的身影时尽数崩塌。

  眼眶微微泛热,江擎深就那么看着乔年一步步走上前。

  他喉咙哽咽了一下,楼道里的灯没开,一楼客厅微弱的灯光透射下光。

  暗影中,男人脸上的表情并不算明显。

  江擎深伸手接过乔年手里的蛋糕盒:“是我吵醒你了么?”

  “笨蛋。”乔年看着江擎深故作坚强镇定的模样,打心里心疼他。她不动声色的骂了一句,语气却是温柔颤抖的,“在你怀里睡了那么久,你以为你出去了我还能睡得着吗?”

  江擎深抬手揉了揉乔年的头:“我的错。”

  “确实错了……”乔年低声嘟囔着被江擎深带到了沈雪的卧室里。

  卧室虽然常年落锁,可房间里一尘不染。

  乔年大概猜到了这间卧室的主人是谁。

  她将蛋糕放到床头柜上。

  江擎深眉眼间都是淡淡的笑意:“是你自己做的么?”

  乔年点头,她失明的时候心里渴望的就是为他亲手做一个蛋糕,现在好不容易能看见了,怎么能浪费了这个好机会呢?

  更何况今天见到江霄和许雅岚时,他们说的话多多少少都对江擎深造成了一些影响。

  乔年知道江擎深是不会主动将自己的脆弱表露出来。

  可他不会表露,并不代表不会难过……

  人心都是肉长的。

  “听说,某人心情不好就喜欢吃甜食。”

  江擎深略微不自在的低了下头。

  他快要奔三的人了,如果还嗜甜的话会不会显得很幼稚?

  “也没有很爱吃。”他纠正。

  乔年将叉子递给江擎深,淡笑着逗他:“你确定么江总,我可是记得某人每天早上都要吃蛋糕的。”

  江擎深老脸一红,开始低头吃蛋糕。

  酸酸甜甜的草莓蛋糕,一小块,糖分适度一点儿也不显得腻。

  江擎深似乎很喜欢,他一连吃了大半,难得这样看着他这副模样,乔年弯唇笑了一下。

  “笑什么?”江擎深侧头看她。

  乔年盯着江擎深唇角的那点蹭上去的奶油,她的手不受控制,有了自己的想法一样缓缓抬起,指尖蹭掉那点奶油。

  然后,在江擎深的注视下,乔年将指腹探进了嘴里。

  一丝丝甜蜜的味道在嘴里晕染开来。

  空气有一瞬间的静止。

  江擎深眸光略深:“好吃么?”

  乔年后知后觉自己做了什么,她含着手指别开头:“这话不该我问你么?”

  江擎深笑了一下:“宝贝,刚刚是在做什么?”

  乔年:“……”

  她能说是自己的手突然有了想法么?

  江擎深吃了一小块蛋糕,随后一手扣着乔年的后脑勺吻了下来。

  甜蜜在唇齿间蔓延……

  呼吸交织成丝,脸红心跳间,最后满卧室都是草莓蛋糕的味道。

  乔年红着小脸往后挪了一点儿:“你怎么这样?”

  “不喜欢么?”江擎深贴着乔年的耳垂问。

  乔年受不了他压低嗓音开口时的蛊惑,她觉得那时候江擎深就是个男狐狸精,要吸她的精气一样。

  她缩着脖子往后躲了一下,这个问题她没回答。

  因为她喜欢,她很喜欢,只要是江擎深做的,她什么都喜欢……

  “对了,别想着糊弄过去!老实交代,你今天想把房子要回来的事情为什么没跟我说?”

  江擎深放下手里的蛋糕,立刻好脾气坐过去将乔年揽入怀里:“年年,这个想法我是在踏足这里之后才想到的,一开始确实没想让他们搬出去。”

  乔年问:“为什么突然想到了?”

  江擎深挑了下眉:“因为,我忽然记不起她的样子了。太多年了,所有人都在遗忘她,而我,竟也在遗忘。”

  沈雪离世时江擎深才五岁,一个五岁的孩子能有多好的记忆呢?

  世人都说江氏集团总裁最是冷漠无情,可又有谁知道他才是这世上最重情温柔的人呢?

  因为原生家庭带来的伤痛,五岁的他在江老爷子铁血手腕中不得不用最锐利的棱角打磨自己,他只有这样才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