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伊小卿墨琛独家小说-伊小卿墨琛无删版小说推荐

2023-11-28 17:13:01 13
2023-11-28 13
点击阅读全文

目光犀利地盯着她,意味深长地说:“待太子登基,你也将是后宫一员,按理说,要封赏家人的。”

那么,她的祖上三代不仅要彻查清楚,但凡活着的,还都要请进墨都来了。

伊小卿不知皇后言语背后的深意,面对这突然的封赏,有点懵:“奴婢、奴婢惶恐。”

她是真惶恐:别啊,她不想一辈子被锁在皇宫啊!

第180章

“你确实该惶恐,我们皇家待你不薄,你却屡次带太子涉险,到底是何居心?”

陶乐纯佯做震怒,发出质问,一是想听听她的说辞,二是想借机观察着她的微表情,来窥测她的内心。

伊小卿不知皇后所想,见自己被怀疑了忠诚,立刻举手发誓:“皇后娘娘明察,奴婢对殿下一片忠心,若有二意,便让奴婢血溅三尺、不得善终。”

陶乐纯重视誓言,见此,也没再追问,而是提醒:“既如此,那以后就离叶家女远一些!本宫也不想再听到太子遇险的消息!”

说到这里,不耐烦地一挥手:“行了,滚出去吧!”

伊小卿早就想滚了,跟他们这些当权者对话可有压力了,忙低头应着:“是。奴婢告退。”

她快速退出坤宁殿,想着皇后的话,也不好去看叶蝉,就安排小太监王敏走一趟了。

王敏一直在坤宁殿外守着,也听到了伊小卿跟皇后的对话,现在听到她这个吩咐,就小声劝了:“伊姑娘,恕奴才僭越,现在真的不宜去看叶姑娘。”

伊小卿皱眉:“就因为皇后一句话?”

王敏摇头:“也不全是,如今反墨复祁组织猖獗,领头人还疑似是叶家人,不管叶姑娘是否牵扯其中,只要她姓叶,注定没个好下场。您跟这样一个人来往,实在不吉利。”

伊小卿听了,很不高兴,反驳道:“怕什么不吉利?你可听说祸福相依,否极泰来?算了,王公公,你若不想去走这一趟,我便换别人去。”

王敏知道这要是换了别人,他就得给别人让位置了,罢了,富贵险中求,就走一趟吧!

“姑娘息怒。奴才这就去、这就去。”

他讪讪笑着,忙带上原先准备的东西,去了慎刑司。

这件事没多久就传到了皇后耳朵里。

皇后陶乐纯躺在摇椅上,手中拿着团扇,一边轻轻扇着,一边说:“一个自身难保的人还有闲心管别人的事?她那么想管,本宫就看她能不能管到底!”

绿枝伺候在旁,听出皇后不悦,忙劝:“娘娘息怒。奴婢看那伊姑娘,就是一时心善。”

陶乐纯听了,嗤之以鼻:“这皇宫里心善的人可活不久。你说,叶蝉为何能活那么久?”

除了幸运,那就是有人暗中施救了。

但什么会救一个罪臣之女?

那只能是同党了。

也就是说,叶蝉跟反叛之人早有勾连。

绿枝不敢回答,只能低头说:“娘娘恕罪,奴婢愚钝。”

陶乐纯笑笑,像是跟她解释,又像是自言自语:“皇上留她活那么久,也是时候让她发挥点作用了。”

什么作用?

绿枝听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刻,就听皇后说:“传本宫的令,将那叶家女吊城墙上晒几天,本宫倒要看看叶家人来不来救!”

她要借着叶家女,引蛇出洞,抓住反叛作乱的同党乃至反墨复祁组织的人。

绿枝也明白皇后的用意,顿觉一场血雨腥风在所难免了。

第181章

“你们做什么?住手!放开她!你们要带她去哪里?”

丹珠抓住侍卫的胳膊,想要拦下他们,但她太弱小了,随便一推,就被推了几个趔趄,然后倒在地上,眼睁睁看着叶蝉被他们带走了。

相比丹珠的慌乱、惊叫,叶蝉就淡定多了。

她安静地跟着侍卫们走,不哭不闹,就攥着手中的干草蚂蚱。

这是伊小卿跟她学着编的,很丑很丑,甚至蚂蚱的腿还少了一只,本来都被伊小卿扔掉了,但她捡过来,一直收藏着,觉得特别好看、可爱。每次看到它,她都能想到伊小卿跟她学时的样子,那时,她两眼亮晶晶的,朝她笑,满眼都是她。

对她来说,这干草蚂蚱承载着她跟伊小卿的快乐回忆。

但侍卫们不知这些,看她手里像是攥着东西,以为是凶器,就大喝道:“手里藏了什么?松开!检查!”

叶蝉很听话,立刻就松开了手,只见她略显脏污的手掌,一只很丑很丑的干草蚂蚱露了出来。

一侍卫见了,只觉自己被耍了,抬手就给打掉了,骂道:“傻子吧!多大了,还玩这东西!”

叶蝉没理会,木着脸,弯腰去捡。

那侍卫见她这样,玩弄心起,就走上前,一脚踩到了干草蚂蚱上。

叶蝉看了,顿时激动起来,呜哇叫着、比划着,想让他抬起脚。

那侍卫其实看出她想说什么了,但就是故意不抬脚,觉得她慌里慌张像只猴子一样上蹿下跳,好玩的很。

叶蝉不知侍卫的险恶用心,一时情急,就用力推开侍卫,捡起了地上的干草蚂蚱。

可惜,干草蚂蚱历经成年男人一脚,已经被踩得面目全非了。

叶蝉看着面目全非的干草蚂蚱,只觉她跟伊小卿的回忆被踩碎了,情绪很激动:该死!该死!你还我的蚂蚱!

她说不出话,只能呜哇几声,冲上去,抓着那侍卫要打,而那侍卫被她推倒在地,丢了脸,本就窝火,见她还想打自己,直接一脚踹她膝盖上,见她被踹得跪在地上,还不解恨,一巴掌狠狠甩了上去。

“贱人!都快要死了,还敢这么横!”

他怒喝着,抓起叶蝉的头发,还想再给她几巴掌,却被她死死咬住手腕,顿时鲜血淋漓,疼得他哇哇大叫。

“娘的!你们就看着!还不快拉开这小贱人!老子要被她咬死了!”

他被叶蝉咬住手腕,疼得浑身脱力,一时竟是甩不开她。

最终几个侍卫一起上手,拉开了叶蝉,而叶蝉处于绝对弱势下,自然被他狠狠报复一通。

“啪!啪!啪!”

那侍卫粗喘着,一脸狰狞,连甩叶蝉几巴掌,还骂着:“小贱人!你竟然敢咬我!让你咬!你给老子等着,老子回头就把你牙齿全敲碎了!”

叶蝉反抗不得,被打得鼻青脸肿,口吐鲜血,几乎要昏死过去。

其他侍卫看不下去,就上前拦住了:

“行了,皇后娘娘说了,要把她吊在城墙上曝晒三日,你这么打下去,她怕是一天都撑不了。”

“对的,你说你也是的,好端端的,跟个女人计较什么!”

“哈哈哈,你们看她这牙口!真狠啊!算不算虎父无犬女?”

“都别说了,刘应虎,你快把伤口包扎了,我们还有正事呢!”

他们把刘应虎劝住了,又去检查叶蝉的情况,见她瘫在地上没死,也就不管了。

等刘应虎简单包扎了伤口,一行人半拖半拽地把叶蝉推上囚车,出了皇宫,直奔城墙大门。

今日久雨大晴,烈日炎炎。

他们把奄奄一息的叶蝉捆住双手,高高吊在了城墙上,还在她脖颈上挂了一个牌子:罪臣叶骁之女叶蝉!

没多久,城墙下,人头攒动,议论纷纷:

“造孽啊!好好一个女娃给祸害成这样儿!”

“叶大将军便是有罪,也罪不及妻女啊!”

“如此对待一个弱女子,这是要遭天谴的啊!”

“怎么突然就吊上了叶家女?难道那天茶馆作乱的人是叶家人?”

“如果是,今天此举就是引蛇出洞啊!”

“哎,你说,那叶家人会来救她吗?”

他们议论到最后,只关注一个问题:叶家人明知是计,会出面救人吗?

第182章

叶风澜很快就收到了侄女被吊在城墙上的消息。

当时,她跟阳霁躲藏在一个老翁家里吃饭,那老翁曾受过祁皇的恩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