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安幼颜祝言风高甜小说-安幼颜祝言风全文在线看

2023-11-28 17:20:23 11
2023-11-28 11
点击阅读全文

川望着何以念,眼底充满了复杂的情绪:“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那日大婚跟她走的不是你吗?”不等季景川说完,何以念便冷声打断了他的话。

之后便是很长时间的无声对峙。

莫名的,何以念很容易将这种情绪代入了她自己和季景川,所有的情绪都是她的真实反映。

但是在导演喊‘咔’之后,何以念便将自己所有的哀伤和难过在一瞬间全部收敛了起来。

她不带任何停留的离开镜头,走到了助理等候的地方。

季景川的眼神,瞬间变得冷淡了下去。

之后的戏,都是二人和其他演员的对手戏。

一整天下来,二人除了剧中的对话,几乎是一句话都没说。

工作人员自然也能在这样的沉默中察觉到一丝不对劲。

上厕所的时候,何以念忽然听到外人有人在说话。

“你说,何以念和季景川两个人在现场冷漠的像陌生人,谁信他们真的订婚了?”

“之前说何以念和弟弟订完婚转头和哥哥搞在一起那个文章你看了没,我觉得……”

对话声逐渐飘远,直到听不见。

不久后,何以念面无表情离开了卫生间。

她知道,就算她刚刚冲出去解释了,也不会改变什么,

毕竟大家对真相本身并无太多兴趣,要的只是一个谈资而已。

晚上拍摄结束,何以念看时间还早,便给乔院长打了电话。

……

回到房间的季景川,见何以念迟迟没有回来,不由蹙了蹙眉。

他掏出手机直接拨了电话过去,却只听见冰冷的客服对他说“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季景川重新回到拍摄现场,只见剧组的其他工作人员正在收拾东西。

何以念不在这里。

季景川面上泛起不耐,随便拉住了一个场务,问道:“看见何以念去哪里了吗?”

场记本来有些懵,想了会儿后说道。

“何小姐刚才出去了,说是和什么院长妈妈约了吃饭。”

第51章

季景川一愣。

直到场务离开,季景川才逐渐反应过来‘院长妈妈’是谁。

时隔多年,他没想到还能听到这个称呼。

季景川拨了个电话出去,很快就查到了乔院长住的酒店地址。

他立即和酒店联系,询问了乔院长定了几晚的房间。

听见有5晚,季景川也就不着急了。

返回酒店等电梯的时候,他忽然听到旁边身后有人走来,口中还在不断讨论着什么。

看身前挂着的牌子,是隔壁剧组的。

餐厅。

何以念和乔院长相对而坐,说着分开那些年后的经历。

说到激动处,乔院长忽然想到什么,笑道:“还记得你捡回来的那个小男孩儿吗?”

“你去医院住院后,他就整天和小姜念黏在一起,小姜念被黏的烦了,就说要去陪你。”

“但小姜念真有了什么好吃的,第一个想到的也是他。”

何以念也跟着笑了起来,低低道。

“只可惜我回去的时候,他已经被亲人找到带回去了。”

二十年前,还叫‘姜念’的何以念在孤儿院的后山上采蘑菇的时候,捡到了一个快要昏迷的男孩儿。

把他带回孤儿院后,自己却突然生病去了医院,一住就是一个多月。

等她回去的时候,那个男孩儿早就已经离开了。

何以念和乔院长一直待到晚上十点多,才从餐厅离开。

多年不见的她们有着太多太多的话想要说。

回到酒店,何以念发现客厅里都是黑的,主卧门下的缝隙也没有灯光露出,便猜测季景川应该是已经睡下了。

她轻手轻脚回到次卧,将灯打开的那一瞬间,身后突然蹿出个人。

何以念顿时被吓住,面上满是惊惶。

当她看清是季景川时,紧绷的身体骤然松了下来。

“你干什么?”何以念的声音隐隐带着怒意。

季景川将人笼在房门和自己身前,声音听不出情绪:“何以念,你懂不懂什么叫做人言可畏?”

几个小时前,季景川在电梯处听着别人说何以念,顿时发了一顿脾气。

何以念眸色一怔,蓦然发现季景川眼底藏着的,是关心。

季景川看着何以念的表情,忽的直起身。

她的手抓在他肩膀的衣料上,因为他的退开而手上一空。

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被季景川抬手一扯,踉跄着到了旁边。

季景川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冷淡表情,直接打开门走了出去。

何以念仍是有些茫然,不明白季景川这是怎么了。

次日。

何以念再到拍摄现场的时候,骤然明显感觉到周围工作人员的态度和昨天不一样了。

中途休息换场时,何以念小声问了助理怎么回事。

助理犹豫了下,开口道:“昨天在电梯口,季总发了好大的脾气,就因为隔壁剧组有两个人讨论你说……说你……”

后面的话助理没有直接说出来,但何以念也差不多猜到了。

季景川听到的,应该和她在卫生间听到的一样。

何以念不自觉朝季景川那边忘了过去,眼底情绪复杂。

晚上。

季景川结束当日最后一场戏,准备收工回酒店。

彼时,拍摄现场已然没有了何以念的身影。

季景川眉眼一凛,低喃道:“还真是忘恩负义。”

坐车回到酒店,已是深夜。

……

何以念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电视出神,睡意一点点袭来。

就在她迷迷糊糊快要睡下去的时候,一只带着凉意的手忽然从她腰后深了过来。

何以念猛地一个激灵,顿时瞪大了眼,

在看见是季景川时,语调有一瞬间的上扬:“你回来了?”

季景川神色未改,将人拦腰抱起朝次卧走去,声音听不出情绪。

“困了就去睡,真在沙发睡着等着着凉?”

何以念就那样看着他,没有说话。

季景川将人放在床上,却发现环在脖子上的手没有松开的迹象。

季景川忽的凑近,眉眼蹙起:“喝酒了?”

何以念点头。

季景川眼神倏地一暗,看得何以念心底发慌。

直到腿上一凉,何以念顿时浑身都紧绷了起来,音量也提高了不少。

“季景川,你别扯我的裙子……!”

第52章

何以念还想说什么,双唇骤然被季景川堵住,只能发出浅浅的呜咽声。

察觉到季景川的手正朝衣摆内伸去,何以念顿时浑身紧绷了起来。

其实季景川还没做什么更深入的事情,可她却感觉自己快要忍不住。

她忍不住痛恨自己对于季景川所有的拥抱与触碰都毫无抵抗力。

不知过去了多久,季景川终于放开了她,然后便听见他伏在自己耳边低哑着声音开口。

“今晚先放过你。”

何以念睫毛轻颤,说不出话来。

身上忽的一轻,季景川已经撑起身转身朝外走去。

第二天。

因为今天以念和季景川的戏都是夜戏,所以白天不用去剧组,可以自行安排时间。

早上九点多,何以念被一阵香味馋醒。

她闻着那香味,忍不住打开门走了出去。

开门的一瞬间就看见季景川将两份什锦炒饭放在餐桌上。

季景川也看见了她,开口道:“过来吃饭。”

何以念晚晚一怔,但还是抬步走了过去。

看着餐桌上简单却材料十足的炒饭,何以念不由愣住。

不过一会儿,季景川又从厨房端出两杯热牛奶放在桌上,将其中一杯递到何以念身前。

“吃完了,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