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沈识礼慕辞(儒雅之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识礼慕辞免费最新章节

2023-11-28 17:11:11 9
2023-11-28 9
点击阅读全文

连季舒然都感叹,沈屿森这个人真是把渣和深情融合到极致了。

大概是从沈屿森这边得不到回音,白家人放下一句“一定会找沈家要个说法”的豪言之后,带着白初离开了疗养院。

隔了一会儿,沈屿森推开房门,对上慕辞的目光,可笑的是,慕辞竟然从那眼神中看到了含情脉脉。

沈屿森深情地说,“辞宝贝,你要相信,我一直都是爱你的,从你没毕业的时候,我就一直喜欢你,你知道的。”

沈屿森的这句话让慕辞的记忆缓缓地收拢成一个点。

上大学那会,她因为出色的容颜成了校园墙上场出现的风云人物,那会,身边追着她跑的人只多不少。

她当时沉浸在学习中,每天宿舍图书馆两点一线的固定作息。

沈屿森投她所好,经常会带她去金融论坛刷脸,这让她在刚开始找工作时的履历比别人光鲜了不少。,

他是很懂浪漫的人,时不时地给她一些小惊喜,张扬的行为没少让同宿舍楼的人羡慕,她却乐在其中,甚至还在毕业走的那天和室友开玩笑说将来请她们当伴娘喝喜酒。

她幻想过自己若是有一天分手会落得多么撕心裂肺的下场,可如今看着模样比自己还要深情地多的沈屿森,她不禁有些质疑自己对沈屿森的感情。

但慕辞不是一个会为回忆停留的人,不愿多想,拿上包包往外走,“好了,我妈妈要休息了,这件事情过几天再说,我觉得你需要好好地思考一下,毕竟现在关系到的可不止我们两个人。”

季舒然跟在她身后,两个人走的飞快,沈屿森回过神来的功夫已经只剩下背影了,他叹了一口气,转身看了一眼在休息的白宁,安静地离开疗养院。

结束完一趟出差回来又遇上这种事,慕辞身心俱疲,一进公寓就瘫在沙发上,季舒然给她倒了杯水,慕辞忽的想到什么,爬起来接过水杯问季舒然,“你去的时候,我表妹和我妈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诶,就是那些话。”季舒然背过手解bra,解到一半,一下停住,“对了,好像我刚进去的时候,你妹妹对你妈妈挺有敌意的,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看错了。”

慕辞的家事,季舒然不方便多介入,点到为止。

慕辞抱着茶杯,沉沉地吸了一口气,两年前,白初的父母和她爸丧生于同一场车祸中,那个时候两家人的关系颇好,是以意外定性的,白初那话又是什么意思?

她想的入神,滚水下肚的时候,烫的她连“嘶”了好几声。

烦心事解决了大半,慕辞晚上睡得格外好,还罕见地没做噩梦。

翌日,结束了出差的慕辞一早就到公司上班,照常卡点抓着胸牌冲到打卡机面前,踩着点进公司。

早上的事情不多,慕辞刚把海城的那家公司信息登记在册,赵玫滑着凳子怼到她面前,小声咬耳,“你真牛逼,这么高价格的房间都敢开,你不怕林珊珊给你穿小鞋不给你报销啊?”

“你说什么?”慕M.L.Z.L.辞乍时觉得自己耳朵出了问题,赵玫下巴一抬桌上她的手机,“自己看喽!”

慕辞捞起手机,就看到了林珊珊在工作群里发的关于规范出差费用的新通知,尤其是酒店费用这块做了严格的限制,统一不准超出一千块一晚。

“你没来之前,林珊珊就在办公室里明里暗里地吐槽,说你是大小姐,必须得住一晚一万块的套房,还特意把账单发到沈总那里,要是直接经过她的话,她肯定不给报销。”

慕辞被惊得咬了一下舌头。

赵玫继续说,“不过你说她紧张个什么劲,又不是用她的钱,她还能评个优秀员工不成?”

慕辞张了张嘴没说话,赵玫刚走,她的手机就收到了公司财务打过来的报销费用,总计一万两千块。

他这是在干什么?她可没给过他账单。

慕辞抓起手机,想一问究竟,可刚点进对话框,手猝然顿住。

她竟然后知后觉地明白了他的意思,能对上时间的酒店账单,她压根就没有。

手指悬空在屏幕上一会儿后,缓缓发出去了一句“谢谢。”

空旷的聊天记录上,这一句谢谢显得有点突兀,但是慕辞清楚沈识礼一定知道她消息。

整整一个上午,沈识礼都没回她消息,她猜测对方应该是在忙,今天早上林珊珊还提了一嘴,说是沈总有事,这段时间不会出现在公司。

下午的时候,请了半天假的高合终于到公司,一来就夸赞了慕辞一番,说也就是她能顺利地把海城的项目拿下,慕辞把这一切都归功于沈识礼的努力。

“你瞧瞧,谦虚地嘞,那沈总干嘛不带别人,专门带你啊?那肯定是看中你的能力呗!”慕辞隐约觉得这句话和她之前所想有冲突,高合拍了拍她肩膀打断了她的思绪,“巧了,来了一个新项目,你负责?”

“行啊。”赚钱这件事情慕辞义不容辞。

高合和慕辞就新项目在办公室里讨论了整整一个下午,不是什么难活,缺的是心细,一个下午的磨合,大致方向定了下来。

六点多的起亚大多数办公室空无一人,慕辞和高合道别后下楼,这个时间点很不巧地遇上了晚高峰,这片科技园都是这个点下班的上班族,挤成一锅粥。

排了五分钟的队,才打到网约车。

不多时,一辆车停在慕辞的面前,她打开车门,熟练地报四位数尾号。

车子开出去后十分钟,慕辞发现司机走的并不是回家的路,就在这时,手机上骤然响起标记着网约车司机的电话。

慕辞当即意识到不对劲,抓住车门吼:“停车!”

年轻的司机抬了抬墨镜:“慕小姐,小沈先生让我来接您去沈家,还希望您不要为难我。”

第41章 光

慕辞尝试推了一下车门,没推动,目光灼灼地盯着司机,司机目视前方有素养地不回应她,早有准备。

给沈屿森甩了个电话,沈屿森没接,她又切进对话框发了个问号。

始终没回。

如司机所说,车子开到沈家门口就停下来,苏城的梵宫别院是近来苏城地价最高的别墅群,毗邻几大商业区,更是有人文景点依傍,价格居高不下,九位数的价格在这地界只少不多。

然后慕辞看到梵宫别院进处铺着的满地鲜花,印衬着昂贵的红色羊绒地毯,飘着的透明彩球以及立在旁边扎眼的大红色牌。

见她下车,沈屿森从人群中出来,三两步迈到她面前,要挽她的手,“我爸妈很赞成我们,所以连夜让人准备把这件事情定下来,从两年前我们认识的时候开始,我就期待着这一天。”

“辞宝宝,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对,那边的事情我会解决好,今天的事情你也别有心理压力,今天上午我爸妈特地你丢面子。”

“定下来之后,我们就登报找媒体公示。”

慕辞一怔,果然在人群尽头看到了白宁,是被沈家临时从医院里接出来的,还坐着轮椅,沈母亲自推着,白宁脸色淡淡,面无表情。

沈家几位排的上名的长辈均在现场,几张脸慕辞在葬礼上都见过,操着官方的笑容,虚假的像是泥塑硬雕出来的,慕辞想起之前媒体对沈家的评判——沈老爷子去世之后,沈家由沈屿森父亲沈明君和沈识礼共同操持,来的那几位是和沈明君关系极近。

沈父沈母站在门口和她点头示意,旁边的人脸上也都是赞赏的神色,似是一场喜事当前,除了慕辞,她屏着一口气看着和周围格格不入的自己,和她一样格格不入的还有一个人——沈识礼。

沈识礼是从小道上进来的,停在红毯尽头,在一群四五十岁的老成者中格外显眼。

他站在沈明君身边,像是两个时代的人,单手不插着兜,另一只手握着手机回消息,冷峻的脸上尽是严肃之色,隔了一会儿,收起手机,侧头瞥了一眼沈明君之后,清淡的眼不着痕迹从她身上掠过,仅仅一瞬。

出神间,手臂忽然被拉了一下,慕辞凝眸,沈屿森强硬地拉着他往白宁那边走。

“伯母,我今后一定会对慕辞好,从今天开始我就是您的亲儿子。”沈屿森西装笔挺,虔诚地立在她面前,“我保证,慕辞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白宁闭上眼,不情不愿地“嗯”了一声,表情里似是带着被逼迫,慕辞伸手想推推沈屿森,但最终没成功,眼一转,打算说什么的时候,沈屿森又自顾自地把她引荐给自己的长辈,除了沈识礼,他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