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甜宠文强推陈流月吕少煊 陈流月吕少煊免费全文阅读

2023-11-28 17:13:18 10
2023-11-28 10
点击阅读全文

陈流月你是真的疯了,这么恶毒的罪你也要安给你妹妹!”

“我今天把话放在这,你要是还想做我陈家的女儿,明日就准时来送凉儿成亲!”

陈流月偏着头,嘴角流着血,却还是将背偏执的挺直。

她擦掉嘴角血渍,明艳的眸子只剩黯淡:“那就请您把我逐出族谱吧!”

话落,她转身离开。

萧凉儿颤抖的躲在吕少煊怀里,暗暗勾唇。

吕少煊刚一动,她就立马换成柔弱面孔:“少煊哥,你别走,我怕……”

吕少煊望着陈流月的背影,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有跟上去。

他想,只是一个假成亲,等结束再跟流月好好解释,她一向明事理,一定会谅解他的。

可陈母却被气得捂胸,哪怕陈流月已经走远,她还要高声数落:“陈流月,你有本事,就再也别回来!”

“娘,你别气坏了身子,是我的错。”

“凉儿你没错,是你那忤逆的姐姐不称心,让她滚,等她知道错了,自然会和从前一样滚回来道歉。”

一字一句,哪怕隔着距离,这些话还是清晰如针刺般扎进陈流月的耳朵。

认错,道歉……

她不明白自己要认错什么,又需要道歉什么?

陈流月刚踏出陈府,就忍不住开始打量周遭行人。

有丈夫牵着妻子,有母亲抱着孩子,他们眼中的温情,是她10岁之后就拼命想要握在手里的东西……

可惜,她越努力,越失去。

这时,身后响起“噼里啪啦”爆竹声。

她下意识回头,就见陈府门口不知何时贴满了红绸,而小厮正在高呼——

“明日我家小姐出嫁,陈府将大摆筵xi唱戏整日,到时恭候城内各位贵客前来喝杯喜酒。”第8章

听到这句话,陈流月只觉心更凉了。

如果这真的只是一场假成亲,又何须府门大开,弄这么大阵仗。

夜色逐渐笼罩大地。

寒风呼啸,天空也忽然飘起了雪花。

陈流月目光的空洞望着虚空,任由雪花落在她的眉心,脸颊,唇边。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明明洁白无瑕的雪花,竟然也是苦的……

身后鞭炮声不断,人们的恭贺声也不断。

那一句句的祝福与恭贺全都如同利剑,尽数入耳——

果真印证了萧凉儿的炫耀,她陈流月10岁那年守不住亲情,18岁也守不住爱情!

她所拥有的,全都被萧凉儿一点一滴夺走,分寸不留。

“噗——”

陈流月的喉间涌满腥甜,一滴一滴从嘴角滴落在地,染红了雪。

心口撕扯作痛,尽管她紧咬唇瓣,但还是剧烈咳嗽,吐血不止。

她嘴角扯出抹苦涩的笑:“果真是……大限将至。”

可她实在不甘心……

凭什么从不作恶的她要受尽逼迫,歹毒的人却活得幸福美满?

陈流月擦掉血迹,忍着身体绞痛,踩着白雪一步一步走向军营。1

寒冬的夜雪如刀子般割开她的脸颊,沾满在她的发丝,她恍若一夜白头,苍老如老妪。

眼前如走马观灯般闪过,父母和兄长的苛责,萧凉儿的挑衅,还有吕少煊的变心……

她遥望着天,只觉得这落下的雪都是她的冤屈。

她有什么错,她又何错之有。

凭什么到死,都没人知道自己的冤!

陈流月走回军营后,直接走进议事厅,提笔写下了这一世的委屈。

致双亲——

“爹,娘,小时候你们常说,我是陈府的掌上明珠。兄长也因我喜欢骑马,时常将我架在脖上哄我开心,说会一辈子疼我……”

“但孩儿不明白,为何萧凉儿来了之后,你们的眼里就只有她?”

“女儿做什么都是错的,什么都要让给萧凉儿,我不让就是我气量小,就是歹毒——”

“就连陛下赏赐的夜明珠,我健康的身体,甚至连我的夫君……我真想知道,你们为了一个真正的恶人,逼死亲女儿,亲妹妹时,会是何等感受?”

还有吕少煊——

寒风凛冽,陈流月僵硬许久,墨水滴在宣纸上都快结成冰。

半响,她才颤抖着重新沾墨下笔:“吕少煊,你的‘泛爱’,我要不起……如果还有来世,我恳请上天让我们永不相见。”

风雪更大,帐篷里的烛台摇摇晃晃,即将熄灭。

这时,副将匆忙来报:“陈将军,北凉十万大军突然夜袭,距燕阳城只剩十丈之远!”

北凉大军是出了名的残忍,所到之处,连婴孩都必屠之。

陈流月眉心一跳,捏紧了信封——

倘若北凉大军抵达,燕阳城必会成为一座死城。

那城中的百姓,还有抛弃她的‘亲人’

也不会有任何活路!

片刻后,陈流月咽下喉中腥甜,走出帐篷,对着将士大声喊道。

“将士们,我们身后就是燕朝的江山社稷黎明百姓。北凉这一战,我们绝不能退!”

身后一众将士瞬间整齐列兵,穿盔戴甲。

号角声响,鼓声震天,燕阳必胜!

陈流月也穿上引以为傲的铠甲,翻身上马。

举兵走出城门前,她回首望向陈府的方向,那里应该在锣鼓喧天,张灯结彩。

也罢,她已不是陈府的大小姐,也没什么好留恋的了。

“咚,咚——”

陈流月收回目光,挥起战旗,敲响战鼓,直指十丈之外的北凉大军。

“众将听命,随我守护燕阳城,杀!”第9章

浓烟四起,烽火连天。

这一战,从黑夜到白昼。

陈流月一路斩杀敌兵,银色的铠甲早被血浸红。

哪怕连中三箭,嘴角不断流血,她只能忍着,转头手中剑直指敌军首领——

“杀——!”

她只这一字,就重新点燃士气。

霎时,喊杀声震天。

陈流月忍着背身上剧痛,拼尽全力直奔敌将的头颅。

她弯腰策马,让副将干扰对方视线,直奔敌将侧身。

敌将被他们这突如其来的配合震慑,连忙举刀向两人砍去。

陈流月侧身一闪,故意对着副将大喊:“砍他手——!”

敌将翻身去砍,陈流月从后偷袭,等对方回过神时,她以身去挡,快猛斩下了敌将的头颅。

这一招,当年爹爹还疼爱她时,亲手教她的,回马枪!

陈流月拿着敌将的头颅,重重从马上落下倒在雪地之中,溅开一地的血。

陈流月侧目看着头颅,鲜血大口从喉中涌出,她却痛快一笑:“一条命换一座城,值——”

“将军!!”副将红着眼呐喊。

雪花飘下,落在陈流月脸上,身上。

她强撑着持旗爬起,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高喊下令:“众将听令,敌将已诛,给我杀!”

“杀——”

敌将被斩,敌军很快就全数投降。

随着上方胜利的战鼓号角响起。

大雪中,撑着旗帜身中数箭却昂首站立的陈流月,才含笑闭眼重重跪下,彻底低下了头。

……

“呼呼——”

飓风暴雪,疯了似拍打窗棂。

吕少煊正在病榻前陪着萧凉儿,心口莫名一阵隐疼,空落落,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东西。

他下意识来到陈流月的房间,可里面空无一人。

就连被褥都仿佛没被动过,她真的没回来。

突然,同在御医院任职的张太医,急切的上门求助:“吕太医,昨夜北凉敌军来袭,我方战士迎敌,有一将领被三箭穿心,生死不明!”

“我知道你正在休沐,可你是燕朝最高超的医者,能否随我去救人?”mlzl

吕少煊听完,出于医者的本性,立刻就动身出发,可就在这时——

萧凉儿跌跌撞撞跑了过来,手里还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