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魏宛凝朱羽廷小说全本阅读 魏宛凝朱羽廷推荐免费新书

2023-11-28 17:22:00 13
2023-11-28 13
点击阅读全文



每一张脸重合在一起,成了她至今念念不忘的执念。


朱羽廷占据了她年少青春的十年暗恋。
她终究还是舍不得。


在长久的沉默当中,魏宛凝长长吐出一口气,将小笼包推开。


“你说的,最后一次。”


这天晚上。


魏宛凝又一次做了个奇怪的梦。


梦见了在婚礼前一周,朱羽廷喝得烂醉,自己去接他回家。


他倒在她怀里,呢喃不清说着什么。


她没听清,便将耳朵靠过去:“你说什么?”


随后便听见朱羽廷说——


“思思,我真的好想你,你为什么不肯见我?”


朱羽廷向来高傲,这样卑微的模样,魏宛凝只见过两次。


一次是三年前,他跟陈思思彻底分手的那段时间。


他颓废躺在满屋的空酒瓶堆里,魏宛凝去看他时,他眼眶通红,正在不厌其烦地给陈思思早已经注销的号码拨去电话,语气乞求:“思思,我不想分手……”


而梦里这次,是第二次。


她看见梦里的自己在听见这句话时,脸色明显僵住,半晌,却又装作没听见一般,扶着朱羽廷上车回家。


说好的最后一次机会,到此刻变成了耳边风。


魏宛凝浑身冷汗从梦里惊醒。


梦里的痛意仿佛能化为实体,狠狠刺着她的心,半天不得缓解。


可笑的是,她想到自己若是真面对梦里的场景,竟不知道会选择继续原谅还是跟梦里一样视而不见。


难道自己……真的就这么犯贱吗?


好在,一切只是一场梦!


她翻了个身,试图去朱羽廷怀里寻找安慰,却摸了个空。


心下登时一惊,魏宛凝拿起手机一看,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朱羽廷傍晚时给她打过电话说是在应酬,让她先睡。


怎么这个点还没回来?


魏宛凝拿起手机,正犹豫要不要打电话时,朱羽廷的电话便拨了过来。


“羽廷……”魏宛凝忙接起。


下一刻,有道熟悉的女声从那头传来,带着炫耀般的语气。


“魏宛凝,你的未婚夫喝醉了,你要过来接他回去吗?”





第4章



脑子里有什么东西轰然炸开。


是陈思思!


心脏好似被无形大手紧紧攥住,呼吸都变得艰难。


不知过了多久,魏宛凝才听见自己的声音:“地址给我。”


她脑子乱糟糟的,不知怎么赶到的酒吧。


踏进包厢时,朱羽廷正紧紧拉着陈思思的手,几乎是跪在地上。


这一幕狠狠刺痛着魏宛凝的双眼。


而陈思思就这么高高在上地睥睨她,勾起唇角:“你的未婚夫真的很烦,我怎么都推不开,麻烦你过来拉一下吧。”


魏宛凝冷下脸走过去,俯身去拉朱羽廷。


“羽廷,我们回家了……”


她试图去掰开朱羽廷紧紧拉着陈思思的手。


没掰动。


喝得烂醉的朱羽廷甚至将她推开了些:“走开。”


魏宛凝的脸色一白。


陈思思见此,笑了,故意柔声道:“唉,他从以前开始一喝醉了就这样,是无心之举,你别怪他。”


魏宛凝只觉嗓子眼被酸涩感堵得死死的,深呼吸几下才勉强挤出一抹笑:“我知道的,我认识他的时间比你久,怎么会怪他?”


陈思思不屑一挑眉,下一刻,朱羽廷的声音窜入了魏宛凝的耳朵。


他说:“思思,我好想你……”


刹那间,魏宛凝整个人僵在原地。


陈思思像胜利者一般看过来,无奈般叹了口气,“羽廷,魏宛凝还在这里呢,你不该这么说。”


“魏宛凝是谁?我只想要你……”


朱羽廷的回应如一盆冰水迎面浇下,浇得魏宛凝透体生寒。


只觉自己,像个笑话。


她再听不下去,松开了手。


“看来他不愿意跟我走,麻烦陈小姐照顾他了。”


说完,魏宛凝几乎是从陈思思家落荒而逃……


回家路上,她红着眼,不自觉便踩下油门不住加速。


等反应过来时,只听砰地一声响,她追尾了前面的车。


她慌忙下车查看情况。


前面的车主也下了车,魏宛凝先开口道歉:“对不起,是我的错……”


“追尾当然是你的错。”


对面的男人长了一张精致堪比艺人的脸,声音磁性好听,语气却不那么悦耳。


他冷着脸,掏出手机打开二维码:“今天很晚了,先加微信,明天我报完赔损找你。”


“可以,我会照价赔偿的。”


魏宛凝尴尬地拿出手机扫码。


很快,对面收到了她的好友申请。


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感觉对方神情透着一丝古怪。


“你这个头像是网上找的吗?”他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魏宛凝的头像是自己以前养的一只长耳兔,很久没换过了。


她狐疑看他一眼,但还是回答:“不是,是我以前的宠物。”


闻言,男人眼底闪过一丝什么,没再多说,通过了她的申请,同时发过来三个字。


程鹤宁。


他的名字。


魏宛凝很快离开现场。


殊不知,身后的程鹤宁视线落在她的头像上,眸色渐深。


……


朱羽廷是在第二天早上才回家的。


他还特意买了一束魏宛凝喜欢的红玫瑰。


玫瑰鲜红艳丽,香气浓郁。


魏宛凝看着那花,只觉跟那天的小笼包一样此地无银三百两。


“吟吟,我昨晚应酬太晚了,怕回来打扰你,就在外面睡了!”


朱羽廷语气自然,若无其事扯着谎。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