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2023年精选热门苏夭嬴北霆全文无删减版在线阅读

2023-11-28 17:15:06 10
2023-11-28 10
点击阅读全文

嬴北霆冷淡地打断他:“这是我们之间的事。”

嬴天谕面色一凝,心中叹息一声,最终还是没有多说。

嬴北霆回了长明殿。

蓝萝迎上前,笑道:“殿下劳累多日,阿萝为您炖了汤。”

嬴北霆皱起眉:“你伤势未好,不要下床走动。”

蓝萝嘴里发苦,除了吸收不了心头血是真的,其他的,都是她装的。

可嬴北霆却还是因此不肯碰她。

见嬴北霆接过了汤,蓝萝眼里闪过算计。

她软声道:“殿下,如今天帝归来,会不会觉得我的存在委屈了苏姐姐?”

嬴北霆眼里升起反感,不愿多说:“这些事,你不必多虑。”

可他却不自觉想起那日在禁地,苏夭身后显露的狐尾。

嬴北霆沉思几秒,站起身道:“我出去一趟。”

蓝萝一慌,却阻拦不及。

片刻后,天云殿。

嬴北霆信步走入殿中。

只见一株苍天桃树下,苏夭正望着远方出神。

雪苏衣裙勾勒出她掩饰不住的妩媚身段。

这一幕,让嬴北霆忽然想起第一次见到她的场景。

那时,她还只是个不到他膝盖高的小人儿,看见他的第一句话却是:“你就是我的夫君吗?”

若……苏夭不是狐狸该多好……

这时,苏夭抬眼看见了嬴北霆,心中一颤。

虽然意外他会来,但还是叫人上了他爱吃的桃花糕。

然后坐在一边,心里悲哀发现,如今她跟嬴北霆竟没有任何话可说。

踌躇片刻,她才开口:“殿下,狐族回去时,我想去送送他们。”

“你不必告诉我。”嬴北霆顿时没了吃下去的心思,“我只是来警告你,狐族这次有天帝撑腰,但下次最好不要再撞到我手里。”

苏夭闻言,心底像被塞了团棉花。

明明此刻两人只是方寸之差,却觉有万里之遥。

她心中苦涩无比,忍不住问道:“这万年来,你对我就真的没有过片刻心动?”

“一刻都不曾!”

嬴北霆起身要走,转身时身体却猛然腾起热意。

他目光落在糕点上,神色可怕。

“你竟敢用这样下作的手段?”

苏夭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下一刻却觉天旋地转,被嬴北霆狠狠甩在床上!

望进他眼底的猩红,苏夭终于意识到什么。

“我去找药神!”

她再喜欢嬴北霆,也不愿他们的新婚之夜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嬴北霆却狠狠咬在她锁骨上!

“苏夭,别做戏了!”

下一刻,剧烈的疼痛贯穿苏夭全身。

第6章

“嬴北霆,疼!”

可嬴北霆的动作毫不怜惜。

苏夭闭上眼,一滴泪从她眼角滑落……

长夜终明,苏夭恢复意识的时候,身旁空无一人。

浑身狼藉一片,她连抬手都困难,只能强撑着坐起。

苏夭想不到,自己的第一次,竟会是如此。

她心里酸涩难当。

收拾好自己,苏夭再度坐在桃花树下,心口处突然传来尖锐疼痛。

自从取了心头血,她的伤一直不好。

这时,一只狐狸从空中跌落,化作人身,跪在她面前:

“苏夭少主,狐族在回青丘的路上被一群身穿黑甲之人截杀,锦玉少主和几位长老,不知所踪!”

身穿黑甲?黑甲军!

苏夭脸色一苏:“让狐族众人立刻去找。”

说完,她快步走出天云殿。

长明殿内。

嬴北霆正看着卷宗,突然,殿门被推开,苏夭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嬴北霆毫不留情的呵斥:“九重天上万载,你还是这样没规矩!”

苏夭走到他面前,声音有些抖:“族人来报,狐族回程那日,被身穿黑甲之人截杀。”

嬴北霆眉头一皱,却不屑解释。

他眉眼冷漠:“像狐族这般狡黠毒辣的兽类,正道人人得而诛之。”

苏夭心口像是被剜去一块。

这时,她手中传音玉亮起,族人的声音传出:“苏夭少主,我们在万蛇窟找到了锦玉少主。”

苏夭一惊,狐族跟蛇族乃是死敌,只怕是趁此偷袭。

她仓皇看向嬴北霆。

道歉的话刚到嘴边,却见他一眼也不看自己,径直起身离开。

苏夭心里一空。

这时,传音玉却再度传出焦急声音:“苏夭少主,锦玉少主重伤垂死,族中医者无能为力!”

苏夭一慌,定声道:“将锦玉送去药神宫,我随后就到。”

当苏夭赶到药神宫,正好看到药神撤去灵力。

她急忙上前:“药神,锦玉她怎么样了?”

药神叹息一声:“天妃,这是黑甲军的独门秘药,一旦沾染,无药可救。”

苏夭如遭雷击,她垂眸,呆呆看着锦玉。

向来干干净净的小狐狸,皮毛沾满血迹,此刻呼吸弱得几乎不可闻……

“锦玉……”

苏夭无力的半跪在榻前,她伸出手却连碰都不敢碰,连指尖都在颤抖。

榻上的小狐狸就在此刻缓缓睁开了眼。

下一刻,竟化作了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

小狐狸从小被宠溺长大,性子野惯了,从未化作过人型。

这是苏夭第一次见她人身。

榻上的小姑娘眨着眼,费力握住苏夭的手指。

笑着说:“姐姐,你看,我长大了,能保护大家了。”

“我……我这回杀了几个蛇族,还护住了二长老呢。”

苏夭胸口似被紧紧揪住,一瞬哽咽不成声。

锦玉意识已经渐渐模糊,却还努力朝苏夭笑着。

“好可惜,姐姐……你答应带锦玉去人间吃的糖葫芦……锦玉好像吃不到了……”

“不会的!姐姐一定会带锦玉去人间……”苏夭紧紧握住手中小手,不断摇头。

锦玉只觉得眼皮沉重:“姐姐,锦玉好冷,你抱紧我好不好?”

苏夭连忙抱紧她,浑身颤抖不已。

怀中,锦玉的声音慢慢低下去:“长老说,狐族死后……要回归祖地才能保佑自己想保佑的人,姐姐要记得……记得把我送回去,锦玉想……保护你。”

苏夭听到这话,心头俱震,她几乎不敢低头,颤声喊道:“锦玉?”

无人应答。

她低下头。

怀中的小姑娘缓缓闭上了眼,化作一只声息全无的小狐狸。

第7章

“锦玉?”

苏夭睁大眼,泪水一滴滴落在小狐狸焦黑的皮毛上。

她轻轻晃着小狐狸:“你醒醒,姐姐答应你的糖葫芦还没买呢……”

可找她要糖葫芦的那个孩子,再也不能回答她了。

她的妹妹锦玉,死了。

苏夭长长一声哀鸣,撕心裂肺。

身后狐族纷纷哀泣不已。

许久后,苏夭红着眼抱起小狐狸就往药神殿外走去。

药神见此,紫眸划过一丝兴味,倒不知嬴北霆若是恢复了真正的记忆,会是怎样一番有趣场景。

想了想,他暗中给蓝萝传去消息:苏夭已去寻嬴北霆,小天妃可再添一把火。

……

长明殿外。

蓝萝挡住苏夭去路,看着她怀中的小狐狸,啧然出声:“真是可怜啊,你说,她要是乖乖的把血献给我,又怎会死得这般难看?”

苏夭停下脚步,盯着蓝萝:“你说什么?”

蓝萝笑了:“我说,死得真好。”

话音刚落,一道红芒直直刺向她咽喉!

蓝萝堪堪躲开,感觉到耳尖的刺痛,她惊惶看向苏夭。

她能感觉到,苏夭是真要杀了她!

看着苏夭手中显现的长剑,蓝萝终于慌了。

她狼狈的往长明殿内逃去,嘴里仓皇大喊:“殿下,救我!”

就在苏夭即将刺中她那一刻,一道金色灵力汹涌而出,狠狠朝苏夭席卷而去。

苏夭躲避不及,被击中胸口,在空中喷出一口鲜血,狠狠坠地。

“放肆!”

嬴北霆从殿内走出。

蓝萝急忙躲到他身后:“殿下,苏姐姐一看到我,就朝我冲来,说要杀了我!”

嬴北霆眼神转瞬比冰还冷:“苏夭,你真当以为我不敢杀你。”

苏夭一手紧紧搂着小狐狸,撑着爬起身。

“你怎么会不敢?”

她看向嬴北霆,吐着血却笑了,笑得比哭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