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许清莞梁墨白高质量热文推荐试读-许清莞梁墨白完整章节阅读

2023-11-28 17:14:43 10
2023-11-28 10
点击阅读全文

他试图解释。

可许清莞只是轻笑:“世子,我说过的,你不该来我许府,你瞧,你不在意流言,可你祖母在意,你身后的侯府在意。”

“我最后同你说一次,我们不合适,你就该做你的侯府世子,日后继承侯府成为侯爷,可我一介孤女,配不上你。”

“你再纠缠于我,除了能让你自己心安之外,并不能让任何人顺心。”

“我因此烦扰,侯府也因此担忧,外人更加是看了笑话去。”

“所以,何必呢?”

她字字坦然落下。

梁墨白神色暗淡了下来,他张张嘴想反驳,却发现自己似乎竟无从反驳起。

最终,他还是没能跨过许府门槛。

“清莞,终有一日,我会重新扫除我们之间的障碍,让你重新接受我的。”

他身影远去。

许清莞的眉头却未曾松懈下来,她长长叹了口气。

她一听梁墨白最后那话,便知道他根本就尚未明白她真正所想。

罢了。

日后他总会明白的。

如今首要ʟʋʐɦօʊ之事……

还是府中那位。

许清莞进了府,一路朝着最里处的屋子走去,管事正迎面走来,见了许清莞低头行礼:“小姐回来了。”

“嗯,他今日如何?”许清莞张口询问。

管事是姑姑派给她最信任之人,因此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收留段景珩之事,她都未曾瞒过管事。

“段公子今日早上醒来,老奴已经替他换过药,也送了些吃食过去。”

“不过段公子似乎心事重重,说想独自休息,老奴便没有打扰。”

管事一一告知。

“好,我知道了。”

许清莞点点头,便朝里屋走去。

既然段景珩醒了,她倒是有不少问题想趁此机会问个清楚。

第24章

进了房间。

许清莞妥善关上门,疾步走向床榻。

“段景珩!你醒了是不是该回答我……”

话才起头。

见到了无踪影的床榻时,所有的后话戛然而止。

许清莞眸色大震,巨大的怒气与被戏耍感油然而生。

段景珩竟然跑了!

第一次他也是突然消失无踪影,可那时他好歹是养好了伤才跑,这次竟然在第二日便溜了!

他就ɖʀ这么不敢回答她的疑惑?

许清莞眸色冷凝,她倒是想看看,这次他是否还会跟上次那样厚脸皮重新出现。

床榻上留了一封信。

许清莞走过去,将其拆开。

见到里面的内容时,她气笑了。

只见信纸上寥寥数语,没有一句正经话,尽是些插科打诨的混账话。

最后一段他写:

莞莞,你昨夜要求赔偿的数目我今日算了算,实在太过巨额,你知晓的,我这人只懂吃喝玩乐,家底虽丰厚,也经不起我这样玩。

思来想去,既然赔不起,我也只能以身相许了。

不过我此刻这身子又弱得很,怕你嫌弃,就先回去补补身子。

日后再见,定还你一位康健富有的相公。

“……”

许清莞盯着那信纸久久无言,饶是想象着有段景珩那张俊美的脸念出这些话,她也实在是受不了。

也不知道他是从何处学来的这些浪荡话,实在叫人恶心。

她毫不犹豫将信纸烧成了灰烬。

看着床边只剩残渣的药碗,眸色不禁还是露出几分担忧。

她明白,段景珩这次恐怕是真的遇上了难处,不然不会在这种重伤时刻还要离开。

但仔细想来,她又确实对他一无所知。

也自然无从得知他的近况。

她摸着身边的玉哨,不禁无奈叹气。

看来明日要将这玉哨还给段府管事了。

翌日。

许清莞也确实再度去了牢狱,想将这玉哨还回去。

不过才到牢狱说明来意,那狱卒便说:“段府所有人昨夜便被人接走了。”

“接走了?这是何意?”许清莞一愣。

狱卒摇头:“具体情况我也不知,但是是被宫里的御林军来人带走的。”

宫里的御林军将段家下人押走的?

许清莞心头一颤。

记起姑姑信中的警告,心底不禁升起一股寒意。

忽地,她记起前世一桩朝廷大事。

当时说是有敌国皇子潜入盛京,试图刺杀陛下,后来被三皇子识破揭露,设陷将那群敌国人一举打下。

难道……

许清莞心寒至极,不敢再细想。

段景珩若只是普通的家世复杂,她信他救他,可若他真是那敌国皇子,自己的好心便就成了叛国帮凶!

她自然希望段景珩是好人,可如今种种迹象,让她心犹如沉入不见底的深渊。

回到府内,当天下午。

京中府衙便大肆宣扬布告,说是三皇子抓获了敌国奸细!

许清莞听着,神色恍然。

哪有这么巧的事,早上御林军从牢狱调走段家人,下午便传来奸细落网的消息?

看来段景珩恐怕如今已是凶多吉少了。

几日后。

许清莞接到三皇子请柬,说是设了庆功宴,邀她前往。

接到请柬,许清莞的手心却冒了汗。

自己与三皇子素未谋面,他为何要邀她?

第25章

准备前往三皇子府邸时。

许清莞心生忐忑,她想,自己与段景珩的朋友身份,三皇子起疑也是正常,她虽救过段景珩,却从未有过其他心思,只要自己实话实说,应当也不算什么大事。

只不过,她怕的是连累姑姑。

不管如何,许清莞已下定决心,若三皇子真要怪罪,自己便一力承当,不能让姑姑受影响。

这般想透了。

她也就坦然不少,上了马车前往。

抵达王府。

许清莞在丫鬟的陪同下入府。

府中假山流水环绕,气派热闹。

在门口迎客的是三皇子的夫人,许清莞此次前来,府中宾客众多,按礼仪她戴着白纱斗笠,交过贺礼后便由王妃领去内院女子所在处,只等开宴后再重新到宴厅。

许清莞前世不曾跟三皇子府上打过交道。

因此琢磨不透这位王妃是何性子。

到了跟前,她规矩行礼:“王妃,小女是许府许清莞……”

刚自报姓名。

却见王妃神色露出几分诧异,当即拉住了许清莞的手亲昵道:“原来你就是许姑娘,久闻大名。”

许清莞一怔,她不知王妃从何能知道自己的名字。

难道是三皇子……

这样想着,许清莞心口骤然一沉。

随即又听王妃笑道:“你与世子之前的婚事也算是盛京一大奇闻了,后来又听说你还独自撑起了许府,还经营起酒楼来,我那时便想,你这女子不简单,日后我定要见上一见的,没想到今日总算是有机会了。”

王妃言谈间并无敌意,言笑晏晏,看起来十分和善的模样。

许清莞心头的恐慌也在这话中莫名消散。

就在这时。

身后传来一名温润男声:“夫人,你别吓到许姑娘了。”

下一刻。

许清莞便见周遭所有人纷纷朝男人行礼。

她匆忙跟着行礼:“见过三皇子。”

能在府上让所有人都行礼的人,除了三皇子也并无其他人了。

三皇子长得面冠如玉,长相俊朗,十分和善。

但不知为何,许清莞见了却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受来。

只是这股熟悉尚未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