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宋汐贺柏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宋汐贺柏年小说免费赏阅

xiaohei 2023-12-07 18:09:04 18
xiaohei 2023-12-07 18
点击阅读全文

六八瘦瘦的,常年吊根马尾辫,身上一年四季是各色运动类服饰,戴副大大的黑边眼镜,整天醉心于读书,视男子于无物,从没给哪个男生一个眼角的余光.。

把她介绍给师兄?但一想她那很可能见到泰山崩裂都不会动容、看到书就双眼放光的性格,连忙打消念头。

对了,补充一下,孟宪策身上有个特别神秘的部位--腰。

不论她穿衣服还是裙子,腰部那里总是松松垮垮的,余出很多布料,让人很想要亲自伸手掐一掐,那把腰得细成什么样。只不过想归想,从没有人敢奔现。

没有合适的人选,只好给师兄泼点冷水,“行,师兄,只要我手里有货,立马介绍给你。注:前提是我手里有现货。”

“等你的好消息。”

......他倒是不客气。

真想抚额大哭,我无能为力的态度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师兄怎么能装作听不懂,他就是有意给我出难题。

没时间再关注论坛里的情况,而是继续回到书房阅读先前找到的资料。

人在认真做某事的时候,时间往往过得很快。

等我看得脖子酸痛的想要活动活动时,已经过了十一点。

摸起手机打开微信,朋友圈安安静静的,数百个好友没有一个人发动态,失望的按灭手机,拿着回卧室洗漱。

好吧,我承认,我其实是在等。

上次林子巍的事情过后,大哥发圈给了我回应。这次和师兄的事情闹了不小的动静,大哥不会看不到,我在等他再发点什么,给我个回应。

那样,我会像大哥在身边一样,非常开心。

可惜他没有反应。

大哥肯定是因为太忙才没有来得及上论坛,等他看到一定会发的。

今晚不发,还有明天,我不急。

躺在床上,抱着大哥的枕头,呼吸着上边大哥所剩无几的味道,渐渐沉入梦乡。

研二的课程已经很少,基本上一周一两节的频率,其余的时间,大家都用来做项目、准备毕业论文、开始创业计划。

宋汐贺柏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宋汐贺柏年小说免费阅读

我也曾很多次畅想过,未来开一间画室,房间宽敞明亮,要有一个带水井的院子,院里最好可以种些花草,摆一套藤椅,闲暇时煮一壶上好的普洱,边品茶边赏画,多么的惬意。

朋友们知道我这三寸未来规划后,都笑得直不起腰,说我二十三岁的身体里一定是住了个八十岁的灵魂,人未老,心先衰,提前步入退休后的老年生活。

对此我不置可否,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活法,我就是这么没出息,又有什么办法。

但我乐意,有钱难买我乐意。

大哥很支持我,他说他会用十年的时间拼命赚够我们后半辈子的花销,然后和我一起隐居世外桃源,每天过那种钓鱼养花画画赏景的日子。

他说会在我喜欢的地方买一个带院子的房子,亲手给我布置画室,让我随心所欲。

但是,后来发生很多事,我逐渐明白,人是社会人,总有着许多的亲人和朋友放不下也离不开,而我们总愿意为深爱的人去做一切的事情。

隐居在世外桃源,只是人们对于美好生活的一个幻想罢了。

我安心的守在学校里,等待两年之期,就是我为大哥所做的第一件事情。

画室的事以后再说,目前我要潜心研究颜料的新配方。

立项已经获得审批,钱也基本算是有了着落,也找到合伙人,下一步就是准备实验室。

项目是学校立的,实验室当然要设在校内,还是免不了要麻烦教授。

教授显然早就想到这一点,我敲门进去办公室时,他放下手里的笔,拎起外套带我一起出去。

“教授,去哪里啊,我找您有事商量呢。”

“到了就知道了,看着路。”

跟着教授左拐右拐的走了大概二十分钟,来到一个小小的院落。

说小小的,真是小的足够袖珍,院子外边一圈一人多高的栅栏上缠着密密层层的某种爬蔓植物,看叶子的形状像是蔷薇,院子里一排三间小平房,红瓦白墙,最左边的屋檐下还有个小小的鸟窝,不知道这个季节,还有没有小鸟住。

“自己想办法弄块牌子挂在这里,”教授指着入口处一块平整的大石头说,“未来一年半,这里是你的实验室。”

说实话,我有点受宠若惊。

独立的院落分给我做实验室,还一用就是一年半,教授他老人家待我真是太好太好了。

有师如此,我叩谢老天爷。

研院那么多学生,恐怕只有我才有这份超高级的待遇。

“谢谢教授。”我声音哽咽,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报答,只能干巴巴的说谢谢。

教授看着我通红的眼睛,扯起唇角笑了,“感动哭了?呵呵,小丫头,好好干,研究点名堂出来,给老头子长点脸。”

可长您老人家的脸不得金鑫来最好吗?

第412章创意

“那小子,整天的不务正业,打鱼摸虾的,除了正事不干,别的全干,整个一混不吝,不气死我就不错了,能给我长什么脸?”说到自己独生的儿子,教授总是一脸嫌弃。

可熟悉他们的人都知道,金鑫混归混,真本事是有的,不仅继承的教授的画画天赋,还非常睿智,勇敢果决,是个难得的人才。

金教授每次骂自己的儿子,嘴上说得一文不值,可那双眼睛分明在说:快夸我儿子,夸啊!

“教授你可别炫了,就你那儿子,恐怕玉皇大帝都没有,知足吧。”

如此明显的马屁不拍,更待何时啊,拍吧。

这话果然如教授的意,呵呵的笑着离开。

中午吃饭的时候,大哥的朋友圈终于有了动静。

他只发一张图片,图片上是一只盘脉虬髯的手,食指和中指伸出,其余三指握住。

看着手背上鼓起的青色血管,我如同看到大哥愤怒而醋意盎然的俊脸。

下方很快有人评论,五花八门的。

“这是看破红尘,出家练二指禅了?”

“得着什么好东西了,开心成这样?吔吔吔,我也会。”

“和猴子二更有约吗?”

......所有人都在调侃大哥,猜测他这个手式的意思。

只有我知道,他不是什么二指禅,也不是得着什么好东西,而是在用他的方式警告我,这已经是我第二次被拍到和异性接触,他都给我记着呢。

攒着干嘛?当然是攒在一起,回来收拾我。

大哥会怎么收拾我呢,嘻嘻嘻...

得了大哥的回应,一下午都过得特别快,拿着块小抹布,认真的擦洗实验室,把所有会的小曲哼哼得一个不落。

一边洗抹布一边哼着小曲儿,心情美丽得不行。

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我能看到大哥的动态,他当然也可以看到我的。不能明修栈道,我们可以暗度陈仓嘛,搞仅一人可见好了。

想法虽然不太磊落,滕静更不光彩,就许她满山放火,还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e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