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2023新上热文姜穗宁宋朝阳在线阅读-主角叫姜穗宁宋朝阳的小说(姜穗宁宋朝阳)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23-11-28 17:21:18 10
2023-11-28 10
点击阅读全文

徐林彦抿抿唇:“十几天前我路过龙江市外的157国道,看见她往黄河跳,我就把她救上来送去梧林市医院了,她昏迷了一个星期,两天前醒了,但肺部感染比较严重,今天才脱离危险……”

顿了顿,他看着宋朝阳眼底浮起的心疼,皱起眉:“她身上没有证件,今天醒过来时,我问她有没有家属号码,她让我过来找你。”

一连串的话像榔头敲在宋朝阳心上,从前哪怕他执行任务受了重伤,都没这样疼过。

他从没想过,姜穗宁会去跳河自杀!

是因为阿妈的去世,还是……

眼见宋朝阳的脸越渐越难看,徐林彦眼中闪过抹疑虑:“陆团长?”

宋朝阳回过神,声音沙哑了些:“谢谢,我马上过去。”

说完,转身大步进去。

他向首长请了假,由于他当兵后几乎每休过假,现在情况又特殊,立刻批了他的假。

宋朝阳赶回家换好常服就准备去梧林市,刚出门,便见穿了件布拉吉裙子的何雪莹从楼上走下来。

一见了他,她目光一亮,上前就挽住他的手。

“邵庭,你怎么换常服了?要不跟我一起出去走走?”

第15章

对于何雪莹亲昵的举动,宋朝阳脸一黑,直接抽出手拉开两人的距离:“我说过,别拉拉扯扯的。”

何雪莹一僵:“可……”

她顿住,想想自己的确是有些心急,毕竟姜穗宁才走没多久,她要是现在跟宋朝阳成双成对的,以后还不知道会被多少人戳脊梁骨。

想明白后,何雪莹大方一笑:“我忘了……那个,邵庭,你要去哪儿啊?”

宋朝阳没有回答,而是淡淡回了句:“你当初说有人给你在这儿找了活儿,既然你觉得不合适,就早点离开吧。”

何雪莹的笑顿时凝固了,眼圈也跟着红了起来:“你是在赶我走吗?”

“你不是军属,一直住这儿也不合适。”

宋朝阳记挂着姜穗宁,根本没心思多说什么,抬腿就要走。

何雪莹慌了,先不说自己好不容易等来宋朝阳和姜穗宁离婚的机会,她可不想回去面对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的家人。

情急之下,她也顾不得别的军属会不会出来看热闹,直接抓住宋朝阳的胳膊,泪眼汪汪:“邵庭,我们能好好谈谈吗?”

“我知道……我对你的心意,我心里一直喜欢你……”

“够了!”

宋朝阳低呵一声,脸几乎黑成锅底。

他再次抽出手,冰冷的语气让人头皮发麻:“我和姜穗宁还没离婚,注意你的言行。”

“还有,我对你从来没有其他的想法,照顾你只是出于别人的托付,请你自重!”

何雪莹怔住:“什么意思?难道……难道你不想跟她离吗?你明明……”

她话还没说完,宋朝阳便大步下楼,头也每回。

“邵庭!”

何雪莹追了几步,又气又急,更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让他一再离开,而且他那话什么意思?难道他真的不想跟姜穗宁离婚?

不行,她千辛万苦到这儿来,总不能空手而归。

想到这些,何雪莹眼底划过抹阴狠,直接跟在了宋朝阳身后。

……

梧林市,医院病房。

傍晚,一场雨过后,天更加闷热,姜穗宁躺在病床上,回忆着两辈子的经历和梦里阿妈对她说的话。

为自己活下去……

重生那一刻起,她就视阿妈为自己活下去的信念,现在阿妈不在了,她真的还有勇气为自己活下去吗?

“醒了?”

陈建国拿着一个饭盒走进来,坐下后打开,里头装着热气腾腾的小米粥。

“你昏迷这么久,醒来后就没吃过什么东西,先喝点粥垫垫肚子吧。”

姜穗宁看向这个年轻的医生,哑声回应:“谢谢……”

陈建国舀了勺凑过去,她却没有张口,他皱起眉:“怎么不吃?”

姜穗宁抿抿唇,半晌才问:“医生,我能提前出院吗?”

陈建国干了快十年的医生,对于她这种急着出院的病人也见多了,立刻严肃起脸:“能,你还是不想要自己的命,你现在就能出院。”

听了这话,姜穗宁一噎。

她倒不是不想要命,只是想跟宋朝阳办好手续,尽快离开这里。

这个地方,她是一天都不想多待了。

见姜穗宁情绪渐渐低落,陈建国叹了口气,刚要劝两句,敲门声响起。

转头看去,只见徐林彦领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走进来。

他打量着面前这气势十足的军人,莫名觉得有些眼熟:“他是……”

“他是龙将军区的团长宋朝阳,姜穗宁的丈夫。”

第16章

听见徐林彦的解释,陈建国脸上闪过抹诧异。

这么说姜穗宁还是个军嫂?

打从宋朝阳进来开始,姜穗宁的眼神就暗了几分,低落的情绪多了丝抗拒。

当看到病床上的人呢,宋朝阳的心好像一下被揪住了。

不过半个月而已,姜穗宁好像瘦了一大圈,脸色苍白,眼睛里都是血丝,整个人都失去了神采。

四目相对,气氛有些微妙。

徐林彦和陈建国心照不宣地出去,等关上了门,陈建国才忍不住发出疑问:“你确定他们是夫妻,我怎么看着像仇人?”

徐林彦没有说话,脑子里还在想一个小时前在龙江军区门口,从车后视镜看到的女人身影。

那人怎么那么像自己那晦气表哥抛弃的情人何雪莹……

“你想什么呢?”陈建国推了推他的肩膀。

徐林彦回过神,看了眼病房门:“你还记得我跟你提过一个叫何雪莹的女人吗?”

陈建国想了想:“何雪莹?你表哥的情人吗?你不是说几个月前你表哥就把她踹了,两人分了吗?”

徐林彦皱起眉:“我在龙江军区里好像看见她了。”

听了这话,陈建国瞪大了眼:“不会吧,你表哥要不是在港市,凭他那乱搞男女关系的做派,早被抓起来毙了,何雪莹不一样,当年她可算是逃港人员,怎么可能会在军区。”

徐林彦思索一番:“……也是,可能是我看错了。”

病房里,经过长时间的沉默,姜穗宁挪开目光,率先开口:“离婚证呢?”

一句冷漠的质问,让刚上前的宋朝阳面色一变。

他压住心头那股烦闷,想将她露在外头的手放回被子里,可刚一触碰,她就像被针刺了一样躲开。

宋朝阳手微僵,慢慢捏成了拳:“为什么要跳河?”

听出他言语间的愠怒,姜穗宁心更寒了,可又觉可笑:“你觉得呢?”

面对她反常的冷淡,宋朝阳只觉一拳打在棉花上,他烦躁地皱起眉:“是我在问你。”

姜穗宁转过头,慢慢挣扎坐起身,灰暗的眸子看的他心跳一滞。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他也知道她一直喜欢自己,所以无论什么时候,只要她的视线在自己身上,她的眼中永远都会有他的影子。

可现在,什么都没有……

“好,那我告诉你为什么,因为你,因为你拿走我的证件,让我不能及时带妈回去治疗,因为你的自私自利,你让我失去这辈子唯一的亲人,因为你,宋朝阳,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姜穗宁声音渐渐拔高,失控的情绪让她整个人都在颤抖。

一句句控诉都震得宋朝阳失了神。

眼前的女人喘着气,含着泪的通红双眼满是他从没见过的悔恨、愤怒、委屈和不甘……

他微张着唇,却发现自己竟然找到一个合适的字眼去回应。

姜穗宁没有说错,是他耽误了她阿妈的治疗……

宋朝阳抑着胸腔的刺痛:“所有的事,等你养好伤再说。”

姜穗宁唇线颤了颤:“你执行任务遇到问题时,也要像这样逃避吗?”

他拧起眉,没有说话。

半晌,姜穗宁凝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宋朝阳,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恨过你。”

第17章

决绝的话像无数根针,直接扎进了宋朝阳的心里。

他看着姜穗宁的眼神,试图从里面找到一丝破绽,好让他反驳这句话。

可她好像一下平静了,看过来的目光像看一个陌生人,疏离淡漠。

宋朝阳捏紧的手骨节开始泛白:“那你先告诉我,为什么突然有离婚的打算?”

在她森*晚*整*理去申请离婚报告的前一天,她还会温柔深情地叫自己‘哥哥’,那个时候何母没有来,更没有何雪莹,她没理由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

姜穗宁垂下眼,尾音微颤:“难道那天我说的不够清楚吗?你因为跟何雪莹赌了口气,就冲动的向我提出结婚,我反倒想问你为什么,为什么拿我的人生去赌气?”

宋朝阳不解。

“我娶你,不是因为其他人。”

姜穗宁疲惫地阖上眼。

显然,她不信。

如果不是想了无牵挂,堂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