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江靖远顾清清完整版,江靖远顾清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大结局

2023-11-28 17:18:41 9
2023-11-28 9
点击阅读全文

第383章抓起来

  顾清清拉着江靖远转身离去,他们的东西还在十四节车厢呢,可别叫人浑水摸鱼摸走了。

  气喘吁吁跑回,看一眼货架,装衣服的包包还在,没被人动过,顾清清松了口气。

  地上两男两女都在躺着,一动不动,跟死尸似的。

  再看顾清清,每个人眼里都充满了恐惧。特别是地上刚刚醒来的张小草,眼底的惊恐更是无处可藏。

  这个小姑娘是她见过最心狠手辣的人,一般的小姑娘哪怕不想喝水,被她们一威胁,基本上都会乖乖喝下去。

  要是敢反抗,她们再凶巴巴地恐吓一顿,打几个巴掌,全部搞定。

  没想到一向无往不利的手段,到了眼前的小姑娘身上,根本不管用。

  她比他们还厉害。

  抬手就把她的牙齿打飞了几颗,这还不够,拿起桌上的汽水瓶子,丝毫无惧地往她头上砸。

  那狠劲,绝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太可怕了。

  小姑娘简直是个恶魔。

  当时她只觉脑袋一疼,血水混着汽水一起流下,随后天旋地转,恶心难受,晕死过去。

  醒来又见到她,吓得她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生怕被小姑娘注意到,又拿汽水瓶子砸她。

  砸傻了怎么办?

  顾清清很想说一句,放心!绝对砸不傻,也砸不死,她手上有分寸,不会真闹出人命。

  两人坐回自己的位置,等着刚才的乘务人员和他喊的那位“老肖”来。

  至于地上的这些人,就让他们那么躺着,她才懒得动手去一个一个扶起来。

  坐在位置上一直没动的女孩依然蜷缩着,看见顾清清,她吓得抱紧了脑袋。

  估计是看她用汽水瓶子砸人吓着了。

  乘务人员和老肖来得很快,见到躺在地上的人和血迹,两人脸上直抽抽,感觉这眼前这两个斯斯文文的年轻人也太暴力了。

  居然将四个成年男女打倒在地,似乎伤得还不轻,个个没有还手之力。

  老肖是列车上的乘警,穿着公安的衣服,左臂带着的袖章上绣着大大的“乘警”两个字。

  “怎么回事?这些人都是你们打的?”

  虽然这问题问得有点多余,老肖还是问了,实在是觉得不可思议,忍不住心底的好奇。

  顾清清没有隐瞒,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随后起身,走到那两女人身边,随手拍了拍,再又走到那两男人身边,照样拍了拍。

  四个人都觉得身上的力气回来了,不像之前那么软绵绵的,浑身无力,连手指头都抬不起来。

  听完顾清清的话,老肖和乘务人员都很吃惊,没想到这几人居然是人贩子。

  张荷花死不承认:“我们不是人贩子,我女儿高考没考好,脑子不清楚,我们是带着她去京都看病的。那位是我小姑子,那是她男人。”

  一头一脸血乎刺啦的张小草已经从地上坐了起来,十分虚弱地说道:“同志!这位小姑娘不讲道理。我们只是好心请她喝汽水,她不领情就算了,还污蔑我们,实在让人伤心。”

  边上她男人跟着附和:“这小姑娘脾气暴躁,动手就打,看把我们给打的。同志!她是怕担了责任,故意胡说八道。”

  张荷花的男人义愤填膺:“我们明明是好心,觉得大家有缘同坐一趟车,想给他们一点好喝的,谁知好心当做驴肝肺。”

  反正之前的事也没谁看见,大家各执一词,谁也不能证明谁在撒谎。

  “给我好喝的?”顾清清冷笑,“你们给我就得接着,不喝就得强灌?你们还真是好心,我谢谢你们。”

  而后她指着一直缩在位置上的女孩,反问他们。

  “你说她是你们的女儿?”

  “是呀!”张荷花硬着头皮回答,“一上车不就告诉过你了吗?问什么?”

  江靖远冷呲:“你是当我们傻还是当这两位同志傻?看看这女孩身上的衣服,是你们能随便买得起的吗?说谎也不打个草稿,更不瞧瞧是在谁面前。”

  老肖虽然一直没吭声,可也看出来了,女孩不是这位女同志的女儿,她的穿着打扮显然比他们身上要好太多了。

  这两位年轻人没说谎,这几人行为举止很怪异,看着老实巴交,其实不是什么好人。

  之前那两个年轻人已经被控制住了,他没带过来,送去了他的办公室看押。

  不出意外,他们确实是一伙的。

  “她就是我女儿,她叫小花,十九岁。”张荷花梗着脖子反驳江靖远的话,“我们疼女儿,好吃好喝好穿地供着怎么了?法律不允许?”

  她男人愤怒地质问:“凭什么说她不是我们的女儿?就因为她穿得比我们好?年轻人!你也太自以为是了,单凭这一点能说明什么问题?”

  张小草面目狰狞,指控顾清清:“她就算是个神经病,好赖不分,给她喝汽水还无缘无故打伤我们,污蔑我们。同志!不能纵容她的嚣张,把她抓起来,好好教育。”

  张小草的男人目赤欲裂:“对,不能任由她污蔑我们劳动人民,她太可恶了,我们好心没得好报。”

  顾清清淡淡地瞟了一眼这几个倒打一耙的人,她起身翻出包里带着的银针,拿出来,摆在桌上。

  看得老肖和乘务人员瞳孔微缩,看不出来,这小姑娘还是个中医。

  正疑惑,就听她开口:“我曾经是上泉市中医院的一名医生,刚刚我已经给这女孩把过脉了,她中了迷药。

  整个人的神智被药物控制了,看上去显得呆呆笨笨的。只要我用银针帮她针灸一次,保证能恢复神智,到时候你们就知道她是谁的女儿了。”

  此言一出,不但老肖震惊,就连张荷花和张小草的脸上都写满了吃惊。

  看来今天他们要栽在这小姑娘手里了,本来以为胡搅蛮缠,胡言乱语,加上耍赖一定能把死的说成活的。

  没想到小姑娘不安常理出牌出牌,居然拿出了银针,那东西能不能解开女孩身上的迷药他们也不敢确定。

  四个人快速对视一眼,觉得不能让顾清清给女孩做针灸。

  万一真治好了,说出实情,他们保证要被抓起吃牢饭。

第384章被自己的药药倒

  “我的女儿,凭什么要给你做针灸?我不同意,你别动她。”张荷花冲过去,将女孩搂在怀里,眼底冒着火花,“不要过来,不要给我女儿扎针。”

  顾清清淡然一笑,收起银针,动作慢条斯理,仿佛很听张荷花的话。

  将银针收好,她蓦地拿起桌上的汽水瓶子,快速地捏开张荷花的嘴,将汽水一股脑儿倒了进去。

  她男人要阻止,被江靖远挟制,动弹不得。

  本来他就被顾清清打得浑身上下哪儿都疼,哪里是江靖远的对手,乘警老肖和乘务人员就在边上看着,没有要阻挠的意思。

  他们都明白,小姑娘这是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果然,汽水灌完,顾清清放下瓶子,对呆愣愣的张小草和其他两个人贩子说道:“不想我施针可以,看看你们提供的汽水里头是否有迷药。”

  人贩子们:“????”

  这还用说吗?汽水里头肯定是有迷药的,那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