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云翎笙裴玄寂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云翎笙裴玄寂小说在哪免费看

2023-11-28 17:11:21 13
2023-11-28 13
点击阅读全文

“骁晚将军灵柩回来那天,永安王还在娶亲,真是可恶,骁晚将军当初怎么就嫁给了他?”

“这样的奇女子,当真是可惜,所幸陛下圣明,让她死后回到了满门忠烈的云家!”

街边,一蓝衣公子发出一声嘲讽的嗤笑,正是裴玄寂的好友,镇南侯府小侯爷林邺。

从前大家都觉得云翎笙只会舞动弄枪粗鄙不堪,配不得云国第一君子之称的永安王。

如今云翎笙死了,大家倒像是都忘了一般,说辞倒反过来了。

他低声呢喃:“云翎笙,若有来世,你可得擦亮眼睛。”

话落,林邺往挂满了白灯笼的云府走去。

活着时他与云翎笙无甚交集,如今,总得送她一程。

也算是了却那不曾说出口的欣赏与遗憾。

而此时,紫微殿里,裴玄刚打算小憩,便听见焦急的声安传来。

“陛下,不好了,王爷……逃跑了!”

第13章

裴玄原以为裴玄寂是清醒了,为了去见云翎笙。

可待裴玄匆匆赶到将军府时,却并未看到意料之中的身影。

神情悲恸的云靖躬身一礼:“臣代翎笙多谢陛下敕封!”

裴玄心内焦急,却仍安抚道:“云卿不必多礼,可有看见阿寂?”

云靖眼中划过一抹幽深,面上却仍是恭敬地道:“不曾!”

一旁,来为云翎笙守灵的好友夏英眼眶通红地愤愤道:“他裴玄寂做出那种事,如何还有脸来见阿笙?”

说完像是突然想起那是皇上最宠爱的幼弟,连忙请罪。

裴玄摆摆手,犹豫再三,还是将裴玄寂醒来所言告诉了云靖。

云靖露出一丝惊诧,夏英也是神情半信半疑。

这时,前来吊唁的林邺听闻,思索片刻后轻声提醒:“陛下何不去镇国寺看看?”

裴玄倏然醒神。

待一行人匆匆赶到镇国寺,果然看见了站在大殿前的裴玄寂。

只见他正神色平静地对住持道:“住持莫要诓我,你转告云翎笙,若她一日不出来,我便在这殿中等她一日。”3

众人方要上前,便看见住持长叹一口气,递给裴玄寂一个盒子。

“王爷,这是骁晚将军临行前寄存在我寺中之物,她说若她平安归来便亲自来取,若她回不来,便交给第一个来这寺中寻她之人。”

裴玄寂一脸漠然地接过那盒子,再次扬声强调:“我要见云翎笙,我有话要问她?”

云靖等人见状对视一眼,这才信了裴玄的话,却又仍觉得不可思议。

裴玄寂不是对云翎笙厌恶入骨吗?

现在这又是作何?

住持眼含慈悲,声若梵安:“王爷,莫要自欺欺人,你想知道什么,何不打开这盒子看看?”

对峙许久,裴玄寂终于眼眸微垂,抬手将那盒子打开。

里面只放了一枚玉佩和两封信。

一份写着吾兄亲启,另一封则是写着吾爱阿寂。

裴玄寂在看见那枚玉佩的瞬间,淡漠神情终于起了变化。

皇帝裴玄也是一愣:“这潜龙玉佩,阿寂你不是在澜沧关之战中落于西南密林了吗?怎么会在此?”

夏英凝神观察半晌,失声道:“这玉佩是五年前出现在阿笙手上的,因为看上去是皇家之物,所以我记得,她说是与心上人定情之物。”

“云大哥,你还记不记得,五年前,阿笙违抗军令消失一月不知去了何处,再出现时一身伤痕,手上便拿着这东西。”

云靖眼眶湿润,哑声道:“怎会不记得,那次如何问她都不说,为此生生受了五十军棍,几乎去了半条命。”

他是云翎笙的哥哥,却也是元帅,军中违令者必罚。

那棍子打在阿笙身上,却痛在他这个哥哥心上。

云靖摇头自语,看向裴玄寂的眼中带上怨怼:“原来竟是为了你!早知如此,我当初便不该带她进京,她便不会为了你执念成魔。”

听着他们的话,一个可怕的念头出现在裴玄寂心中,他紧握着那枚玉佩一脸不可置信。

“五年前,云翎笙去过西南?”

他不敢再深想,连忙打开云翎笙给他的那封信。

待看完,裴玄寂深沉的眼眸里溢出许多无法辨别的情绪。

良久,他蓦地发出疯狂的大笑:“哈哈哈,原来,一切都是错的,全都是错的……”

无数血一样的泪珠从裴玄寂颊边流下,他神色是极致的疯狂,又透出几许茫然。

半晌,他又止住笑自言自语,咬牙切齿道:“云翎笙,既是你在密林救的我,你当初为何不说?为何让秦子依出现?”

第14章

在场都不是蠢人。

随着你一句我一句的拼凑,一个完整的故事终于显现。

那是关于一个少女为了爱恋所有不为人知的心事。

云翎笙于年少时跟随兄长进京述职对裴玄寂一见倾心。

五年前,云翎笙听闻裴玄寂澜沧关之战负伤失踪,违抗军令去西南救下了裴玄寂,因为军情紧急可裴玄寂又一直不醒,云翎笙只能将人安置在医馆又匆匆离开,只带走了潜龙玉佩。

不知如何出现的秦子依冒领了这功劳,带走了昏迷的裴玄寂。

夏英终于忍不住带着哭腔大喊:“当时,刚被打完军棍,阿笙又拖着伤体消失许久,最后我们在东岳山找到的她,听说她为了心上人在那万级台阶上整整跪了九遍。”

“伤上加伤,她将养了大半年,再出现见到的却是你与秦子依浓情蜜意,这一切全都是你蠢,手无缚鸡的秦子依能将你带出那满是瘴气野兽的死林?”

“还问她怎么不说?这些年你有认真听她说过一句话吗?每次她刚叫出王爷你便如同避灾一般离开,还让她少在你面前碍眼。”

“现在阿笙死了,你如愿了?”夏英为好友心疼至极,不裴裴玄在场,满含怨恨地质问,“裴玄寂,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云靖拳头握紧轮椅,骨节清晰分明地泛出,却仍是理智阻止:“夏英慎言!”

裴玄寂像是猛地被这质问惊醒,有些许无措。

纵然裴玄贵为一国之君,到如今这地步,亦是无法为自家弟弟辩驳一句。9

若他是云靖,只怕会当场宰了裴玄寂这混蛋。

夏英抹了把脸,哭着道:“云大哥,都这时候了你还要为他说话吗?”

忠君爱国的思想刻在云家人的骨血里,再说云翎笙是为国而死,死得其所,云靖就算再恨裴玄寂,也不会对他做什么。

若不是他双腿残疾,出战本该是他的责任。

云靖垂眸掩去无尽的痛苦。

妹妹,是代他而死。

他苦笑一声:“永安王,你的东西物归原主,阿笙剩下的东西,就交还给我吧!”

裴玄寂定定看着手中玉佩,将剩下那封信给了云靖,随后默不作声往外走去。

裴玄心中隐隐不安,忙唤人道:“跟着他!”

裴玄寂在刚看见云翎笙的尸体时那般反应,没道理此刻在知晓了一切真相还这么平静。

然而寺外,裴玄寂漠然至极的声安传来:“再跟着本王者,杀无赦!”

就这么一瞬间的功夫,他已经跨马而去。

待众人匆匆赶回去,便见将军府的仆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