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岳崖儿聂安澜(岳崖儿聂安澜)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岳崖儿聂安澜全文在线看

2023-11-28 17:15:31 26
2023-11-28 26
点击阅读全文

岳崖儿想了想,道:“近日,我时不时会有心口悸痛的症状,可是跟这脉象有关?”

大夫道:“姑娘近日可有在吃什么药?”

岳崖儿道:“有的,我府里之前有位大夫,专门给我调配了一些补药。”

大夫道:“姑娘可否拿给老夫瞧瞧?”

“自然可以的。”岳崖儿冲冬梅点了点头,冬梅立刻会意,转身便去膳房将药给拿了出来。

这些药都是云婉亲手给她调配的药,说是治疗后遗症会有极好的效果。

大夫将药包打开,将里面的药材一一铺散开来,细细查看了一下里面的药材。

他看得很仔细,遇见些特别的药材,他还会拿到鼻尖闻一闻。

岳崖儿道:“这些药可有什么不对?”

大夫沉思片刻,道:“药材没什么不对的,都是些安神的良药,断然不会使姑娘心悸。”

“许是......”大夫想了想,道:“许是姑娘天生体弱的缘故,虚不受补吧。”

见大夫这样说,岳崖儿也不再多想,她又转头看了一眼大虎,恳求道:“那只老虎是我夫君的爱宠,大夫能再想想办法救救它吗?”

大夫摇了摇头,道:“姑娘还是别做无用功了吧,那老虎已经病入膏肓了,身体里的毒都入了五脏六腑了,除非这世上真有解百毒的东西,否则,谁也救不了它。”

“姑娘若怎喜欢它,不妨让它再吃点爱吃的东西,能吃一点是一点吧......”

送走大夫后,岳崖儿特意给大虎熬了一碗骨头汤,里面的肉炖得很软,生怕它吃不进去。

她将肉汤盛在了碗里,放至温热之后才端去给大虎吃。

可大虎不吃,连看都不想看一眼,看样子是真到了灯枯油尽之时。

“大虎,你吃一点吧,哪怕吃一点也好。”岳崖儿很难过,她后悔自己没照顾好它,早知道这样,当初她就不该将它接到这里来。

大虎似听懂了她的话,掀开眸子看了看岳崖儿,大掌轻轻动了动。

岳崖儿赶紧将肉汤推到大虎面前,道:“大虎,你喝点肉汤吧,只要能吃下东西,这病兴许就好了......”

大抵是这肉汤真的太香了,勾起了大虎的食欲,大虎艰难地挪动着身子,伸着脑袋似乎真的要去喝那肉汤。

谁知,下一秒,大虎直接一掌将面前的瓷碗扫到了墙上,盛着肉汤的瓷碗应声而碎,里面的肉汤洒了一地。

岳崖儿先是一愣,待反应过来时,连忙蹲下身去捡地上的碎瓷片。

“大虎,你到底怎么了?”

“你看你,把碗也打碎了,若是不小心刮伤自己怎么办?”

话音刚落,锋利的瓷片果真割破了岳崖儿的手指。

殷红的血从伤口处涌出,泛着崖儿疼痛。

岳崖儿顾不上包扎,她怕大虎不小心被割伤,连忙伸手捡掉大虎脚边的瓷片。

“嘶~”猛地,岳崖儿怔住了。

大虎竟然在舔舐她的伤口。

瓷片割的口子不大,可鲜血却不断地涌出,大虎舔得很仔细,连地上遗留的血迹也没放过......

彼时,墨云正巧从西厢房过来,见岳崖儿还在院子里,她便顿住了脚步,随后又若无其事的折返了回去......

第523章

傍晚时分,墨云来军营找到了云婉。

云婉正在自己的营帐里调配新的解药。

墨云走到云婉身边,动作娴熟的帮云婉碾药材。

“怎么样了?”云婉声音很淡,手上动作一点也没停。

墨云不动声色的碾磨着药材,石磨碾压药材的声音在营帐内回荡,像是刻意在掩盖两人的交谈声。

“那只老虎快不行了,岳崖儿今日还特意请了大夫进来。”墨云一五一十的回答着。

云婉眉梢微动。

“那两只兔子呢?”云婉淡淡问道。

墨云道:“一样的症状,吃完药之后就快要不行了......”

云婉手上动作微顿,随后又若无其事的捡着药材。

“那匹马怎么样了?”云婉问。

墨云蹙眉道:“那马性子刚烈,不肯吃奴婢给的东西。”

云婉有些烦躁。

这几日她调配了各种治疗瘟疫的药,之前一直都是拿病人在试药,可病人的症状却愈发严重了起来,还因此医死了好几个初患症状的百姓。

她的药非但没有半点作用,反倒还加重了病情。

她知道,若是再这样下去,聂安澜只会对她越来越失望,往后也不会再重用她。

好在前面的试药并无人怀疑她,只当是那瘟疫太过霸道,体弱多病之人发病会比普通人更快。

云婉没有反驳,对于这些借口,她倒是相当满意。

将手里的药材丢进了磨槽里,云婉语气平常地对墨云道:“今日调配的新药再拿起给那匹马试试!”

墨云为难地道:“这几日东厢院里的人看得紧,奴婢恐怕没机会靠近......小姐要不......还是用王爷给的小白鼠试药吧......”

云婉看向墨云,脸色不悦:“畜生而已,人命面前,它们又算得了什么!”

墨云垂下头,惶恐说道:“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只是......那些动物都是王爷亲手送给岳崖儿的,若是王爷知道......”

云婉冷沉地道:“若是试药成功,我就是救了大宋的黎明百姓!王爷就算是知道我用那些畜生试药,也不会责怪于我!”

原本,她也不想那东厢院那些畜生试药的,毕竟,聂安澜先前就给她准备了很多小白鼠。

可她心里就是有一股气闷在里头,以至于每次看见东厢院那些畜生,就会想起聂安澜对岳崖儿的宠溺和纵容!

每每经过东厢院时,她总能看见岳崖儿在与它们玩闹。

她是那样的开心,欢喜全写在了脸上,似在故意炫耀!

岳崖儿不是那么喜欢那些畜生吗?那她就偏要毁掉!

她声音很冷,透着一股子狠劲。

墨云一向知道她的性子,便不敢再说话。

翌日。

墨云回到府里,将熬好的汤药混进了干草里,准备端去给疾风吃。

可是,她一直找不到机会下手。

岳崖儿一整日都守在院子里,寸步不离。

墨云只得折返回去,等寻到合适机会再下手。

第524章

岳崖儿并未注意到墨云,她全部心力都放在了大虎身上。

大夫说它活不过三日,昨日更是连水都喝不进去了,可不知为何,今日瞧着它,总觉得它精气神好了许多。

“大虎,你渴不渴?要不要喝点水?”岳崖儿倒了一些水盛在手心里,凑到大虎面前,想让它舔一舔。

她原本也没抱什么希望了,也没指望大虎能回应她,她只希望大虎能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