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暧昧伦敦夜未眠首发小说_霍亦泽童麦无删减版全文在线

2023-11-28 17:20:22 10
2023-11-28 10
点击阅读全文

  人不能要求多了,要求多了和现实形成鲜明对比……只会给自己增加痛苦罢了。

  还有小A的礼物,她会用自己的钱去给他挑一份特殊的礼物。

  “等会,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这点小钱,他不会吝惜,但一眼就能看出来,他的心情是相当的沉闷,很不好。

  他若是能很大男人的指挥她这个,不许她那个……就说明他心情一定很好;然而现在,他什么都不说,也不做,就足以说明他的心情很差很差。

  “那走啊!还等什么?”童麦拖着他作势离开,她的情绪貌似很好,实际,只是她擅于伪装,不要把自己弄得跟弃妇似的要死不活,她要积极起来,这样才像她的性格——没心没肺。

  没有了霍亦泽,但她以后有一个非常爱她的小A,她不能太贪心了,有小A就足够。

  “干嘛不走啊?终归你是小气吧?”童麦凝见霍亦泽伫立在原地,似乎不大情愿离开,她的口吻就立马变得轻蔑了。

  可是,突然之间霍亦泽单膝跪地……

  童麦瞬间惊讶,“喂,你干什么啊?”好变态啊!现在这么多来来往往的人群看着他们,他竟然……

  “喂,你快起来啊!我接受你的道歉了,只要你以后不缠着我,我也能原谅你。”童麦以为他是在道歉,完全没有想到霍亦泽会是想要求婚……毕竟,现在各自的身份哪里会允许「求婚」这等滑稽,捉弄人的事。

  “小麦,我知道以后我们可能再也没有机会来这里了……就当是给我留一点最美好的回忆。”霍亦泽边说着,边已经从口袋里掏出事先就已经准备好的钻戒,缓缓的推入童麦左手的无名指间,“小麦,我爱你。”

  无论将来她在谁的身边,他希望她幸福……

  但说「幸福」,说「成全」的话,他始终说不出口。

  精细雕刻的粉钻在大雪天里,似乎显得格外的耀眼夺目,童麦的指尖是厚厚的沉重感,这一刻耳闻着霍亦泽口中的「我爱你」,她一点也没有怀疑他的真诚度。

  “你快起来,那么多人看着……”多不好意思啊!虽然是在国外,不代表可以乱来啊!

  拉斯维加斯的人果然是热情好客的,周围想起阵阵的掌声在祝福着他们,也好似在给童麦压逼感,好让她答应霍亦泽……

  霍亦泽却始终没有站起来,他不怕丢脸,只想看着她点头……哪怕这一切都是假的,但却足够他以后当作甜蜜的回忆……

第二卷 第一百零六章 近水楼台先得月

  “喂,你还起不起来啊?你既然那么爱跪,你就在这里长跪不起吧。”拿霍亦泽没办法,童麦的分贝也不由自主的扬高了。

  还有完没完啊?真以为是求婚啊?

  她要是答应了,就算只是做戏……可意义就不同了。

  童麦凝了凝霍亦泽,再看了看周围的人,“无聊!”话音刚落,童麦就转身离开。

  霍亦泽却适时的起身,扼住了她的纤腰,紧紧的揽入怀中,童麦正要挣扎,并且摘去无名指上的戒指,他却牢牢的抵住她的掌心,“你可以不答应我,但送出去的东西,我不会收回来,就当做是最后的纪念。”

  “靠,我至于要留个纪念吗?你懂什么是纪念吗?好东西,好人物才需要纪念,就你……呵呵……在我心里最好还是别纪念为好,越念,我心头就越不高兴了!”童麦的倔脾气,执意要将戒指给剥下来,却依然被霍亦泽给堵住了,“不是要去血拼吗?走啊!”

  霍亦泽的脸色不太好看,不仅仅是因为童麦连一个简单的做戏也不给他,一个戒指而已,她要那么大反应吗?

  “我……我是要去血拼啊!可……可这个戒指……”童麦对霍亦泽突如其来的提议似乎有那么一点惊讶。

  “戒指现在是属于你的东西,你若是不喜欢,你爱扔,爱卖,随便你。”霍亦泽口气不悦,冷冷的没有温度。

  “哦……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啊,我不喜欢可以卖掉啊!可是……这个原价是多少钱啊?你让我卖出去的时候,不能太亏了啊!就像上次你那个表吧,要是我早知道价钱,能十万块钱给当掉吗?亏大了。”

  说完表的事情,童麦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哎呀,这脑袋给霍亦泽刚那一出戏完全给弄糊涂了,当年这当掉手表的事情能说吗?说不出来不就是给自己丢脸。

  霍亦泽闻言,唇角还不由自主的掠过了一道轻蔑……虽然此时是浅浅的笑,但笑中却带着十足嘲讽。

  她看出来了!完完全全看出来,知道他又要说什么了……

  然而,他也仅仅只是淡笑,说出话却没有酸童麦,“这枚粉钻是出自于大师MRMARK的设计,具体值多少钱,你自己去掂量一下。”

  听闻,童麦的脸上立马惊起了一滩波涛汹涌,“你……你说谁?MRMARK?你吹牛吧?”

  MRMARK是何许人?据说全世界珠宝设计界的大大大权威,大牌到只为皇室,各国首脑等重要人物设计产品,且每年只设计三款作品,每一款的价值连城,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设计,想要得到他设计的人,一生只能向他申请一次。

  “是不是吹牛,你自己看着办!”

  丫的,还把问题丢给她呢?不然她问他干嘛来着?

  “我是问你呢!我怎么知道是不是真的?谁知道这是不是个冒牌货啊?”说到这里,童麦揣出戒指还左琢磨了,右琢磨了,这个钻戒吧,的确足够闪耀,克拉也足够,设计嘛……好吧,也算是新颖。

  然而,要说是出自于MRMARK的手,还真看不出来呢!

  冒牌货……

  霍亦泽听到这个词,火气瞬间就爆出来了,为了这个出自于MRMARK大师之手的戒指,折腾了那么久,竟然说是一个冒牌货?

  霍亦泽唇角的笑靥愈加的嘲讽了,“你说是冒牌就冒牌吧!”随便了,反正在她的心里,他什么都不是。

  “切!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真不以为了啊!这年头仿冒品可多着呢。”童麦边说着,边继续琢磨。

  “好像也不假吧!改天我去验一验,走啊!SHOPPING去,我要疯狂购……”这人啊,跟谁过不去都好,千万别跟钱过不去!

  若是改天去鉴定一番,果然是MRMARK大师的设计,靠之,她不是发了吗?别说一个面包,蛋糕的店,以后她要开个十家,二十家的连锁店都不成问题……她和小莎就坐等着,翘着二郎腿数钱数到手软。

  小莎以后就过着公主一般的生活,然后在众多白马王子堆里给挑来捡去,挑一个好样的……

  霍亦泽睨着她面容上神情的蜕变,肯定知道她在想什么!

  “哎……你怎么就走了啊?等等我啊……急什么啊?”待童麦回过神来时,霍亦泽已经走远了。

  真是的!不就是说了一个冒牌货吗?小气鬼,立马就生气了。

  其实,童麦心里有底,霍亦泽绝对不至于寒碜到去送一个冒牌货给她,逗他玩呢!可这该死的男人,没有一点耐心,不光没有耐心,还很不浪漫……

  小莎背上背着一个沉重的书包,闷闷不乐的来到雪园,“我怎么又来了?”很不情愿的说道,嘟囔起了嘴巴。

  虽然这里足够豪华,可比不上家里头自在。

  “小莎啊,说得什么话呢?来看姥姥不是应该很高兴吗?来了姥姥就可以跟你一起下飞行棋了。”霍老太太热络的揽住小莎,小莎却很不乐意的闪开了。

  “飞行棋有什么好下的啊?我现在可升级了,早就不玩飞行棋了。”老套的东西,现在她和夏牛牛都已经玩QQ农场了……

  “哦?还带升级的啊?那你说来听听,是啥呢?你现在玩啥啊?”霍老太太一脸的惊奇,还带着满满的巴结。

  “哼,才不告诉你!我要回去啦,我不喜欢在这里,虽然我妈咪不在……可我有夏牛牛和芬阿姨他们作伴啊,他们比你有趣味多了。”

  童小莎就是不乐意和他们相处,这一点霍老太太看在眼里,可能怎么着,这不是麦丫头的宝贝女儿吗?她怎么也不能怠慢啊。

  可她这爱屋及乌爱得可真辛苦!

  “小莎啊,你就不要跟姥姥我卖关子了,你就教教姥姥,让姥姥知道你们现在玩的新玩意,姥姥我可也是新时代的老太太哟,保准一教就会了!”霍老太太亲昵的贴近她,“姥姥这里好啊!你想吃什么呢?来,老西……你那哈金达斯呢?快拿过来啊!都磨蹭那么久了!怎么就那么不上道呢!”

  “来了来了!老夫人,是哈根达斯!这买也要花一点时间啊!”老西一如既往的讨好小莎。

  小莎始终不开心,可是似乎怎么不开心这一时半会也回不去,“好啦好啦……我要去偷菜了。”

  “偷菜?小莎,你偷什么菜啊?小小年纪当小贼可不好,这毛病,你得早点改掉。”霍老太太还有板有眼的在教育着童小莎。

  “此偷非彼偷,不是让我教你升级的游戏吗?我要一台电脑哟。”童小莎也是无可奈何,在担心自家的「菜」被偷走的同时,只能暂时窝在这里了。

  “哦哦……那赶紧……”

  ……

  霍老太太看着童小莎在QQ农场里摘来摘去,又是锄草,又是杀虫的,忙活了半天似乎也没有多大建设性啊!

  “我说小莎啊,你觉得这个有意思吗?”看了半天,她算是看懂了,可这个游戏又没有分个什么输赢的,就是偷来偷去,立个什么牌坊在那,「姐种的不是牧草是烦恼」……

  什么玩意嘛?

  既然是烦恼,那就没必要去种啊!

  “姥姥,这个很有趣呢!你看我已经三级了!夏牛牛才二级,他人二嘛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