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小说(胡暮嫣季君唯)_胡暮嫣季君唯全文阅读_胡暮嫣季君唯免费在线阅读大结局

2023-11-28 17:09:59 10
2023-11-28 10
点击阅读全文

常有人去找他赐名,我之所以之前那样询问你们,是因为倫,以及倡这些字,甚少被用在名字里。”

二王子跟三王子听得啧啧称奇。

“还有这样的说法么?可是因为这两个字不好?”

胡暮嫣说:“不好听,也不好写,写出来也不好看,这样的字,谁会用来取名?”

三王子露出了一个牙疼的表情。

有些郁卒地说:“父王可真是偏心偏到没边了,虽然早便知道他不会认真给咱们取名,但取个这样的名字,实在是过分极了。”

“反观大哥,他叫薛照,这个照字一听就不同寻常。”

胡暮嫣点点头:“照字的确不同寻常,在祁盛,这个字就是含着美好祝愿的词了,是想要取这个名字的人如同旭日普照,未来之路光明灿烂。”

三王子更加面如菜色。

“过分,太过分了。”

不管是在什么地方都会有这样偏心的事发生,别说是天远国王室,就算是平头百姓家里,一碗水都难以端平。

所以这些事并不算罕见。

“这与我们暴露有何关系?跟地窖似乎也没什么关系?”

二王子深深看了胡暮嫣一眼。

到这个时候他要是还察觉不到胡暮嫣的意思那就太蠢笨了。

胡暮嫣分明就没有半点想要赶走他们的意思,反而还想跟他们合作。

二王子虽然猜出了胡暮嫣的想法,却并不敢继续深想下去。

毕竟合作是要建立在双方地位平等,能够提供付出的东西也是平等的基础上的。

可现在比较下来,胡暮嫣掌握的东西显然更多。

他们只有兄弟二人,若是地位调换一下,他绝对不会选择合作,而是会驱使胡暮嫣为他们做事。

二王子想到这里脸色一沉,觉得自己有些猜不透胡暮嫣的想法。

“地窖只是一个笼统的称呼。”

胡暮嫣并不打算继续卖关子下去:“丰城县的确有地窖,但是就像是坐落在村子后面的山会被叫做后山一样,你们猜猜丰城县的地窖会叫什么名字?”

“你们既然是丰城县的人,难道连这个都不知道吗?”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祁盛是人头制,也就是说,每家每户要交的赋税是按照人头来算的,若真如你们所说,家里只有兄弟二人,你们要交的赋税就会比其他人家少,这就意味着你们能存储的食物就更多。”

胡暮嫣整理了一下衣摆:“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二王子三王子这下是被说得心服口服。

“你也太厉害了,就这么简单几句话就把我们的身份猜出来了?”

胡暮嫣脸上没有得意的情绪:“并不,猜到你们是天远国的身份,是因为我前不久就得了消息,知道各个小国都有蠢蠢欲动之势,而你们跟祁盛人面相差不离,又是兄弟二人一起出现,我便猜测你们就是天远国的二王子跟三王子。”

“富贵险中求,你们来祁盛,也是有所求的吧?”

“不过我更好奇地是,谁告诉你们来祁盛的?”

祁盛向来是以大国姿态示人,即便京城两派争斗混乱了一些日子,但那也是祁盛内里的事,天远国那些小国距离如此遥远,他们还能在这样短的时间之内潜伏进祁盛,说没有内应胡暮嫣是不相信的。

比起这些看到祁盛乱起来就想要过来趁火打劫的人,胡暮嫣更恨那些卖国的人。

因为自己斗不过旁人便打算拉其他人入局搅乱一池春水,甚至不惜将其他国家拉进来,让那些小国瓜分祁盛的东西,那些人可真是祁盛的好子民啊。

胡暮嫣眼底冷光闪烁着,二王子知道这就是她留着他们没有第一时间动手的理由,他心底也陷入了天人交战之中。

跟胡暮嫣接触之后,他发现祁盛的这位长公主沉稳睿智,半点没有女子的柔弱,反而是刚强得紧。

二王子脑子里甚至还冒出了一句“巾帼不让须眉”来。

这样的长公主,让他也陷入艰难的抉择之中。

若是长公主就是个草包,只知道骄奢淫逸,那二王子必然会坚定不移地去做之前答应了背后那人的事。

可现在看到胡暮嫣如此,二王子也动摇了。

跟对方合作是与虎谋皮,更何况他们现在人都在长公主手里。

若是一句话没说好,长公主完全可以选择其他人合作。

到时候吃亏的只是他们兄弟二人。

跟长公主合作虽然暂时看不到什么好处,但想来也不会比其他的情况更差了。

“数月前,我们收到一个神秘人的来信……”

第二百五十七章 好算计

胡暮嫣坐直了身子,静静地听着二王子诉说。

“那个神秘人在信中说,祁盛将会爆发内乱,而且最厉害的人会离开京城,叫我们想办法混进祁盛,他们会保护我们。”

“数月前?”胡暮嫣眼底带着一点残余的震惊:“你可有说错?”

数月前那会她跟季君唯还在京城!

对方难道就连她跟季君唯的动向都算好了?这如何可能?

二王子也看到了胡暮嫣眼底的惊讶,虽然他也知道这很难取信于胡暮嫣,却还是点了点头。

“那封信在我读完之后便自动燃烧了起来,我当时都差点被吓到,也没机会保存下证据,虽然我知道这很让人难以置信,但这的确是事实。”

三王子生怕胡暮嫣不相信,连忙说道:“我可以为我二哥作证,当时就是因为我进门开了门让那封信被吹了起来,随后它就自燃了。”

胡暮嫣倒是没对这个现象表示诧异。

“只是很简单的小把戏罢了,祁盛还有一些专门弄这些的手艺人。”

二王子跟三王子对视了一眼。

没想到震惊了他们许久的东西在祁盛居然很常见。

“公主你知道这件事是真的就好,那封信上确实就是如此说的。”

二王子捻动了一下手指,眼底露出一点深思:“虽然信上写得有鼻子有眼睛的,但是我们不敢相信。”

“可这封信的内容不知道怎么叫我们父王知道了,父王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于是就找来了我们兄弟俩,命我们前来祁盛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父王的意思,若是信上写的是真的,叫我们务必要跟对方合作,为天远国争取最大利益。”

二王子说完就看向胡暮嫣,等待胡暮嫣的审判。

三王子本来并不觉得紧张,可是看到自家二哥屏息凝神,像是即将要被处以死刑的囚犯等待翻案一般,三王子顿时也有些紧张了起来。

“我们其实也是被逼无奈的,我们并不是天远国最受宠的王子,继续待在天远国也找不到什么出头的机会,我们的父王心底只有他心爱女子的儿子,我们这些儿子在他眼底都是可以利用推出去送死的工具。”

“他丝毫不会在意我们的死活。”

二王子舔了舔唇瓣,有些干巴巴地说:“具体情况就是如此,公主你有什么想法也可以说出来,我们兄弟二人虽然在天远国没有什么权柄,但若是公主你想要做到的事,我们一定尽力去完成。”

胡暮嫣忽然笑了一下。

“我并未说不相信你们,但是有一件事我不明。”

二王子很上道,立刻道:“公主请讲。”

胡暮嫣朝着丰城县那边望了一眼,眼底情绪不明:“流牧国怕是也跟你们一样收到了消息才赶到祁盛来,为何你们做的事都不一样?”

三王子还以为胡暮嫣要问什么呢,没想到是这件事。

“他们拿到的信跟我们的不一样啊。”

“哦?这么说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