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韩芷兮顾昱珩(韩芷兮顾昱珩)是什么小说-韩芷兮顾昱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23-11-28 17:11:05 12
2023-11-28 12
点击阅读全文

顾昱珩在看到虞卿卿的那一刹,的确会想起韩芷兮。

想着想着便分了神。

虞卿卿轻唤了声陛下,顾昱珩才发觉眼前人是虞卿卿,不是韩芷兮。

“这几日朝中有何变故?”

虞卿卿想都没想就摇头说:“没有,这几日他们都安分守己得很。”

“很好。”顾昱珩的眸中闪过一抹阴鸷,“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阿清已死?”

第13章

她浑身一震,立马松开了顾昱珩的手。

“陛下,您在说什么呢……”

顾昱珩看出她的心虚,再次追问:“虞卿卿,朕再给你一次坦白的机会。”

周围空气逐渐凝固,顾昱珩的那双眼睛,像是可以看穿所有。

虞卿卿受不住被他一直这么盯着,本想就这么借口离开乾阳殿,且没想到殿外早就有人守在那。

无论虞卿卿说什么,她都没有办法离开乾阳殿半步。

顾昱珩也还坐在那,一副不肯罢休的模样。

虞卿卿终于慌了,站在中央看着顾昱珩,轻笑出声:“也就比陛下早那么几日,韩芷兮本就没几月可活,臣妾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陛下!”

他瞳孔一震,整个人就像是回光返照般冲上前掐住虞卿卿的脖子,质问:“什么没几月可活?说清楚!”

虞卿卿瞳孔剧缩,顾昱珩又缓了一阵,才想起韩芷兮是因为试药所以时日无多。

顾昱珩越掐越紧,“你分明知道!你为何不将真相告知于朕?还鸠占鹊巢,让朕冷落了阿清三年。”

“臣妾说过的,神医也说过,对了,就连皇后也亲口说过,是陛下您自己不相信,到如今为何又来怪臣妾?”

“臣妾不过是自私了这一回,都不可以吗?”

是啊,是他自己不相信。3

不相信那个人是韩芷兮,不愿意接受韩芷兮才是救自己的那一个。

可是为什么呢?

他为什么偏偏不信她!

顾昱珩死死地掐住虞卿卿:“都怪你这个贱妇!为什么死的不是你,为什么你要害阿清害到这种地步。”

虞卿卿呼吸困难,整张脸都因为没法正常呼吸而涨红。

却还要扯着笑容:“为什么?凭什么她是嫡女就能从小收到那么多的优待。”

“爹娘爱她,谷主也爱她,就连陛下现在也爱她爱得疯魔!”

“臣妾嫉妒啊,嫉妒她身边总有那么多人,臣妾就是抢了一个陛下你,不可以吗?”

顾昱珩把虞卿卿怒摔出长宁殿,她硬生生从阶梯之上滚了下去。

“来人,将这个贱人打入冷宫,没有朕的旨意,终生不得出!”

秋风呼啸而过,顾昱珩站在殿门前,飘来一阵阵花香。

是野百合的香味!

顾昱珩循着花香跑了出去,却来到了宫门。

他停下脚步,又闻了闻,外面的确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姗姗来迟的太监忍不住问顾昱珩,“陛下,您这是在找什么?”

顾昱珩盯着宫墙看,魂似已经飞了出去:“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花香。”

太监闻了又闻,摇头:“陛下,这宫墙之外是长街,怎么可能会有花香呢?”

可是他是真的闻到了!

他点头:“有!是真的有,是阿清种的野百合。”

太监个个面露难色,你看我我看你。

顾昱珩却要出宫门去找野百合的花香是从哪飘来的。

太监们费尽全力才勉强把顾昱珩劝下,说他们闻到了花香味,叫人去找来后采集给顾昱珩。

但顾昱珩虽行迹疯魔,但人不蠢。

他知道那些人没有闻到花香的味道,也不可能顺着花香味找到野百合。

夜晚,顾昱珩一个人偷偷地出了宫门。

第14章

翌日。

皇宫就乱成了一锅粥。

所有人都在皇宫里寻找顾昱珩的下落。

几乎把整个皇宫都要翻过来了,连顾昱珩的一根头发都没有找到。

跟在顾昱珩身边的太监突然想起来昨日顾昱珩说的什么香味,还说要出宫。

他们迅速把搜查范围扩大,连着方圆几十里都开始派人仔细地找。

沈太傅更是走到宫墙这,来闻闻顾昱珩所说的那一股花香。

确实什么都没有。

而另一边的顾昱珩却一直循着花香的味道走在街市上。

找到一半,那股香味就消失了。

顾昱珩只能停在半路,迷茫地看着四周的环境。

完全没有办法再判断具体散发出花香的方位。

大概过了两个时辰,皇宫里的人找了出来。

正好看到了站在街市中间的顾昱珩。6

顾昱珩还是回了皇宫。

今日这大半日的几顿折腾也煞费精神,虽心中仍惴惴着,依旧和衣到床上躺了一躺。

却不想躺得也不安生,一闭眼,面前一派黑茫茫中便呈出韩芷兮苍白的脸来。

他轻揉眉心,下床来到院子里的躺椅坐着,想着这一切也是他罪有应得。

太监拿着披风上前,“陛下,秋日风寒,莫要着凉了。”

顾昱珩点了点头,把披风收下之后便让太监退下。

他把披风盖在身上,看着宫中枫叶随着风飘散,顿感岁月飞逝。

距离那一日也过了好几日了。

顾昱珩还是没有勇气去虞府见韩芷兮,也没有去问他们把韩芷兮的尸首葬在何处。

此时,他突然想起还被他关在天牢里的谢欢。

顾昱珩急匆匆地便拿着披风赶去了天牢。

他直冲着关押谢欢的地方而去。

谢欢正背对着他,顾昱珩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想要知道谢欢知不知道这一切的始末。

“谢欢,你和阿清之间是清白的吗?”

谢欢闻言站了起来,回道:“臣和皇后娘娘少时虽为青梅竹马,但各自婚嫁之后便不再来往,更何况她是大歧的皇后。”

“此前种种,皆是谣言。”

顾昱珩姑且信他,但是他还是拿出了当时在边疆截获的那些书信。

他把书信扔了进去,“那你为何频繁出入虞府,你早就知道阿清去了边疆?为何知情不报!”

“若是你早些告诉朕,阿清或许就不会战死沙场……”

谢欢猛然抬头,在看向顾昱珩时带着几分疑惑,在看到顾昱珩眼中有痛时,才捡起地上的书信,“难怪这几日并未有皇后娘娘的消息,竟是……”

他吸了吸鼻子,眼睛早已红透了:“陛下,若是将此事告知与您,您的做法或许还不如让皇后娘娘在边疆战死。”

“皇后娘娘本就时日无多,相比死在深宫,她更爱自由。”

顾昱珩苦笑:“更爱自由……”

他重复了一遍谢欢说的话,接着又小声嘟囔了一句,“那她又为何要嫁入王府,又要成为皇后呢。”

不知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在问谢欢。

谢欢把书信递给顾昱珩,“那是因为皇后娘娘,想比自由,更爱陛下。”

第15章

答案其实显而易见。

如果不是爱他,又怎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为了他而放弃自己的性命。

若不是因为他,或许她还能离开皇宫,过一段自己想要的生活。

他从前,竟还怀疑过韩芷兮和谢欢两个人之间不清白。

荒唐!

顾昱珩背过身,凄笑着。

他什么都没再说,就离开了天牢。

随后命人把谢欢原封不动地放了回去。

顾昱珩一路走回长宁殿,一步一步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