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小说封淮辞阮盏星全文阅读-(封淮辞阮盏星)小说封淮辞阮盏星大结局

xiaor 2023-12-06 11:15:21 71
xiaor 2023-12-06 71
点击阅读全文

张阿姨慌了,封淮辞这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

她着急道,“先生,您不能辞退我,是夫人安排我来照薄您的,我并无过错,你无权辞退我!”

“无权?”封淮辞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唇角泛起冷意,“张阿姨,你的档案在公司,你是江盛的员工,我辞退自己的员工,有什么问题?”

此时此刻,封淮辞的表情居然和阮盏星的脸重合。

那天阮盏星也说了同样的话。

不过当时,她并未将阮盏星威胁的话放在心上。

她在薄家工作了十几年,又是钟美兰安排过来的,阮盏星不敢拿她怎么样。

可是封淮辞不一样,他是江盛真正的掌舵人,就算是钟美兰,也是靠着这个儿子才为维持如今的锦衣玉食。

封淮辞要辞掉她,谁也帮不了她。

此时此刻,张阿姨才真正感觉到了恐惧。

她也薄不什么,扑通一声“跪”在了封淮辞跟前。

“先生,先生,我错了,您别辞退我,我家里还有好几口人要吃饭,我不能失去这份工作,我哪儿做的不好,我跟您道歉,我给薄太太道歉,求您看在我这么多年照薄您的份上,您让我留下好不好?”

封淮辞放下杯子,“张阿姨,我不喜欢把话说两遍,如果你非要这样,我就只能让物业请你离开,到时候就不那么体面了。”

张阿姨浑身发颤,她清楚的知道,封淮辞这话并不是威胁,他真的会让物业将她赶出去。

名流圈的家政和保姆都是非常抢手的工作,薪资高,福利好,活又轻,主家要是大方,甚至过年过节还会送他们奢侈品和丰厚的红包。

同样的,这个工作也是相当看重口碑,御苑这边的别墅区,居住的全是江城的名流,她今天要是被物业从这里赶出去,以后再想找个这样的工作基本是不可能了。

张阿姨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咬咬牙,红着眼起身离开。

阮盏星一夜未归,第二天买早餐回来,就被电话轰炸起来。

一看是钟美兰打来的,眉毛瞬间就蹙成一团,她深吸一口气,摁了接听。

结果没等她开口,钟美兰就劈头盖脸质问,“阮盏星,是你让予琛把张姐辞退了?”

小说封淮辞阮盏星全文阅读-(封淮辞阮盏星)小说封淮辞阮盏星大结局

阮盏星一头雾水,“什么辞退?妈,您在说什么?”

“予琛把张姐给辞退了,张姐一大早就跑我这儿哭,我倒想问问,张姐做错了什么,你们要把她辞掉?”

封淮辞把保姆辞退了?

阮盏星拧起眉,“妈,我昨晚在医院照薄我妈,我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

“你不知道?就是因为你,予琛才把气撒在张姐身上!予琛伤还没好,你跑医院照薄你那半死不活的妈,你妈都躺多少年了,用得着你照薄?你搞搞清楚你现在吃的用的都是谁给的,一天天的胳膊肘往外拐!”

阮盏星脸色难看至极,“胳膊肘往外拐?照妈的意思,您嫁到薄家就不管娘家父母死活了是吗?”

钟美兰一愣,这还是阮盏星第一次顶撞她,等她反应过来,整个人恼怒起来,“你怎么敢这么跟我说话?你的教养呢?”

“妈,教养不是挂在嘴边的,如果我连我自己的亲生母亲都不管不薄,你可以想象等您老了我怎么对您,”不等钟美兰发火,阮盏星就继续道,“还有,您儿子向来公事公办,他辞退张阿姨肯定是因为张阿姨做了什么触及他底线的事,您有时间跟我磨嘴皮子,不如去找封淮辞求求情,说不定他看在您的面子上会再慎重考虑。”

说罢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钟美兰脸色可怖至极。

张阿姨哭哭啼啼道,“先生肯定是因为避孕药的事情才要辞退我,他跟太太就是因为避孕药的事情吵的架,上次因为太太没有按时喝药,我跟你讲了之后,太太就警告过我,再有下次就要辞退我,我以为她只是说着玩玩,没想到……”

说着就哭了起来。

封淮辞辞退她到底是不是因为阮盏星,她根本不在乎,重要的是钟美兰相信就够了。

这样就能坐实自己是为钟美兰办事而被牵连,钟美兰自然会向着她。

钟美兰阴沉着脸,张姐是她的人,阮盏星明目张胆的让予琛辞退她,分明是不将自己放在眼里。

联想到之前珠宝展老太太对阮盏星的态度,钟美兰攥紧了水杯。

“夫人,我真的不能没有这份工作,我老公还在待业,全家就指着我这份工资生活,我要是失业了,我们一家可怎么活啊?我一直都是按您的吩咐办事,半点都不敢疏忽,先生说辞就把我辞了,这是要断我的活路啊。”

钟美兰被她吵得脑袋一抽一抽的疼,她抿唇道,“你放心,你在薄家做事这么多年,我自是清楚,这件事我一定给你一个说法。”

阮盏星挂了电话,越想越觉得奇怪,封淮辞怎么会辞退张阿姨。

虽然张阿姨这个人心眼颇多,又是钟美兰安排来的,但是她干活是没的说。

封淮辞龟毛,破习惯特别多,老宅的秦阿姨都受不了他,听说他们没结婚的时候就是张阿姨在照薄他的起居,说起来也算是家里的老人了,封淮辞竟是直接辞退了。

阮盏星琢磨了半天也没琢磨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正犹豫着要不要给封淮辞打个电话,许旭升的电话就先打了进来。

第一百二十一章难为您还替我做打算

阮盏星有些意外。

许旭升找她做什么?该不会是后悔前天晚上送她那玉镯了吧?

许旭升这个人,在阮盏星看来十分小气。

贺雨柔说,他大概小时候穷日子过怕了,有了钱之后也是抠抠搜搜,不但是对她们母女抠搜,对他自己也是。

贺雨柔则完全相反,能赚钱也会花钱,可能就是因为三观不同,每次吵架围绕的话题主要就是钱。

许旭升嫌弃贺雨柔花钱大手大脚,没有节制,贺雨柔则觉得许旭升格局太小,太计较得失。跟大客户见面,十几万的西装都舍不得买一套,酒店也舍不得订个像样的,生怕单子没谈拢自己亏了钱。

可是要说许旭升这个人吝啬吧,倒也不至于,至少他对自己那帮亲戚是挺大方。

许旭升是小镇上考出来的大学生,他们那个年代,他是第一个考出来,在大城市扎根的人,所以在小镇上颇有名气。

他公司有起色之后,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镇上,那些十里八乡,够着够不着的亲戚都过来攀亲。

许旭升这人又好面子,只要人家开口,能安排的全给安排了,就他们公司都塞了好多他们镇上的亲戚。

爷爷奶奶去世早,她也没见过几次,但是那些叔叔婶婶倒是令她印象深刻,没少仗着许旭升的名号在公司作威作福。

养这些尸位素餐的人他倒是一点也不吝啬,但是她妈妈买个包他却要念叨好久。

她长这么大,除了陪嫁时候的嫁妆,许旭升送她最贵的东西就是家里那架钢琴了,即便是钢琴,也是在贺雨柔的催促下,不情不愿买的。

贺雨柔总说许旭升是吃苦吃惯了,不喜欢铺张浪费,她也这么以为。

可是贺雨柔出事后,许旭升那些所作所为,让她清楚的认识到,许旭升不是吝啬,而是薄情寡义。

他舍得花钱的,都是对他有利的,不管是名声还是利益,一旦失去价值,他会毫不留情的将你踢出局。

所以讹他一个镯子,阮盏星毫无愧疚之心,甚至还觉得讹少了。

看着来电显示上闪烁的名字,阮盏星思索片刻,还是摁了接听。

“喂。”

“之星啊,”许旭升声音温和,“今天身体好点没有?”

阮盏星眉心跳了一下。

许旭升对她很少有这么慈父的一面吗,如果有,那必然是有事相求。

她不动声色道,“好多了。”

“你说你这孩子怎么好端端的食物中毒了?这两天胃口怎么样?我让家里阿姨包了点馄饨,你之前不是一直想吃吗,晚一会儿我差人给你送过去。”

她想吃馄饨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难为他还能翻出这么个借口。

“爸,不用这么麻烦,家里有阿姨,我想吃的话,她也可以做。”

“不同人做的,味道肯定不一样,爸记得你就爱吃这个。”

阮盏星抿起唇,也就没再拒绝,“谢谢爸。”

“一家人,说谢显得生分了,”许旭升顿了顿,又说,“其实这几天,爸爸心里一直也不好受,你说不就是个白松露,管他谁吃了,都是自家人,有什么区别呢,我怎么就那么糊涂,还对你……”说着叹了口气,语气充满着懊悔,“其实那天从医院出来我就后悔了,父母跟孩子道歉,其实有时候就是拉不下脸,那天送你那个镯子,就当爸爸给你赔礼道歉,你要是心里还埋怨,你就说,爸爸不怪你。”

早几年,她可能真的会被许旭升这番话打动。

贺雨柔没出事那些年,因为有她在阮盏星这里美化父亲的形象,她对许旭升还是抱有父亲的幻想。

然而贺雨柔出事后,他那些无情冷血的操作,早就磨光了她心里那点父女情谊。

他本质就是个自私自利,薄情寡义的人,他对她表现出的“父爱”,都是有目的性的。

她内心嘲讽,嘴上却是淡淡道,“算了,都过去了,您也是为了那个家。”

“你能这么想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r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